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涅槃影后,boos你输了》小说完结版免费阅读 蓝羽灵凌沐泽小说全文

“你正在被绿,绿你的奸夫淫妇正在苟且。方润酒店438,房卡在酒店侧面的花坛里。”

半小时前,这短短两句话的信息在蓝羽灵的心里掀起惊涛骇浪。

去,还是不去?

蓝羽灵一个人缩到了房间书桌下,感觉自己肥胖的身体塞满了这小小的空间。

从一头乱麻到脑袋一片空白,全身都被汗湿透了,抚了抚已经隆起的小腹,慢慢爬出来。

十年了。

是不是自己想多了?该信他的,可这十年,尤其是结婚两年以后,他对自己躲避越来越多。

无论他如何掩饰,这十年里有许多个瞬间,蓝羽灵觉得自己从陈泽的眼神里看到了厌恶,尽管每次都一闪而过,却真真切切。

希望,那时的自己,不是在自欺欺人。

看着门牌上赫然的438,蓝羽灵觉得无比地刺眼。

这酒店,这房间,自己和陈泽来过,真是讽刺!

收起思绪,蓝羽灵躲在了屏风后面。

“哎呀,你看人家这身可是专门为你准备的呀。你看你,看都不看,上来就扒。”

这女声娇婉又艳媚,尾音上翘,感觉每个字都充满了诱惑。

“宝贝,过来我再亲亲,我想你想得都快疯了。你知道我天天对着那死肥婆有多痛苦吗?我对着她,特么的饭都吃不下去,别说碰她了。我都快性冷淡了,宝贝,快。”陈泽一翻身把女人压得死死地。

呼吸停滞了,蓝羽灵扶住墙,一把捂住胸口,感到胸中一阵绞痛。蓝羽灵攥紧了拳头,眼珠子都透红。

是他,是自己十年来心心念念的陈泽……

陈泽,呵,这十年,我的真心都特么喂狗了……低头看着自己的肚子,蓝羽灵又感到心上一阵剧痛。

房中陈泽继续动作着,女人媚笑着,“泽,咱们最近是不是见得太勤了啊,万一……”

“万一什么,现在她基本被我架空了,等她生完孩子,她也就彻底没价值了。到时候,我设计一下,让她出轨,给她个淫乱的名号就跟她离了。”

“我、我的泽、你、你怎么这么英明呢?”

女人一边媚叫,一边娇笑着,断断续续地奉承着。

设计?淫乱?蓝羽灵愤怒得眼珠已经凸得快从眼眶里掉出来了

她感到自己全身在发抖,颤栗,这个禽兽!蓝羽灵探出头去,那个赤裸裸的女人,是她!

孙晓彤!她,她是母亲生前的学生啊,以前常在自己面前晃的。

“我的小宝贝,你可真是个尤物,我这一天到,我在你这是享福,回去对着那肥婆简直就是地狱啊。”

“有时候我都想不通,她是怎么可以长成那样还有脸活着。”陈泽语气越是鄙夷。

“那,泽,你这样受苦我可心疼着呢,要不,你跟她离了吧。”孙晓彤一副诚恳为陈泽着想的样子。

“嗯呃嗯,再等等。”

不行不行不行,不能妄动,打草惊蛇,自己现在应该偷偷录像录音。蓝羽灵狠命地扣住自己的脑袋,强迫自己冷静下来。

蓝羽灵觉得自己已经头疼欲裂。

“泽,那,你打算怎么处理她肚子里那孽种?”

“等我利用完,得到继承权后,就找个借口把这孽种送到精神病院去。”孩子!这个猪狗不如的东西。蓝羽灵觉得一把火从心中直窜上脑,一把推到了屏风。

“你这个畜生!”蓝羽灵扛起屏风就往陈泽身上砸。

孙晓彤一边尖叫一边躲,“哪里来的疯婆子?”

陈泽愣了一下,扛下了屏风,和蓝羽灵对视了几秒。

陈泽脸色慢慢变青,“你在这里胡闹什么?”

他不遮不掩站起来,好像光明正大。

“我,你问我?”

“你看看你他妈都干了些什么,畜生!”蓝羽灵声如雷震。“我做的,都是天经地义的,怎么了?”陈泽一副引以为荣的表情。

“你现在对我连演戏都不屑了,是吗?”蓝羽灵突然感到一阵悲哀。陈泽冷笑。

“陈泽,你真是忘了你今天这一切都是谁给你的。”

“你红起来的资源谁给的?你惹事谁去摆平?你的父母又是谁在照顾?又是谁给你孕育孩子?”

“这十年,你是怎么舒服安生的步步高升的?这背后我付出了多少你知道吗?”蓝羽灵说着,语气愈加悲凄。

陈泽一笑,“对,你是付出了,可是我呢?”

“我他妈看你一眼我都想吐,我跟你过了十年,你想过我为什么不碰你吗?你他妈去照照镜子吧!”

蓝羽灵脸色越来越白。

“你无耻!”蓝羽灵反手甩了陈泽一耳光。

“这么恶心我,你早说啊,陈泽,你早说了他妈我这十年青春也不会喂了狗!”蓝羽灵崩溃地大叫。

陈泽捂住脸,冷笑了一声,一步步逼近,“蓝羽灵,你长本事了。”

“陈泽,你要干什么?我警告你,不要靠近我!”

“呵,你有什么本事警告我?”

陈泽面目狰狞,笑得越发阴险。

“我就跟你明说吧,这十年,我就是利用你,利用蓝家给我铺路。”

“谁叫你自己那么蠢?哈哈哈……”陈泽直直地盯着蓝羽灵,笑得猖狂。

“陈泽,你这个禽兽!”蓝羽灵朝陈泽扭打过去。陈泽一把擒住蓝羽灵,继续一步一步逼近着。

“我告诉你,我忍你也早已经够了,你最好闭上你的肥猪嘴。”

一步一步,蓝羽灵已经被逼到了阳台,背靠上了并不高的栏杆。

“死肥婆,你呢,最好讨好讨好我,说不定,以后我还能给你点儿生活费,要不……”

陈泽话还没说完,蓝羽灵一口唾沫已经喷到他脸上。

“你这个恶心的死肥婆!”陈泽一手死死地扼住蓝羽灵的脖子,一手高高扬起。蓝羽灵在无法呼吸间,抬起一脚踢向陈泽的下体。

陈泽惨叫一声,脸色已经紫的发黑,眼珠子也鲜血一般红。蓝羽灵本来另一脚又上去,还想再狠狠地踢上一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