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莞宁慕怀姜小说 《病娇相公他又吃醋了》小说全文在线试读

沈莞宁短促的尖叫一声,整个人栽进水里,窒息感扑面而来。

这疯批要淹死自己!

她的大脑骤然一片空白,来不及思考任何事。

手在水中胡乱扑腾着,想抓住什么起身。

可那只大手扯住她的衣领便往水里按,她根本没有起身的机会。

沈莞宁不知方才这疯批心里到底想到什么了,忽又转念想淹死自己。

一刹那,沈莞宁惊慌下胡乱抓扯,好似挠破了他的皮肤。

按着她的那只大手骤然停了下来。

不知是不是被她抓挠疼了。

她忙松开手,胡乱攀住木桶的边缘,从水中冒出头来。

沈莞宁咳水,疯狂呼吸。

半晌后,缓过神来,抬起湿漉漉的眸子看到木桶对面坐着的慕怀姜。

他面容冰冷,眼神阴郁,坐在那里一动不动,仿佛方才把她往水里摁的人,不是他一样。

沈莞宁一心窝子的火,压在胸腔,不甘示弱的看他一眼。

这般忤逆的眼神,果然激怒了对面的人。

“小心你的眼睛。”

沈莞宁方才因为怒气冲上来的勇气,瞬间熄灭。

她目光逐渐柔和下来,委屈道:“王爷方才是想淹死妾身吗?”

对面的人脸不红心不跳的道:“没有。”

撒谎!

沈莞宁继续柔声道:“没有便好,妾身方才在水里好似不小心挠伤了王爷,妾身不是有意的……”

她话还未说完,看到对面坐着的人瞬间变了脸色。

沈莞宁后知后觉的意识到她方才是有多么胆大,她竟伤了这疯批。

天啊!

绷住绷住!

沈莞宁佯装什么事都没发生,准备默默的退到安全地带再开口说话。

她在慕怀姜冷冰冰的注视下转过身,爬上木桶,正准备下去。

一只大手抓住她的肩头,将她狠狠拽下。

沈莞宁心一惊,双手牢牢抓住木桶边缘,回身坐在慕怀姜对面。

她控制住眼神不往水中看,尽量低垂眉目的同时,将目光聚集在慕怀姜的胸口,而非水中。

方才被淹的感受,还记忆犹新,让她感觉心底一阵恶寒。

下一刻,慕怀姜手指在她身前轻轻一划,身上繁琐的衣袍,像是被割裂开了一条口子。

大量的热水灌了进来。

他隔空一拍,繁琐的衣袍从她身上剥开,落在木桶外的地上。

沈莞宁身上顷刻间便只剩一抹妖娆红海棠的肚兜。

她雪白的肌肤泡在这药水中,忽而又想他们泡在热水中,这般近距离的接触,她顿时有种种不适。

慕怀姜伸手再次擒住她的下巴,逼迫她抬眸看着自己。

“本王的身体也给你瞧了,本王平日泡的药浴,你也泡了,说说,打算怎么治疗本王身上的病?”

慕怀姜的目光如淬了毒一般,让沈莞宁无所遁形。

沈莞宁强行镇定下来,尽力回忆原主所学的有关医理药理的知识。

她道:“王爷身上的伤口早已愈合,但旧疾攻心,这药浴也只可以缓解王爷身上的寒毒,并不能根治。”

慕怀姜既没点头,也没摇头,钳着的手反倒是紧了几分。

“我知道王爷毒发时,生不如死,每发作一次,便会减短几年寿命。”沈莞宁伸手扣住掐着她下巴的手,把脉道,“若妾身说的没错,王爷寿命所剩无几。”

慕怀姜咬住牙。

她说的不错,他是快要死了,看样子她懂药理所言不虚。

“记住,本王死了,你得给本王陪葬。”慕怀姜说。

沈莞宁很认真的点了点头道:“妾身不会让王爷死的,等王爷同妾身归宁回来,容妾身好好研究医治王爷的法子,妾身便尽快医治王爷身上的病痛。”

慕怀姜漆黑的墨眸微微一动。

蓦的,松开钳住她的手道:“出去。”

“是。”沈莞宁顾不得什么,便忙爬出木桶,捡起地上湿透的衣物,覆在身上,慌张的出了屋子。

阿山候在门外,只听里面吩咐道:“换一桶新的药汤。”

阿山刚要进去,便瞧见王妃穿着浑身湿透的衣物从黑屋里出来。

差点和阿山撞个满怀。

阿山垂下头去。

沈莞宁脸色发白,她按照脑海中的记忆快速穿过空旷的庭院出了玉清阁。

院落外守着的雪珠瞧见王妃发髻松散,浑身湿透的出来,心惊了一下,忙迎上去。

“王妃您没事吧?有没有受伤?”雪珠关切问道。

沈莞宁摇头:“没受伤,你随我回去换衣裙梳妆,要赶在王爷沐浴前收拾好。”

雪珠一个劲的点头。

王妃算是头一个不是王爷亲信,进了小院,毫发无伤活着出来的人了。

她不知道里头究竟发生了什么,王妃虽然全身湿透了,但好在性命无虞。

这就意味着,以后王妃还可以出入这所禁忌的小院了。

雪珠一时间又激动又后怕。

王妃不愧是王妃。

回到竹熙院,雪珠给王妃上妆的时候,瞧见往下巴上的掐痕,轻声问道:“王妃疼吗?”

“还好,帮我遮干净点,被别其他人看到了。”沈莞宁吩咐道。

“王妃放心吧。”

一番收拾完毕,这边刚好派人来请。

“王爷在府门外马车上候着您。”

沈莞宁本想再补一点胭脂,转念想到那疯批发疯的样子,便忙提着裙摆快步出府,上了马车。

她可不敢让疯批等她。

马车内疯批闭着眸子假寐。

一身墨绿色长袍暗红底衬打底,衬托的他容颜愈发俊美绝艳。

沈莞宁轻手轻脚的上了马车,坐在他的旁边,不敢惊动。

好在这疯批一路安静,马车顺利抵达沈府。

马车是停了,可马车内的慕怀姜并未醒。

阿山在马车旁低声道:“王爷王妃,沈府到了。”

沈莞宁静静的坐在慕怀姜旁边,他歪靠着她的身子,她自然不敢乱动。

那双秋瞳滴溜溜的转过来,余光瞥见旁边的人面容安详,没有清醒的迹象。

直到马车外,第三声催促道:“王爷王妃,沈都尉一家在门口候着迎接,请您两位下马车。”

慕怀姜还是不动。

阿山不敢掀开帘子来问,只好站在马车一侧,等待尊者下来。

沈家人面面相觑,站在门口,更不敢多言一句。

沈莞宁心中忽地冒出一个疯狂的想法。

慕怀姜不会是死了吧?

她伸手探向慕怀姜的鼻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