《临世帝魂》全本小说_秦云羲夏小琳全本阅读

《临世帝魂》 小说介绍

临世帝魂资源作品风格搞笑,构思大胆,脑洞清奇,区别于传统的总裁文,作者 凤鸣岐山脱离套路,用个性化描写手法和 不一样的角度描绘出了一个既啼笑皆非又感人至深的故事,大胆的构思也让人眼前一亮!诚挚 推荐,这是一本值得追捧的精品好书。 这就要死了吗?仰望着破庙那处处漏光的房顶,斜靠在残破神像脚下的徐扬无奈地苦笑了一下。不甘心,真的很不甘心。身为青阳县五大天才少年的他,这才刚满十五岁,就已经有了淬体七重的武道修为,本该有个光明的前景,但

《临世帝魂》 第7章 免费试读

这就要死了吗?

仰望着破庙那处处漏光的房顶,斜靠在残破神像脚下的徐扬无奈地苦笑了一下。

不甘心,真的很不甘心。

身为青阳县五大天才少年的他,这才刚满十五岁,就已经有了淬体七重的武道修为,本该有个光明的前景,但,现在……

赵重阳、柳依人,你们这对狗男女,我徐扬就是做鬼也不会放过你们!

吃力地抬手摸了下胸口处那兀自还在淌血的大窟窿,徐扬恨恨地赌咒着,只是,这又能有什么用呢,谁让他自己不警醒,居然相信了柳依人那***的甜言蜜语,以致于被骗到了这青阳山深处,最终惨遭赵家的暗算。

“老匹夫,留下拳经,饶你不死!”

就在徐扬愤恨不已之际,庙外突然响起了一声大吼。

“休想,要战就战,老夫何惧一死!”

大吼声方落,另一个苍老的声音也跟着响了起来。

怎么回事?

徐扬吃力地扭了下脖子,将视线转向了大门外,但,他什么都没看到。

“轰……”

一阵雷鸣般的惊天巨响过后,本就残破不堪的破庙瓦面瞬间便被突如其来的气浪所掀飞,紧接着,四面残墙有若被巨锤击中般,炸成了无数的碎片,向破庙的后方激射了开去,尘埃漫天,可奇怪的是不管是激射的砖瓦碎片还是飞扬的尘埃,到了离残破神像三尺处,不是被弹开就是寸步难进。

这……

面对着碎砖乱飞之场景,徐扬本以为自己是肯定难逃一死了的,可待得发现残破的神像不知何时竟是荡漾出了一层肉眼难见的微光,他不禁便愣住了。

“呜……”

都没等徐扬搞明白究竟是怎么回事呢,一阵狂风暴然刮过,漫天尘埃瞬间便被荡尽,直到此时,他方才发现空中居然有两名武者正在争锋,瞳孔不由地便是一缩。

先天武者,还是两个,这怎么可能?

武道之路,从淬体到后天,再到先天,每阶都是九重,可谓是一步一登天,何其之艰难,哪怕青玄大陆武道普及,但,百万武者中顶多也就只有一人能晋阶先天武者而已,可现在,此处居然出现了两,这叫徐扬又如何能不为之惊诧莫名的。

“呵。”

惊诧又能如何呢,他都快死了,此时此刻,徐扬除了发出了一声苦笑之外,也就只能是无奈地看着空中那两人在你来我往地激战个不休。

“嘭!”

一阵令徐扬眼花缭乱的激战过后,那名白发苍苍的老者明显不敌身材魁梧的对手,被敌人一拳击中了胸膛,呼啸着从天坠落,重重地砸在了离徐扬不到两丈的地面上,瞬间便将残破的青砖地面硬生生砸出了个大坑。

“老匹夫,敬酒不吃吃罚酒,你倒是再逃啊。”

身材魁梧的络腮胡大汉一个飞纵之下,也已落在了破庙遗址处,只扫了徐扬一眼,便即不屑地将视线转到了白发老者的身上。

“畜生,你不得好死!”

白发老者显然已无再战之力,面对着徐徐逼来的络腮胡大汉,只能狼狈地向后挪动着身子。

“嘿,我柳某人好死不好死的,你是肯定看不到了,老匹夫,交出《六道轮回拳经》,老子给你一个痛快。”

络腮胡大汉明显不打算急着动手,脚步轻松而又缓慢,就这么任由白发老者口鼻滴血地向后挪着,满脸都是猫抓老鼠的戏谑之色。

“休想!”

白发老者于向后挪动中,其宽大的衣袖里隐约间有一物落入了他的掌心里。

因着角度的问题,白发老者的举动虽是瞒过了络腮胡大汉,可徐扬却是看得个分明,心念电转间,他便已有了决断——帮老者一把,不为别的,就只因他看不惯络腮胡大汉的蛮横。

“嗨。”

徐扬的胸膛一鼓之下,突然大吼了一声。

嗯?

络腮胡大汉措不及防之余,下意识地便侧头望向了徐扬。

“咻、咻咻……”

就在此时,白发老者突然一个前扑,右手顺势一扬,一支不大的银色小筒已瞄向了络腮胡大汉,旋即便听一阵机簧声响起中,数百支闪烁着幽光的钢针已密集如雨般地向络腮胡大汉罩了过去。

“噗、噗噗……”

络腮胡大汉的反应速度奇快,一察觉到不对,闪身便躲,奈何钢针实在是太过密集了些,络腮胡大汉最终还是连中了十数针。

“老匹夫,你竟敢阴我,找死!”

针一入体,络腮胡大汉便知不妙,大怒之下,只一个隔空出拳,便将白发老者砸得向后翻飞了开去,竟是重重地撞在了残破的神像上。

“嘭!”

络腮胡大汉含怒出手之下,力量何其之惊人,可怜老者被砸得鲜血狂喷不说,残破的神像也被撞得个四分五裂,一座黑黝黝的残破六层小塔就这么翻翻滚滚地掉了出来,无巧不巧地正好砸在了徐扬的胸膛创口处,倒霉的徐扬连惨叫声都没能发出,便已是眼前一黑,彻底失去了意识。

“啪嗒!”

络腮胡大汉击出了一拳之后,兀自不曾解恨,抬脚便要杀向白发来者,然则他也就只来得及抬一下脚而已,脸色瞬间便已是一派的黑灰,整个人晃荡了几下之后,最终还是不甘地摔倒在地,手足胡乱地搐动了几下,便再也没了声息。

“呵、呵呵……”

见得络腮胡大汉已没了动静,满头满脸鲜血的白发老者当即便发出了一阵令人毛骨悚然的怪笑声,只不过他也并没能开心上多久,很快便已是双眼一翻白,就此瘫软在了地上。

“滋、滋滋……”

废墟上,三人都已没了动静,可掉落在徐扬胸口处的那座黑黝黝的残破小塔却是突然亮起了微弱的白光,但听一阵紧似一阵的吸水声响起中,徐扬的心头血不断地涌进了小塔,渐渐地,塔身上的白光越来越亮,于此同时,塔基则是慢慢地沉入了徐扬胸口处的窟窿里。

一炷香过后,小塔已彻底没入了徐扬的身体中,不旋踵,只见一道强烈的白光暴然闪过,徐扬胸膛上那个大窟窿竟是慢慢地愈合了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