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安然裴锦冽小说《你的爱已迟到》全文及大结局精彩试读

发布会现场乱成一锅粥,镁光灯“咔嚓咔嚓”此起彼伏。

夏迎春满目恨意,视线冰冷的像一把杀人不见血的利刃,这一切本该属于她的幸福,现在全让夏安然抢走了。

凭什么?夏安然明明只是佣人的女儿,凭什么爬到她的头上!

那触目惊心的怨恨目光,恨不得把夏安然手撕了。

“小心,躲在我身后。”裴锦冽冷漠的嗓音缓缓从薄唇溢出。

闻言,夏安然愣了片刻,平缓的心跳因为他这句话而失控,她伸出手,紧紧地抓住裴锦冽的袖子。

谁知夏迎春看到这一幕,眼底的怒火更盛,她认定夏安然就是在给她下马威。

“怎么?抢了我的男人,没有胆子出来面对我是吗?躲在锦冽身后算什么,有本事站出来,我们好好聊聊。”夏迎春冷笑,笑容有些狰狞。

夏安然上下打量夏迎春,夏迎春手里最大的攻击性武器最多是那个“麦克”,砸不死人。

夏安然从裴锦冽的身后走出,现场所有人,包括记者和宾客都觉得夏安然这个举动蠢死了。

夏迎春明显是冲着她去的,明明裴少可以保护她,可是她却主动走出裴少的保护范围。

不是蠢是什么?

“你干什么?”裴锦冽扣住夏安然的手腕,冰凉的指尖按着那血脉跳动的位置,隽黑的眉紧皱。

夏安然挣脱他的手:“放手,我有分寸。”

“不准。”裴锦冽的脸色有些难看,他的视线逡巡一周,很多人都盯着他们看,裴锦冽的面色更加阴沉了,“别以为我担心你,要是你肚子里的孩子有什么三长两短,我——”

裴锦冽话音未落,就被夏迎春的怒骂截住:“夏安然,你个贱人,去死吧!”

夏迎春忽然出手,在场所有人都始料未及,记者的相机对准这样的时候,人群中的尖叫声混乱无序。

夏安然走出裴锦冽的保护范围时,就给了夏迎春一个绝佳的机会,她手里早就准备了硫酸。

这个小贱人跟她的贱货母亲一样,仗着自己一张脸就到处勾引别人老公。

好,那她就毁了这个祸害的脸!

夏迎春拔掉木塞,将瓶子里的硫酸朝着夏安然的脸泼过去,她脸上的表情狰狞可怖,咬牙切齿的模样像极了复仇的恶女。

“小心!”裴锦冽抓住夏安然,把她完全护在自己怀里,用自己的背挡住了硫酸。

“滋”的一声,裴锦冽闷哼一声,冰冷刚毅的面部线条浮现痛苦的神色。

夏迎春泼错人了,还伤了裴锦冽,她吓得丢到瓶子,整个表情都失控了。

裴老爷子大吼:“把这个疯婆子给我赶出去!”

疯婆子?

夏迎春笑了出来,眼神有些呆滞:“疯婆子,我是疯婆子。”

裴老爷子本来对夏迎春的印象不错,家境好,品行端正,可没想到她居然会因妒生恨,干出这种事情来。

幸好没让她嫁进裴家!

夏迎春被安保公司的人直接带走。

裴锦冽眉头紧皱,空气中飘着一股刺鼻的化学剂味道,夏安然下意识抓住裴锦冽的胳膊,声音有些急:“是硫酸,快把衣服脱掉。”

夏安然脱掉裴锦冽的衣服,被扔在地上的外套也冒着热烟。

幸好硫酸没有伤及到皮肤,但是他裴锦冽的背也红了一片,像是被高温烫过一样。

发布会现场一片混乱,记者和宾客都在现场。

夏安然确认裴锦冽没有大问题,暗自松了口气,发布会的负责人提着医药箱过来,夏安然接过手:“我来吧。”

裴锦冽黑眸凝视着夏安然的小脸,她动作十分纯熟地处理着裴锦冽的伤口。

“那边镜头比较多,你转个身。”夏安然推了推裴锦冽。

人群中有人打趣问道:“夏小姐是吃醋了吗?害怕裴少的好身材出现在封面上?”

“哈哈哈哈——”

一场闹剧之后,现场终于添了几分喜庆的笑声,连裴老爷子眼里也多了几分笑意。

“当然啦,我老公的身体只有我能看。”夏安然“害羞”地看了眼裴锦冽,可裴锦冽却面无表情,没有半点回应。

“吓到了?我占有欲就是这么强,怕不怕我把你关起来,不让你去见任何人。”夏安然挑眉小声说道,手里也没停下来在帮裴锦冽的伤口消毒。

她声音虽然不大,但在处理现场的工作人员还是听到了,纷纷捂嘴笑。

“你不需要这样。”裴锦冽冷声道。

“嗯?”

“这些话不需要刻意去说。”裴锦冽转过身,拒绝了夏安然的包扎。

佣人拿着他的新衣服走过来,夏安然看着他的背影,一脸苦恼,这男人真难伺候。

发布会现场,夏迎春闹了这么大的一个事件,夏之祥很快就收到消息了,匆匆往发布会这边赶来。

他过来的时候,脸色极度差,尤其是看着夏安然的时候,那种怨怒的视线,任谁都想不到,这是一个父亲对女儿的态度。

夏安然微微一笑,并没有叫他。

夏之祥直接无视她,夏安然笑

“裴少,很抱歉迎春做出这么无礼的事情,这丫头从小的梦想就是嫁给你,如今……”夏之祥顿了顿,夏安然的名字他提不出口,“小女误伤了你,我替她道歉,希望你大人有大量,不要跟她计较。”

从刚才到现在,夏之祥眼里就好像没有夏安然这个人,完全把她当成了空气,字里行间都是替夏迎春求情来的。

裴锦冽整理着领带,下巴微微扬起,透着几分倨傲的神情:“如果我没有记错,安然也是你的女儿。”

裴锦冽冷漠的视线落在夏之祥身上,看得夏之祥心里一紧。

“怪我太担心迎春,没有注意到安然,许久不见,你瘦了。”夏之祥露出“慈父”一般的笑容。

他慑于裴锦冽的势力,又想要攀上他这跟高枝,即便他心里再不喜欢夏安然,都要给裴锦冽几分薄面。

“瘦了吗?大概是最近怀孕,吃什么吐什么。”夏安然羞涩的笑了笑,看得裴锦冽皱眉。

“怀了好,怀了好。”夏之祥赔笑,迟疑了半天,终于问:“我听说迎春被你们抓起来,能不能——”

夏之祥还没说完,就被裴锦冽看过来的目光吓得噤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