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爆小说一剑封神免费阅读

《一剑封神》 小说介绍

一剑封神(主角萧寒张信达):作者文笔精湛,故事情节丰富,人物性格饱满,是一部难得的好书,值得推荐。喜欢全本资源的朋友,欢迎阅读一剑封神全文。 天朗气清,惠风和畅。天玄大陆·北域·苍州·玄宗·沧霞峰·栖风崖。砰!砰!砰!急促的敲门声在这片清静之地响彻开来。崖边,一简朴木屋门前

《一剑封神》 第1章 免费试读

天朗气清,惠风和畅。

天玄大陆·北域·苍州·玄宗·沧霞峰·栖风崖。

砰!砰!砰!

急促的敲门声在这片清静之地响彻开来。

崖边,一简朴木屋门前。

身着黑色劲服的青年,正使劲敲打着面前摇摇欲坠的木门,嘴里大声喊道:

“萧寒!快点给我出来!”

“….”

而木屋内,竹床上。

青年口中的萧寒,被突如其来的巨大响声所惊醒。

猛然坐起身,眼含悲伤。

来不及感怀梦中那决绝的背影,便被持续的敲打声拉回现实。

听着屋外传来的喊声,顿时怒气上涌,脸色一横。

拿起床头一青色玉瓶就快步走到门口,猝然打开木门。

屋外之人正准备锤击的右手随之一空,险些打了个趔趄。

萧寒则立时朝着门前之人,怒目如火道:

“张信达,你特么脑子是不是有病!”

“萧寒,你个….”

萧寒饱含怒气的喊声,让青年闻之一愣,想说的话随之而断。

看着眼前这身着白衫,剑眉星眸,丰神俊秀的少年,他感到十分陌生。

愣了少许方才反应过来,随即怒喝道:

“你个修练五年还只是炼体三重的废物,什么时候敢和我这么说话?!”

说罢,瞬时冲出一拳,带出丝丝拳风向萧寒袭来,誓要给其一个教训。

结果萧寒稍稍侧身后退,便轻松躲过突袭。

“你!….”

见萧寒竟然如此轻易便避开自己的攻击,张信达心中不由一惊:

我可是炼体九重,这小子怎么可能躲得过?!

想罢,便想再次出手。

就在这时,萧寒拿出一块青铜色的令牌,平举胸前。

直直看向张信达,冷然大声说道:

“不怕执法队找你麻烦,你就动手!”

张信达见此令牌,脚步不禁一顿。

不甘心地看着萧寒,狠狠说道:

“别以为有主峰弟子令牌就了不起!”

“九个月后,觉醒魂种不过关。”

“我看你怎么办!”

一脸不屑的说着,但边说又边向后退了几步。

毕竟这令牌是真的可以直接唤来执法队。

随即蛮横道:

“快点把这个月的凝血丹给我!”

“不然,我不保证那群人会不会再来找你麻烦!”

萧寒听罢,定定看了几眼张信达。

随即便将手中玉瓶丢给他,就准备关门闭客。

结果,张信达却再次开口:

“慢着!”

“这次,我全都要!”

“把剩下的都拿来!”

萧寒听此,不由的剑眉倒竖,怒上心头。

但还是按住想要动手的冲动,冷冷看着张信达道:

“你真以为我怕你?!”

“我只是不想惹麻烦。”

“再这么得寸进尺,信不信我直接让你进执法殿!”

萧寒不动手,不仅是因为修为和张信达相差太远。

还有就是不想在完成那件事前,被过多的人关注。

可不想惹事,但不代表怕事。

萧寒愤然看着张信达,冷声继续道:

“给你一瓶,已经是我最大的让步。”

“如若还这么贪得无厌,后果自负!”

而后“嘭”的一声,大力关上木门,整个门框都在颤抖。

一时之间,张信达被突然如此强势的萧寒给震住了。

等他回过神,发现房门已闭,心中不由气结。

只能一脸愤恨地看了几眼木屋,冷哼一声后便转身离开。

萧寒则在屋内冷冷地看着。

过了片刻,确定没有再来人后,便出门来到栖风崖边。

崖前的空明日朗,无意欣赏。

而是举起有些白皙的手掌,看着掌心黝黑圆滑的戒指。

一时有些出神,喃喃自语:

“只有九个多月了,真的来得及吗?”

“老爹…”

突然,萧寒使劲拍了拍自己的脸,说到:

“想这么多干嘛!”

“船到桥头自然直,先把正事做了再说!”

“只差最后一步了,是好是坏,就看今天!”

