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咸鱼王妃是锦鲤》慕悠悠温北乱全文在线阅读 慕悠悠温北乱小说阅读

府尹大人见证了闹剧一般的传奇,又深深的看了一眼慕悠悠那张明艳无双的小脸,忽然庆幸自己还没来得及骂出来。

慕悠悠脾气向来很好,饶恕了家仆,又将管家扶起。

紧接着,她将手中的钱袋又塞给了慕蓉安。

那张纯良无害的小脸挂了单纯的笑:“既然我是慕府小姐,那蓉安你按照道理来说,是我表妹咯?”

慕蓉安差点气的牙都咬碎了!

这该死的贱人,到底是从何知道的这些证据!她这么多年暗地打听,却从未打听出如此详细的证据!

分明只差一步,再过几日,她亲手将管家毒死,就能继承慕府巨额财产,成为京城人上人了!

“蓉安妹妹不高兴吗?我们现在是亲上加亲了耶?”慕悠悠依旧笑眯眯。

她走到慕蓉安面前,笑的越发温和了:“还是……你只是不高兴我如今回来,威胁到你的位置了?”

她眸子依旧清澈无辜,仿佛只是在开玩笑。

慕蓉安却像是见鬼了似的,猛地瞪大眼睛,紧接着连忙摇头,努力让自己装的善解人意又温和。

“怎……怎么可能呢……”

见慕悠悠依旧看着她,她只能深吸一口气,压下所有的不悦,挤出虚伪的笑容。

“悠悠放心吧,我明日就搬出慕府,把隔壁的宅院买下来,这样我们就又能一起玩了!”

做出一副她们两人感情很好的样子。

慕悠悠也学着她的样子,笑的虚伪:“那果真是太好了,不过……按照道理来说,你应该叫我姐姐才是。”

慕蓉安原本伪装的完美无瑕的笑容,出现了一丝丝裂痕。

“姐……姐姐。”

她努力让自己看上去亲热一些,慕悠悠却毫不客气的——

“呕……”

慕蓉安的表情彻底变了,却又不能当众发火,很是憋屈。

慕悠悠却在这个时候放过了她,依旧看上去天真无邪。

“那你记得赶紧搬家,明日我便搬回来。”

慕蓉安咬了咬牙,也只能答应下来。

不过,即便她不能住进慕府,那也能捣乱不是?

她倒要看看,一个从小就流落街头的小姐,到底有什么本事和她斗!

另一边的慕悠悠——

她看着眼前的男子,吞了吞口水。

眼前男子穿着绛紫色绣金边长袍,金丝软底长靴,一根价值连城的昂贵羊脂玉簪束起墨发。

面容如精雕细琢,没有半分瑕疵。眉眼浸染寒意,不怒而威。

温北乱见眼前的小姑娘半天都没说话,越发不耐烦似的:“收拾东西,赶紧搬走。”

生怕她反悔再住下似的。

慕悠悠:“???”

她在回来的路上回想了许久,前世她和温北乱并没有太大交集,如今见他也冷眼相待,倒也释然了。

翌日,慕悠悠欢欢喜喜背着寥寥无几的包袱进了慕府,喜不自胜。

而温北乱,则在暗处,看着她的身影,眼眸里暗光涌动。

慕悠悠刚踏入府门,管家就带着略有些勉强的笑容迎了上来:“小姐里面请。”说着,很自觉的接过了她手中的包袱,甚至还用身子侧着挡了一下。

似乎是不愿意叫她看见什么。

慕悠悠越发好奇,朝着管家遮掩的方向走去。

“小姐,小姐这些污糟不需要您操心,老奴自会处理,小姐……”

然她步子迈的很大,三步两步就拉开了和管家的距离。

小院门推开,里面是磨磨蹭蹭收拾行李的两三个侍女家仆。

慕悠悠一眼就认出,这几个是上辈子跟在慕蓉安身旁的那些。

几人听见动静,见她来了,连忙行礼,又默不作声的耷拉着脑袋,继续收拾东西。不情不愿,那两个侍女甚至还红了眼眶。

“这是怎么了?”慕悠悠直觉不对。

其中一个侍女再也忍不住,“扑通”一声跪下:“小姐,您刚回府,奴婢却再也无缘伺候您了!”

带着哭腔的声音,让另外一个侍女和家仆也跪了下来。

慕悠悠微微皱眉。

最先开口的侍女,倒豆子似的将所有事情和盘托出。

是慕蓉安,借口自己刚搬到新居不适应,强行要带几个侍女家仆过去,甚至还对他们威逼利诱。可怜的侍女家仆们,卖身契在她手里,不得不从。

慕悠悠听明白了——合着自己想安安稳稳过日子,偏有人和她作对?

她重生过来,本不想争抢什么,只希望享受上辈子从未享受过的,弥补上辈子所有缺憾的。

可有人不让她如愿?

她唇角微勾。

“那行吧,既然都不愿意走,就留下来。”

原本还哭哭啼啼的众人,声音戛然而止。

留下来?可卖身契……

慕悠悠这才转身看向管家:“卖身契上,印的是我们慕家的印章吧?”

管家表情一僵,一拍手掌,紧接着点头。

“小姐果然继承了老爷的聪明才智,老奴怎的没想到呢!”

慕悠悠忽然对管家的能力深表怀疑。

其实管家的确是有本事,只不过事发突然,他又生怕影响到慕悠悠的情绪,这才一时间无法分心仔细解决这件事罢了。

见管家给了肯定答案,慕悠悠这才笑眯眯的看向两个侍女一个家仆:“还收拾东西么?”

三人欣喜的跪在地上磕头,紧接着迅速摇头。

过世的老爷曾经对他们有恩情,三人就算是再不喜欢慕悠悠,那也不能做出这等恩将仇报之事。

更何况,如今他们见这小姐聪慧温和,倒不像是传闻中说的那般不堪。

慕悠悠微微点头:“各自去忙吧,管家伯伯,慕蓉安买宅子的银钱,是从哪儿来的?”

管家瞬间明白了什么意思,连忙点头:“禀报小姐,老奴这就让账房去查账,务必核对清楚。”

她笑了笑:“不急,本小姐刚回来她就送了这么大个礼,我自然是要去感谢一番。”

她慢悠悠的挪动脚步,定了个好玩的主意。

“我们府里可有适合送人的剪刀?稍微好看些的。”

管家玲珑心肠,转眼便明白了慕悠悠的意思:“小姐您稍等,老奴去去就来。”

片刻,便拿了一个狭长的白色锦盒过来。

慕悠悠喜笑颜开:“不错。”

她伸手接过,转而又看向三人,眉眼里带了些深意。

“你们中间,有个细作,对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