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裁的千亿盛宠江蓠容景全本大结局阅读

江蓠以为,让她过来有老太太的意思。

可老太太眯着眼睛打量她的时候,她才发现,自己的理解好像有偏差。

正好江菀踩着高跟鞋走了进来,她嫁到韩家也快三年了,完全一副韩夫人的做派。

给老太太祝了寿,才将目光挪向江蓠,“这位怎么没见过,是谁家的千金?”

老太太喝了口茶,没有说话。

她父亲把她叫过去,提高了音量:“你江蓠妹妹,难得回来一趟,你认不出来也正常。”

江蓠抬眉,这话里分明就带着话的。

是难得回来,还是他们不让她回来?

“江蓠?”

江菀故作思索,坐到老太太身旁,“是二叔家那个妹妹吧,瞧我这记性,刚才在礼单上瞧到一眼,我说怎么这么熟悉。”

她婉转一笑:“妹妹难得回来一趟,也是有心了,知道奶奶喜欢喝茶,特意送了两斤茶叶过来。是什么好茶也跟我一声,让我这个做大姐的也在奶奶面前表表孝心。”

她又挽住老太太的手,“听说前几日有个拍卖会,上好的铁观音,我也是实在忙不过来,不然怎么也得给奶奶拍下来。”

老夫人喝了口茶,紧抿的弧度才稍稍松下来,“你们年轻人有年轻人的事,何必在我这老太婆身上浪费时间,有这份心,奶奶就很满足了。”

又往旁边看看,问:“宇铭呢?”

江菀笑:“在外头呢,遇上熟人被缠住了,跟着就过来。奶奶过寿,他是怎么也得来的。”

老太太很满意,韩宇铭虽然娶了江菀,到底是韩家大少爷。亲自过来,也足见得对江家的重视。

几个人你来我往聊了几句,江蓠就完全被晾在一旁。

她倒是不在意,抬眼朝江骏成那边看去,江骏成这才走过来,也有些责怪,“爸爸叫你来,自然会准备寿礼,以后不要擅作主张……”

江蓠打断他:“你是你,我是我。”

“什么你我!”江骏成压着声音,“小蓠,再怎么说,我也是你爸爸!”

江蓠看着他,笑一声:“这话你该去问我妈。”

江骏成岔开话题,“今天是你奶奶的寿辰,有什么等过了再说。”

江蓠双手揣进裤兜里,看着他身后不远那个女人,养尊处优,雍容华贵。

“我妈真傻,替别人做了嫁衣。”她收回目光,“你真的连一点愧疚都没有?”

“小蓠!”江骏成明显不想再说下去,“过去的事已经过去了,我说过,你要什么补偿,我能给的尽量给。可我毕竟还是你爸!”

江蓠的手,在裤兜里慢慢收紧。

原来在他这里,对她只是补偿就够了,过去那些事他根本就不在意。

正好江歆瑶从楼上下来,江蓠抬头便瞧见。她也看到了江蓠,迅速将情绪收在眼底,走到他们面前。

“爸爸!”她挽住江骏成的手,目光却落在江蓠脸上,“这位就是姐姐吧,好多年不见了。”

江蓠挑眉,明知她话里有话。

好多年不见,当年江蓠和母亲是怎么离开江家的,他们都心知肚明。

可现在,她江歆瑶才是江家小姐。

江骏成神色僵硬,还是介绍道:“这是你妹妹,歆瑶,这几天她一直在关心你。”

“是吗?”江蓠轻轻扯开嘴角,看向江歆瑶,“这么多年,你就没关心关心那个孩子,让他千万别来找你?”

“姐姐……”江歆瑶的眼睛立马红了一圈。

江骏成沉下脸,“行了,今天是你奶奶的寿辰,大喜的日子,提那些晦气的事做什么。”

“晦气?”江蓠看着他,当初江歆瑶杀了人他都没觉得晦气,如今她不过提一提,竟成了晦气的事。

“都是过去的事,还提他做什么,那些事谁都不想看到。瑶瑶年纪小,她也知道错了,你这个做姐姐的就非要抓着不放吗?”

江骏成想不到,江蓠怎么成了现在这个样子,咄咄逼人不识大体,简直连江歆瑶半分都及不上。

江蓠冷笑一声,这就是她的父亲,轻描淡写的一句话,就成了她抓着不放。

她抬眼看江歆瑶,江歆瑶也正好看过来。

一闪而过的情绪,转瞬便被压在了眼底。

外头有人进来,是韩家少爷韩宇铭,还有几个江家生意上的朋友。

韩宇铭走到最前面,才进来就吸引了一大片目光。

江菀起身走过去,挽住他的手,“怎么才进来,奶奶正问你呢!”

韩宇铭到老太太面前拜了寿,老太太很高兴,招呼他坐下。

才寒暄几句,外头有人搬了块寿山石进来,不算大,却是上好的白玉雕成的。

众人的目光集中过去,那玉加雕工,至少得花一百万。

今儿在座的虽然也都非富即贵,可会花一百万来送这份礼的,最多也不超过三个。

到底是什么人,众人都很好奇。

连老太太心里也犯了疑惑,朝江菀看过去。

江菀也不知道,她送的那两个瓶子自然是值不上这个价的。难不成是她弟弟送的?

她抬眼看江烨,江烨也不知道。

这时叶如欣却扭着腰走过来,“吴总才给我打了电话,说他那边忙完过来,这‘寿’玉是他送给老太太的,祝老太太福如东海寿比南山。”

叶如欣眉眼里都是得意,吴总跟江家交情不深,送这寿玉过来,自然也不是看江家的面子。

江家一个二流家族,可吴家却是一流,不至于委身巴结江家。

她这么一说,大家自然都知道,吴总是冲着谁的面子。

可今天是老太太的寿辰,她叶如欣的面子,就是老太太的面子。老太太偏爱大房,她倒要看看,大房那边能拿出什么东西来。

大房那边自然没想到还有这一出,脸上都不好看。江菀心里更是咬牙切齿,叶如欣这个贱人,也敢踩她一头?

老太太点点头,叫人把东西抬下去,“吴总有心了。”又看向叶如欣,“你也辛苦了,过来坐会儿吧。”

叶如欣自然得意,在江家这么多年,老太太什么时候对她有过这种态度,更何况还当着这么多人。

她走过去,坐在老太太身边,目光斜过,正好落在江菀的脸上。

江菀也轻笑一声:“吴总的礼物虽然送的好,但还没送到奶奶心坎上,要我说,今天这里最有心的,应该是二妹妹。”

最后几个字,她特意咬得很重,目光扫过江蓠:“二妹妹送来的茶叶,那才真正是奶奶的心头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