然后甩了甩头,便以五心向天状盘腿而坐。

心中默念早已背熟的口诀,不断吐纳。

其眉心处则浮现出像是眼睛的印纹,散发出熠熠光辉。

此刻,在他的视界里。

各种颜色的光点正陆续被吸纳进丹田。

这些光点乃是构造世间万物,无处不在又无人能够察觉的源灵。

只因萧寒修行一部名为纳灵诀的秘诀,方能做到吸纳这天地源灵。

就在这时,萧寒内视自身。

只见刚刚吸纳进丹田的源灵,正不断流向身体各处。

整个身躯光彩奕奕,只有零星几处没有被源灵填满。

而在丹田处则显现出五个环成一圈的五色圆心印记。

分别散发赤红,翠绿,明黄,耀金,深蓝之色,但都有极小的一部分仍是空白。

现在萧寒需要做的就是。

竭力吸纳源灵,补缺自身,将那些空白处全部填满。

然后就能逆反先天,成就先天无垢无漏之躯。

萧寒从八岁开始到现在十五岁都一直在做这事,亦是不能被别人知道的秘密。

又因修练纳灵诀时不得修行***,因此他才一直未正式修练。

就连明面上的炼体三重的修为,都是体内磅礴血气溢显而已。

说回这头。

随着源灵被不断吸纳入体。

终于在晌午时分,最后一丝空白被填满。

一时间,四周乍起流风。

萧寒浑身散发出七彩氤氲之光。

身体周围更是荡起一圈圈涟漪,渐渐形成七色光环。

可仅仅数个呼吸过后,这等光景便彻底消散。

萧寒则在此刻睁眼,长舒一口气:

“我嘞个去,终于搞定了…”

一连说了一大串的牢骚话后,才从激动的状态回过神来。

随即感知自身。

发现果真如纳灵诀所说。

现在的他能明显感知到灵气的流动,身体自主地开始吸收灵气。

虽然现在利用不起来,但却可以温养身躯,对此后的修练大有帮助。

至于其他玄妙就需要以后再去开发了。

察觉到此,萧寒兴奋地站起身。

想着回房拿出那些存下的丹药,正式开始修练。

结果刚一起身。

崖方上空突然响起一声震慑天地的惊雷之声,只闻其声,不见其光。

随后一道紫光闪现,冲向萧寒,瞬间没入其身体。

萧寒就像是受到剧烈冲击,躬起身子向后腾跃。

然后就直挺挺,浑身漆黑,衣衫破碎,像条死鱼一样躺在了地上。

嘴巴微张,几缕青烟从口中徐徐飘出,随后消散不见。

这时的他勉强睁开一丝眼睛,看向天空,嘴里喃喃道:

“尼.玛..哪儿…来的..”

话还没说完就头一歪,昏死过去。

随即身体渐渐溢漫出电弧,逐渐包裹住整个身躯。

胸前的古朴戒指和腰间的一块暗沉玉佩,忽明忽暗,不停吸收电弧。

如此情形一直持续到第二天一早,雷弧才最终散去。

此时,浑身破烂不堪,乌漆嘛黑的萧寒楞楞的睁开眼。

顶着个爆炸头坐起身,然后抬头看向天空。

“你.马..”

刚想破口大骂。

但转念一想,立刻选择认怂,不再开口。

毕竟,保不齐这贼老天还会再来一发。

于是索索起身,一脸郁闷的回房休整。

就在换上新衣袍时,萧寒眼光一瞥。

发现自己丹田位置多了个周围缠绕着雷霆纹路的紫色菱形印记。

“所以,就是这玩意让我变成这样子的?”

萧寒边喃喃自语边不自主的摸了摸。

发现除了有点凹凸感就没任何奇异。

见此,萧寒不免颇为气愤的讲到:

“这是个啥?”

“除了电得我快升天,这还是个啥?”

“你小子,别身在福中不知福。”

一道清朗的声音忽然在萧寒耳边响起。

“谁?!”

“是谁在说话?!”

俊脸一变,豁然转身,锐利的目光向着周围扫视,可却未曾发现半个人影。

“嘿嘿,别找了,在你脖子上呢。”

就在萧寒以为只是错觉之时,那神秘声音,再次毫无预料的响起。

眼瞳一缩,萧寒的目光,陡然停在胸前的古朴戒指上。

“你小子定力还不错,竟然没被吓得跳起来。”

戒指之中,响起戏谑的笑声。

“你是谁?!”

“为什么在我的戒指里?!”

“你要干什么?!”

略微沉默之后,萧寒一连询问关键问题。

“一切等你进来再说吧。”

“嗯?什…”

话没说完,戒指忽射出一道白光,刹那间,没入其眉心。

萧寒只觉心神一阵激荡,未说片语,便消失在屋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