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爷的偏宠娇妻》小说章节目录免费试读 江清柠沈烽霖小说全文

江清柠不置可否,冷眼看着故作琴瑟和鸣的二人:“是啊,老爷子们也只是说两家联谊,至于娶阿猫阿狗还是得咱们沈大少爷开心就好。”

“既然这样我就也不说那些废话了,清河下个月二十了,也是时候订婚了。”沈天浩紧紧的握着江清河的手,明目张胆的告诉所有人他的决定以及决心。

江清河面色绯红,“天浩说什么就是什么。”

“你们两个!清河你们说的是真的?”江父站起身,目光凝重的周旋在二人身上。

江清河点了点头,“爸,我和天浩是真心相爱的。”

“可是,可是他是你姐姐的未婚夫啊。”

“他们不是没结婚吗?更何况就算结婚了,也不能绑着不相爱的二人啊。”江清河小声嘀咕着。

“但也不能这么胡来啊。”江父气晕了头,“清柠你怎么说?”

江清柠轻笑道:“爸,您想怎么做?”

江父自知自己有愧于自己的大女儿,可是事已至此,他也不能强迫他们啊。

江清柠佯装毫不在意的坐回沙发上,掩饰着自己轻微颤抖的身体,她道:“反正都是我玩剩的,江清河喜欢就拿去呗,我这个人不屑收藏垃圾。”

“江清柠你嘴巴放干净点。”沈天浩怒吼一声,“我可是客客气气和你说话。”

“我也是挺客气的,不然你这脸上可就没有那么干净了。”江清柠毫不避讳他的针锋相对,两两四目相接,谁也不甘示弱。

“老爷,来客人了。”佣人匆匆忙忙跑了进来。

江父一个头两个大,烦躁道:“这个时候不见客。”

“可是来人说他姓沈,是沈大少爷的三叔。”佣人再道。

沈天浩愕然,“你说谁来了?”

“不好意思冒昧前来,没有打扰几位商量正事吧。”沈烽霖大步流星般踏进客厅,本是明亮的大厅仿佛刹那间亮了一个度。

江清柠是第一次见到传说中的沈三爷,他很年轻,也很帅气,那英俊的脸上沉淀着岁月的成熟气息,不同于沈天浩的朝气蓬勃,沈三爷给人一种过尽千帆的沉稳潇洒。

强势,很强势,他就站在那里不说话,也没有人敢忽视他的存在!

客厅,霎时落针可闻。

“快,赶紧上茶,把我珍藏的雨前龙井拿出来。”江父回过神,连连招呼着佣人们。

“江董事长不必客气,今天前来,实属冒昧。”沈烽霖眸色沉沉,饶是自家人沈天浩也是看不出他现在是喜是怒。

沈天浩有些慌,他真是始料未及他家三叔会突然跑来,莫不成是来监督他道歉的?

似乎沈烽霖没那么清闲啊。

在沈家,他向来都是神龙见首不见尾,连爷爷想要见他一面都得提前一周打一通电话。

他何时这般清闲来外家做客?

“沈三爷请坐。”江父亲自端上茶盏,一张脸笑的都快成了一朵花儿。

江清河两眼含羞的偷偷打量了一番那个一出现便是蓬荜生辉的男人,果真如同传说那般,神色淡漠,生人勿近。

“清河,这是我三叔。”沈天浩趁此机会先发制人的把江清河推了出去。

江清河面如桃红,一副小女人的娇羞模样,温婉动人的轻唤一声,“三叔。”

“对于无亲无故的人,她还配不上这一声三叔。”沈烽霖这一句话犹如一巴掌狠狠的抽在了江清河脸上。

江清河原本还有些绯红的脸色这下子彻底面无血色,当场愣住,连反驳都不敢反驳一句。

“三叔,她将来可是你的侄——”

沈烽霖一个眼神过去,吓得沈天浩的话顿时戛然而止。

“扑哧。”江清柠很努力的憋着笑,实在是憋不住了笑了出声。

江夫人当即沉下脸,怒斥一声,“没有礼数。”

江清柠不怒反笑,“当真没有你女儿有礼数,初次见面就直呼人家三叔,那小嘴儿跟抹了蜜一样甜。”

“好了,一人少说一句,还有客人在。”江父立场有些尴尬,更是摸不准这位沈三爷的心思。

沈烽霖不着痕迹般看了一下偷笑的丫头,这便是那个想着睡了自己的小家伙。

“三叔,我和清河是真心相爱的,我真的是很爱她。”沈天浩紧紧的抓住江清河的手,企图身体力行的告诉自家三叔他的决心以及真心。

“我今天让你来江家是所谓何事?”沈三爷问。

沈天浩眉头一皱,下意识的看了一眼跟自己洋洋得意的江清柠,哪怕自己把口水都说干了,她肯定也不会松口说原谅自己。

这种浪费时间的事,他懒得做。

“说话。”沈烽霖加重语气。

沈天浩皱紧了眉头,道,“三叔你不懂感情,你不明白我和清河是真心实意的。”

“所以你是在埋汰我三十好几也没个女人不懂你们那感天动地的爱情了?”

偌大的客厅,突然死一般的沉寂。

“或者是准备教育我这个老男人情为何物,不懂别瞎说?”

“再或者你是在向我炫耀你年纪轻轻就能左拥右抱见一个爱一个?”

沈烽霖步步紧逼,直到将沈天浩逼到沙发角,退无可退。

沈天浩吓得浑身直哆嗦,忙道,“三叔,我说错了,我以后一定会谨言慎行。”

沈烽霖居高临下般轻撇了他一眼,“我今天让你来做什么的?”

沈天浩不得不硬着头皮老实回答,“我会向江清柠道歉的。”

江清柠听见了自己的名字,条件反射性的看向本是渴望反抗却被逼着认输的渣男沈天浩,他也碰巧看到了自己。

沈天浩举步维艰的走来,几乎咬牙切齿的说,“我为我那无礼的退婚道歉,江清柠你就一句话,原谅还是不原谅?”

“啧,不愧是财大气粗的沈家,这道歉的方式都像是逼人就范,如果我说不同意呢?”江清柠不屑一顾的冷哼一声。

“沈天浩,注意你的言辞。”沈烽霖冷不丁的冒出一句话。

沈天浩抿嘴不语,却被迫身后的视线太锋利,不得不乖乖听话,他放轻语气,再说了一遍,“我为我的无礼行为道歉,江清柠你原谅我吧。”

“沈大少可真是抬举我了,当初我们的婚约是我爷爷立下的,现在他尸骨未寒你们沈家便背信弃义打算毁约,无论于情于理你们该道歉的人都不是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