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悍妻养夫君》小说章节在线阅读 何玉娇萧幕瑾小说全文

“娘,你看,萧幕瑾给送了一只野兔子,我想养起来,到时候生下很多兔子,给娘补身子。”何玉娇提着野兔子在王婆子的眼前晃。

王婆子先是眼前一喜,接着回过味来,野兔子多难抓啊。

当家的和几个儿子从小在七沟村长大,后山闭着眼睛都能走,也没见抓到过野兔子,最多就摸几个野果子回来。

萧幕瑾把那么珍贵的野免子送给何玉娇,代表着什么?

说明他们俩人还有在暗中来往,爱的难分难舍。

脸色瞬时有些暗淡下来,王婆子总有一种,闺女要被萧家穷小子给抢走的失落感。

女大不中留,养大闺女就让隔壁的小子给骗了心,这还能继续留在身边嘛?要是拦着不让他们俩人在一起,是不是还会去寻死啊?

想到闺女都自杀一回了,王婆子可承受不住第二次的惊吓,嫁给穷小子也好过没了闺女。

一翻的心里挣扎之下,王婆子下定决心,要早点跟萧家谈亲事,挤出笑容道:“还是闺女最孝顺,那就养着,我让盼弟割草喂兔子。”

要是何玉娇知道王婆子是怎么想的,估计得把野兔子丢回萧幕瑾来证明俩人没相爱。

何玉娇一心一意的想着何家过上好日子,省得为了一个鸡蛋一口干饭吵翻天,提着野兔子去后院搭个窝养起来。

萧家这边,萧幕瑾回来后,直接就进了柴房里躺下,他睁着眼睛望着屋顶。

在山上时,他吃过馍馍后,进入深山老林里,一个人顺手捡了一根木棍,想要打到猎物会很困难。

如果打不到猎物,那他会继续饥饿下去,身体会更加的虚弱,光靠吃野果子,不久就会营养不良而死亡。

咬着牙往前走,仔细的观察树林里的一切痕迹,遇到可疑的大型动物痕迹,萧幕瑾都会避开走,在没有实力跟大大型动物对抗的时候,他选择保命要紧。

凭着他所知道的打猎技巧,寻到了三只野兔子,没敢多呆,天黑之前出了深山老林。

在山上先烤了一只野兔子垫肚子,想到何玉娇给过他救命的几个馍馍,萧幕瑾不想欠着这个人情。

藏起一只野兔子,还有另一只野兔子提回来。

正好看到何玉娇从后院的院墙爬出去,萧幕瑾把野兔子丢她脚下就走了,几个馍馍换一只野兔子,显然没有让何玉娇吃亏。

门口,张氏听到萧幕瑾回来的声音,前来问道,“幕瑾,有抓到野兔子嘛?”

萧幕瑾没有回张氏的问题,而是转了个话题,“我一天没吃饭。”

“哦,那你就早些睡吧,睡着了就不饿了,等什么时候抓到了野兔子,就有肉汤吃了。”张氏声音里有着失望,脚步声往外走去,直到安静下来。

闭上眼睛,萧幕瑾真累了,明天一早他还要带着野兔子去县里换银子。

次日一早,何玉娇天微亮就起床洗漱,然后去查看金银花,还有一些没晾干的金银花得要放起来,本来迟个两天去县里也成的,就是王婆子很是着急。

家里的气氛何玉娇也能看得出来,所以没有说什么也就同意了。

其实王婆子有自己的打算,闺女如今是退过婚的姑娘,还跟男人殉情过,早就名声坏了。

家里人别看嘴里都不说什么,那心里不知道怎么看待何玉娇,更不要说外人了。

当闺女说要去摘金银花,王婆子虽然是支持的,可到底是心里没有底,她想着早些去县里看是不是真能换银子。

要是不能换银子,也就没有必要继续去摘金银花了,她也可以闲下来给何玉娇准备亲事。

何来金在门口准备着牛车,七沟村里能有牛车的也就不过三家,农忙能干活,闲时还能拉人拉物的赚点铜板补贴家用。

顾氏一双眼睛四处打转,嘿嘿笑着上前来打探道,“大侄子,要去县里啊?去做什么?”

何来金含糊的道:“去县里卖金银花。”

何玉娇提着金银花出来,刚好听到了,扯住了正要开口说话的何来金,“大哥,早饭做好了,你先去吃饭吧,这里来看着。”

“嗯。”何来金转身进了大门,人是铁饭是钢,一顿不吃饿的慌,要是晚一些去吃饭,王婆子是不会留饭的。

见何来金进了宅子,顾氏脸上一喜,何玉娇可是出了名的傻,最是好骗了,搓着手道,“玉娇啊,你说你傻不傻,咋就脑子转不过弯来,好婆家不嫁,尽是想着嫁萧家的穷小子,我看你就听伯母的一句劝,我给你找个好婆家,高高兴兴的出嫁。”

“谢谢大伯母,麻子残废的男人,我可看不上,要是大伯母能寻一家王公贵族人家,长的一表人才能力过人,我也是能接受的。”何玉娇淡淡一笑。

顾氏一怔,眼底闪过鄙夷,转身小声的嘀咕着,“真当自己是富贵人家的大小姐,还想嫁王公贵族,做白日梦去吧。”

吃早饭时候,大家都不看好,何玉娇也没有过多的解释,吃饱喝足的坐上牛车,王婆子还特意换上了一身比较新的衣服。

牛车一路往村头走去,出了村子,直走就能到县里。

但这一直走,也得要走上两个时辰,光脚走路的话,得要走上三个时辰,这还是走的快的。

老人孩子一般都不会去县里,除非家里有牛车,不然就得要花上两个铜板来坐车。

穷山沟里的庄稼人家,一个子儿都是命,能省就绝不会花出去。

“到了县里,得要紧跟着娘走,别让坏人给骗走了,县里坏人多,处处都得要小心,你乖的话娘到时候给你买大肉包子吃。”

王婆子在牛车上就紧紧的抓住闺女的手,出个门担心这个害怕那个的,总也不放心。

何玉娇哭笑不得,在哄小孩子嘛?

她那么大个人了,还能让人给骗走?她不去县里骗个人回来就不错了。

不过何玉娇还是乖巧的点头道:“只跟着娘走,哪也不去,也不乱碰东西,不跟陌生人说话。”

“娘的乖闺女啊,最是贴心了。”王婆子听了媚开眉笑的,总觉得闺女越来越不一样了,跟她是越来越贴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