萧先生婚谋已久叶芷宁萧靳禹小说 萧先生婚谋已久小说章节

“这是无痛人流手术的同意书,后半部分是在手术过程中有可能会发生的一切意外状况,仔细看好,如果没有问题,就出去找家属签字吧。签好了拿回来就可以进行手术了。”

叶芷宁看着下面那一行行冰冷的字眼,只觉得后背发凉。

可除此之外,她没有别的选择。

“大夫,我可以自己签么?”

大夫幽幽的看了她一眼,见怪不怪,只是照例追问了一句。

“怎么了?这孩子的父亲呢?”

叶芷宁的手下意识的紧攥成拳,恨不得将指甲都抠进掌心里。

几秒后,深吸了一口气,“死了。”

直到叶芷宁已经以一种难以启齿的姿势躺到了冰冷的手术台上时,这两个字都宛如某种魔咒一般,在她的脑海中挥之不去。

一闭上眼,眼前便会浮现那天晚上的情景来。

她和萧靳禹是从小一起长大的,在此之前,她一直都以为,她和萧靳禹是互相喜欢,所以才会在那天晚上醉酒之后,半推半就的和他在一起。

她本来以为,在这之后,他们应该会理所应当的在一起。

直到后来,她的姐姐,叶小柔打破了她的幻想,她牵着萧靳禹的手,告诉她,他们快要订婚的时候,她浑身冰凉。

而当时萧靳禹那对她一脸不耐的表情,更是撕毁了她所有的伪装。

呵,她该预料到的,那一夜有多么的炙热疯狂,这一刻就会有多么的冰冷绝望。

只是……孩子是无辜的,一想到孩子要跟着自己受这么多罪。

她的心就忍不住的疼起来。

随着麻醉剂被缓缓的推入体内,叶芷宁清晰的感觉到自己大脑中的思路越来越迟钝。

可就在她马上就要睡过去的前一刻,忽然听到手术室外响起了一阵嘈杂。

紧接着手术室的大门就“嘭”的一声被人用力的踹开。

她费力的睁开眼,什么都还没看清,就感觉自己被两条有力的手臂从手术台上打横抱了起来。

“叶芷宁!你……”

一听到这低沉又富有磁性的声音,叶芷宁的心都跟着不受控制的颤抖了几下。

哪怕这个声音此时是愤怒的。

只是她还没有力气听完后面的,体内的麻醉剂就成功的让她沉沉的睡了过去。

无痛人流所用的麻醉剂量很少,所以并没用多久的时间,叶芷宁就迷迷糊糊的醒了过来。

而第一反应,就是把手放到了自己微微隆起的小腹上。

她并没有什么不适感,那宝宝……应该还在……

她深吸了一口气,下意识的拧起眉心,脑子里突然浮现出刚刚的画面来。

是错觉吧?

他巴不得自己和他的那一晚从来没发生过,又怎么会在这种时候来呢?

叶芷宁自嘲一声,却听到身旁传来一道冷酷到极致的声音:“叶芷宁,你的胆子真是越来越大了。”

叶芷宁徒然睁大双眼,整个人都僵在了那里。

缓了好一会才终于鼓起勇气,睁开了眼睛,向声音的方向看了过去。

入眼的,是萧靳禹那张完美到没有任何死角的禁欲脸。

“你……你怎么会来这里?”

萧靳禹削薄的唇微挑,勾起了一抹嘲讽的弧度。

“这句话你怎么不问问你自己?怎么,没招数了?开始寻死觅活了?”

他仿佛跟她说两句话都很不舒服,一双眉头狠狠的皱起来:“孩子留下,生完之后随你。”

叶芷宁感觉自己全身的血液瞬间凝固,大脑嗡的一声,一片空白。

什么意思?什么叫生完之后随她?

她突然有种不祥的预感……

这件事除了她和叶小柔之外……没有任何人知道……

难道是叶小柔告诉了萧靳禹?

不可能!叶小柔应该巴不得她把和萧靳禹的孩子打掉,从此消失才对!怎么可能做出这种事!

那……难道是萧靳禹自己查到了真相?

叶芷宁心底的那一丝早已破灭的可怜希望眼看着就要重新燃起,刚想开口问个清楚,萧靳禹的下一句话就将她再一次无情的推入了冰冷的深渊。

“小柔心善,觉得你一个人带孩子不容易,和我商量要收养下这个孩子,在我和小柔结婚后,正式过继到我们的名下。”

叶芷宁怔怔的看着萧靳禹。

有那么一刻,她忽然觉得这一切不过是一场梦,是老天爷跟她开的一个天大的玩笑。

坐在她面前的,依然是当年那个虽然脸黑话少,但总是在陪伴和帮助她的禹哥哥。

可惜……她比谁都清楚,这一切不是梦,也没有如果。

当初那个跟她情投意合的禹哥哥早已经不见了。

叶芷宁快速的眨了几下眼睛,强撑着将眼泪憋了回去,嘴角立刻扬起了一抹自嘲又夸张的弧度。

“哦,所以你和叶小柔这是还没经过我的同意,就已经安排好了我的孩子的未来?萧靳禹,你不觉得太可笑了吗?”

萧靳禹收回了视线,身体稍稍后倾,阖上眼眸,慵懒又不失优雅的靠在了身后的真皮座椅上。

“我知道那天晚上是你。”

叶芷宁匆忙抬头看他,泪水就这么凝固在眼里。

他知道?

她还以为他是不知道的。

她还以为他的心里认定了那天晚上是叶小柔的。

萧靳禹倏地睁开眼睛,转过头,冷眼看着叶芷宁。

狭长的眼眸中有一丝不易觉察的复杂一闪而过,转瞬间,便只剩下了满眼的厌恶。

“我不可能娶你,但毕竟是我萧靳禹的孩子,最好的结果,就是过继到小柔名下,小柔心善,必定会好好对她。”

“萧靳禹……”

叶芷宁只觉得自己的心疼得厉害,仿佛连呼吸都带着痛。

原来他都知道啊。

那天晚上是她的第一次,她原原本本的把自己给了他。

这是她和他第一个孩子啊。

他知道,可还是要把她推开,去到叶小柔的身边吗?

她闭了闭眼,颤抖着问出那句早就想问的话:“你从来,都没有爱过我吗?”

回应她的,是萧靳禹那冷漠到了极致的目光,以及他那句,脱口而出的:“没有。”

叶芷宁瞪大双眼,死死掐住自己的手,终究还是没有忍住,哭了出来。

这是她第一次,在萧靳禹面前哭得那么狼狈。

好难过啊。

怎么会这么难过。

明明已经猜到这个结果了。

可是从他嘴里说出来,她还是难过得要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