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欢陆封辰书名叫什么_久爱成瘾:陆少罪妻诱入怀

第5章应受的惩罚

“监狱那边刚刚传来消息,说是时小姐在服刑期间嚣张跋扈,还一直假借您的名头欺负别人,甚至逼死了一个叫做莫欣的女人,她就借机买通了人,假死出狱。”

管家说话的同时,将监狱那边送过来的资料递给陆封辰。

陆封辰看着文件上那些她欺负别人的监控图片,以及那个已经死掉的女人的照片,漆黑的眼底一片震怒。

杀了施心怡还不够,在监狱里也没有好好反省,甚至又杀了人!

“给她最苦、最脏、最累、薪水最低的工作!”他凛冽的声音传来,眼底是无尽的黑,他说,“既然从监狱逃脱,就要在外面偿还!直到她明白自己错了为止!”

管家应了一声离开了。

陆封辰的眼前似乎再一次出现她那一副瘦削残破的模样,他的双拳紧紧握住,青筋暴出,最后,他闭上了双眼,转过身,不再去想她。

一周后,夜。

凌晨4点,整个城市都在沉眠,C城的渔村码头处却微微亮着暗暗的灯。

时欢吃力地掀开海鱼的箱子,深深吸了一口气,把手伸入冰冷的水里,费力捉住一条鱼,然后立即放到旁边铺满了冰块的箱子里。

冰冻得她打了一个机灵,似乎灵魂都被冻住,双手也在瞬间麻木。

可是她没有停下,一条接着一条地把那些海鱼摆好装箱,这才蹲下来,不断地对着双手哈气,搓搓它们,试图让它们恢复知觉。

她的手上到处都是冻得发紫的冻疮,已经有许多破裂出血,又肿又痛又痒,让她几乎无法握住东西。

“时欢,快点!”头儿的催促声传来。

“来了!”她沙哑地回应,控制自己冷得发抖的身子拖起箱子,用尽最大的力气,把它们挪到推车上,往货车那边推。

她来到这里已经一周了。

凌晨4点的码头能冷到人的骨子里,处理处的鱼腥味冲天,让人作呕。

这是她能找到的唯一的工作。

她知道这是陆封辰的命令,他要为他心爱的女人折磨她,可是她要活着。

她还欠了莫欣一条命,必须得活着偿还。

她低头推着推车奋力往前走,却没有看到,在码头边停着一辆漆黑的阿斯顿马丁,而车子后座里,男人微眯的眼里神色复杂。

明明他如愿以偿地惩罚了她,她也接受了他的惩罚,可是他的心却更加堵得慌。

管家也不好说什么,这些天以来,虽然少爷看起来和以前没什么区别,可是他却明白,少爷一直把时小姐的事记在心上。

而时小姐……曾经的时小姐养得很娇,怕疼,怕苦,磕到碰到都要当哭包子,可是现在让她到这里做苦工她都一声不吭。

在她的身上,似乎发生了什么改变。

管家眼看着那边时欢已经快把货物推到货车旁了,另外一个推车一下把她撞翻了。

瘦弱的身子狠狠跌在地上,跟在她身后的人一脚踩在她的手上,蚀骨的疼传来,时欢整张脸都惨白了几分。

“哎!”管家下意识出声,还不等他做出反应,后座车门已经被拉开,男人大跨步走了出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