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商医生的明星甜妻]谈柒商尧小说全文章节目录在线阅读

谈柒手机按的飞起。

“唉,商医生果然是冰冷酷哥,见过了大风大浪的人,不为美色所动,意志坚定,我等佩服。”

杜沁喻回的很快:“你确定不是对方对你不来电?”

“你不懂,”谈柒惆怅的回,“我活了二十二年,还从来没有碰见一个我搞不定的男人。”

“我敢打赌,他对我动心了。”

“追人嘛,偶尔也要松一松,太追赶着掉价,一紧一放,更能拿到手。”

杜沁喻:“你可别把自己赔进去了。”

谈柒:“美人千千万,我从不在一棵树上吊死。”

哪怕这棵树真的很好看。

谈柒虽然骨裂了,但近年尾,虽然一些事都差不多交接清楚了,但是某个代言方说想趁着过年拍一组图,红色新年主题为主,想找谈柒和人搭档拍照。

杜沁喻和她商量的时候,担忧她的腿不太好合作,谈柒躺在沙发上,冬日的阳光晒的她暖烘烘的,慵懒的像只猫,吸着快乐肥宅水,好不惬意。

“那边也知道你腿受伤了,说不用拍腿以下的,到时候把石膏拆了,也是比较方便的。”

谈柒刷刷打出一行字发送:那就拍吧。

趁着年前,还能多赚两笔。

她之前的那部戏马上上星了,定在二月份播,趁着现在多有些热度也是好的。

敲定了时间,谈柒准备预约个时间去拆石膏。

手机叮咚一声。

很久没有收到消息的某个微信弹出来:“你这个月钱还没有打过来。”

“你妹妹马上就要毕业了,你这个做姐姐的也不为她着想点,她现在什么都要钱,你现在翅膀硬了,觉得可以不认我这个妈不回这个家了是吧?”

“谈柒,我知道你最近事业不错,赚的钱也多,我不管你在外面怎样,过年你一定要回来吃饭。”

谈柒眼里浮现出讥诮。

回去吃饭?

回去看他们一家亲吗?

谈柒本能的不想回,但是转念一想,文女士要是收不到她的回信,十有八九不是微信就是电话打过来,谈柒实在不想应付,自从她十八岁独自搬出来之后,就再也没回过那个恶心的家。

更别说文女士今年竟然还主动邀请她回去吃饭?

黄鼠狼给鸡拜年,没安好心。

真是搞不懂,家业都做到了这个地步,打一场麻将都要花费小几十万,偏偏在她成年搬走那天威胁,必须把这些年来所有养育过她的费用通通还回去。

毕竟,文女士带着一个拖油瓶嫁进豪门当阔太,名声确实不太好听。

谈柒嘲讽地勾了勾唇角,从账户里划了六十万过去,给文女士发了消息:再说吧,可能过年也忙。

那边没有回信。

谈柒摁灭手机,深呼吸一口气,努力压制情绪,让自己平静下来。

这么多年了,不论她伪装的再坚强,只要一收到那个家任何一个人发来的消息,就会坍塌到回到原地。

好像自始至终,她还是那个站在角落瑟瑟发抖,外婆替她亲手缝制的小兔子被划开肚子,棉花散开落了一地,踩上脏兮兮的脚印,最后被踢在脚下。

“拖油瓶,带着你的兔子一起滚出我家!”

“呸,我妈妈说了,不能跟小三的孩子玩,她身上都好臭。”

谈柒深呼吸一口气,将那些画面赶出脑外。

颤抖着手点开手机,安慰一般,快速滑动屏幕,寻找能让自己静下心的东西。

无意间点开微博。

在无数私信未点开的消息中,夹杂着一条不同寻常的消息,孤独地横亘开上下的消息,像泾渭分明的切割线。

谈柒点开它。

消息还停留在两天前。

商尧没有给她发消息,连点赞评论转发都没有过了。

谈柒其实这个时候并不想主动贴冷**。

但是不知道怎么想的。

偏偏打了一行字过去:“商医生,在不在啊?”

“我觉得我心脏有点难受。”

“真的真的很难受,有不有什么药可以推荐啊?”

想了想,又加了一句:“可能是想你想的。”

商尧放在桌面上的手机振动了几下。

韩祖弈兑了瓶酒,惊奇地看着他:“老商,有情况啊?”

说着,直接上手过去就拿,点亮屏幕,是陌生私信,名字还挺眼熟,韩祖弈一字一句念出来:“心脏有点难受?”

商尧不用看就猜到了是谁发的,本来不想理,但听庄文博那么念,眉头一皱,伸出手:“拿来。”

“谁啊,这么神神秘秘,还微博私信呢?”韩祖弈挤挤眼,有些好笑的打趣。

商尧没说话,刚解锁,又是新消息弹出来:“可能是想你想的。”

刚才还火急火燎的动作一停。

果然没个正形。

那边的韩祖弈已经搜索到了谈柒的微博,呷了口酒,有些轻浮道:“还是个小明星啊?”

“长的还真挺好看,”韩祖弈刷着图片,惊叹道,“这脸……啧啧,别说,还挺配你。”

商尧本来不想管,但不知怎么的,又担心谈柒真的哪里难受,虽然她经常不着调,可万一……淡漠地点开对话框:“别乱吃。”

谈柒根本没抱有商尧会回复自己的可能,发了消息过去就点开了游戏开始打西瓜,没想到商尧这次竟然真的回复了,惊喜之下,放西瓜的位置不对,直接越线死亡。

她却根本不管这些,点开私信,继续发:“那怎么办?”

“真的很难受。”

“可以打电话吗,如果能被安慰,肯定就不会这么难受了吧。”

“喔……忘记了,我还没有商医生你的电话。”

说着,还不够似的,点开语音说了一句话过去。

那边商尧尾指一动,不小心蹭到了谈柒发过来的语音。

包间里的音乐正好完曲,跳到下一首的几秒间隙中,谈柒的那条语音分外突出,软软糯糯,又有种轻微的哑,带着撒娇的口吻,像是小锤在心口一敲,震的人四肢百骸都发麻:“商医生,可不可以啊?”

“**!**!**!”韩祖弈震惊飙了三句国语出来,“老商,这声音也太好听了吧,我骨头都酥了!”

商尧默默掐灭手机。

后悔点开刚才的语音:“你听错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