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文《绝世七宝腹黑娘亲太凶猛》云瑶凌擎苍小说全文无弹窗阅读

“娘,这个蜀黍不是上回我们下毒的……”

一道软糯的童音打断了云瑶的思路,还没等他说完话,只见云瑶一手捂住他的嘴巴,一手把马车车门迅速合上。

被云瑶捂住嘴巴的孩子大约四五岁,头发被扎成两个小揪揪,虽然被捂住嘴巴,可露出的一双眼睛却是十分的灵动。

云瑶松开他的嘴,小声地对着他提醒道:“这件事给我烂在肚子里,等我们办完事情,就立刻回谷!”

云小白闻言,乖巧应下。

一炷香之后,马车停在一座宅子,

当云瑶抱着云小白下马车的时候,宅子的一个年轻的男子迎了上来,紧张地对着云瑶说道:“卑职拜见主子,小少爷。主子,刚才卑职得到消息,玄王爷下令全城紧闭,搜捕江湖大盗胡秃子,辛亏您及时进城,否则就进不了城。”

云瑶闻言,嘴角顿时一抽,她不过是算计了这个男人,从他的手中抢走了还魂草,没想到他竟然如此记仇!

不过,他是怎么得知自己来苍城的?

云瑶在心里疑惑着,面上却镇定自若,淡淡的声音说道:“一切都准备好了吗?”

“主子放心,一切都准备好了。”

云瑶闻言,绝美的容颜上闪烁一抹讳莫如深的笑。

当年她和两个孩子被埋在乱坟岗,辛亏她的师父听到她虚弱的叫声,把他们母子三人给救了起来。

她的一儿一女经过一番救治,转危为安,但女儿身上却含有胎毒。

虽然她从凌擎苍身上夺走一颗还魂草,但还差孩子亲生父亲的心头血才能医治女儿身上的胎毒。但她并不知道孩子的亲生父亲是谁,唯有云芙儿知道。

如今她重新回到苍城,除了报仇,还想要从云芙儿嘴里得知孩子亲生的父亲是谁,还有她的其他五个孩子,她必须找到他们!

云瑶眼里露出坚定的目光。

五年前,云家嫡女云芙儿不知道走了什么狗屎运,竟然被当朝玄王凌擎苍看重,纳为侧妃,成为玄王唯一的女人,

云家一时间水涨船高,从北凌国的末等家族一跃成为一等家族。

今日是云府云老夫人六十大寿,不少家族拿着贺礼到访,一时间云府门庭如市。就连玄王侧妃云芙儿都带着小世子前来道贺。

就在云府上下在大门恭候云芙儿下马车的时候,只听到一辆马车急促地朝着云府大门奔驰而去,吓得围观的百姓惊慌散开。

站在云府大门的云家家主云烈天眼看着这辆马车就要撞到玄王府马车,他惊慌地叫道:“快!保护侧妃娘娘,保护世子!”

云烈天的话一落下,立刻有侍卫将花容失色的云芙儿保护在里面,还有侍卫上前,要制服发狂的马儿。

只是让他们万万没想到的是,就在这辆发狂的马车要撞玄王府马车的时候,马儿扬起马蹄,停了下来。

一时间,场面鸦雀无声,所有人都心有余悸。

“好大的胆子!竟敢跑到云府撒野!来人,把这个女人给我抓起来!”云烈天一身藏青色的长袍,拳头紧握,满脸尽是滔天怒气,怒视着驾着马车的纱帽女子。

云瑶悠悠地扬起头,瞧向云烈天。

“时隔五年不见,云大人竟然不认识我了?看来真是老了记性不好啊!”

她凛冽的目光落在云烈天的身上,她缓缓地将头上的纱帽给摘下。

云瑶记得,当年她娘怀胎八月之时,就把养在外面有孕六个月的外室带了回来。不仅如此,这个外室竟然还有比她小一个月的女儿!

气得她的娘亲早产,原本产后虚弱的娘亲还被云烈天给嫌弃,最后郁郁而亡!

在娘亲去世不足月余,云烈天更是将那外室抬为正妻!

而当初,她被云芙儿诬蔑与人通奸之时,这位爹爹竟然面都不见她一面,任由秦氏母女对她欺凌,甚至连她弟弟的死都不去追查!

云瑶眼底浮现嘲讽。

人家父亲视自己的儿女为宝贝,而他却将他们这对儿女视如敝屣。

这样的父亲,不要,也罢!

云烈天终于看清马车上这美到极致的女子,他的眼眸猛地一缩,铁青的容颜上划过震惊的表情。

“你……你是……”

“看来云大人没有认出我,真是太让人失望了!”云瑶从马车上一跃而下。

衣裙随着风肆意飞扬,显得那般狂野不羁。

她脸上带着轻笑,慢慢踱步走到被众人保护的云芙儿面前,“云侧妃,五年不见,你难道没有悬心吊胆,寝食不安吗?”

云芙儿蹙着眉,示意侍卫让开,她倒是看看,哪个女人如此大胆,敢如此对她说话,简直就是不要命了!

当女人靠近,云芙儿终于看到了她的长相。

这一眼之下,她全身猛地一阵颤抖。

一张精致的脸刹那间花容失色,煞白如雪。

“怎么……怎么会是你?云瑶……”

那张脸……

那张脸曾经让那个她痛恨到咬牙切齿!

她不是死了吗?

当初不是被埋在乱坟岗了吗?

为何会完好无损地出现在这里!

而且当初因为秦氏的刻意交待,云瑶姐弟二人在云府过得食不果腹的日子,整个人脸色青白,瘦小虚弱。而如今,多年未见,她的容貌已经彻底张开。

可即便如此,云芙儿还是认出了她。

看着这张脸竟然比她还要美貌,云芙儿嫉妒得几乎咬碎了一口银牙!

尤其是现在听到她的声音,更让云芙儿目眦欲裂。

云瑶睁着一双冰冷的眼睛,波澜不惊地看着神色惊变的云芙儿。她嫣红的唇畔缓缓地扬了一丝浅笑。

幽幽地扬起拖长的语气,似从炼狱中爬出来索命的修罗一般。

“二妹妹,好久不见了……”

云瑶的出声让云芙儿险些提不起气来,她脸色沉了沉,两只手握紧,看着云瑶的眼里覆满了狠厉和歹毒。

她咬牙切齿,恨恨地对着云瑶说道:“云瑶,你还有脸回来!你这个**!当初和乞丐私通,简直就是丢人现眼!让云府蒙羞!”

“蒙羞?呵!”云瑶冷笑,走近云芙儿,满眼嘲讽,语气冰冷,“要不要我提醒你一下,是谁主导了这些事情,若是让全城百姓知晓你当年的肮脏手段,我看你这位玄王侧妃还没能不能做下去!”

云瑶的话一落下,云芙儿气得脸色铁青,她恨恨地咬牙,“云瑶,你找死!”

“云侧妃,你现在是不是想要杀我?”云瑶轻嗤一声,扬了扬手,只见她手心多出一把匕首,“你说,是你的人快,还是我的手快?”

云芙儿不由得感觉到背后一阵发寒,她掩了掩眸,“云瑶,你今日过来,到底有什么目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