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沧澜林婉若小说叫什么_沧澜战神小说

第二天上午,天江大大小小的公司老总,全部聚集在天江酒店。

因为香山项目的竞标大会在这里举办。

老总们各自扎堆,高谈阔论。

身价不到亿的在最外围,过亿的在中间,最前面则是寥寥十几位身价十亿以上的大佬。

林家一行,位置就在最外围。

“咦?那不是林婉若跟那个穷鬼吗?居然有脸来?”

林冬梅开口,伸手指向林婉若一家。

众人看去,眼神微动。

“不会是想跟着我们混进去吧?”

“估计是,我跟工作人员说一声。”

林强说着,对工作人员招招手。

立马就有工作人员小跑过来,问道:“请问先生有什么事吗?”

态度很好。

今天到场都是有钱人,酒店必须拿出最好的服务态度,给大佬们留下好印象。

林强很满意服务员的态度,指了指林婉若一家道:“她虽然是林家人,但跟我们没什么关系,待会进场的时候你们注意一下,别让他们跟着我们混进去了。”

这话声音不小,不少人都看了过来。

看向林婉若他们,眼神戏谑。

“爸爸妈妈,他们为什么这样看我们呀?”

萌萌觉得这些人好奇怪哦。

林婉若满脸尴尬,突然后悔相信了秦沧澜,来这被人当猴看。

却听秦沧澜开口道:“这叫狗眼看人低。”

这话声音不大,但还是有人听到,顿时恼怒。

“这人什么素质啊,工作人员,这种人还不赶出去?”

“对,这种人没资格跟我们呆在一起。”

群情激奋,矛头直指秦沧澜。

林婉若已经无地自容,对秦沧澜恼火不已。

工作人员也有点为难,酒店从不赶人,这是老板订的规矩。

可要求他赶人的,又都是酒店的潜在大客户。

正在这时,一名靓丽女子来到众人前方,笑道:“各位尊贵的客人,香山项目招标大会快开始了,现在可以入场。”

顿时,大家纷纷起身准备入场,没人再理会秦沧澜他们了。

林婉若送了口气,不过立刻又紧张起来。

真的能进去吗?

前方,十几位身价超过十亿的大佬先进场,而且即便是他们,也要亮出邀请函才能进去。

林婉若更加怀疑了,甚至脸色都有些发白。

真不该相信秦沧澜的,这种场合,没邀请函怎么可能给进嘛?

很快,前面的人都进去了,轮到了最后这些身价不过亿的。

工作人员检查邀请函的态度更加认真,以防有人造假。

这要是有个什么暴徒混进其中,把这些富豪一锅端了,那天江的天可就塌了。

轮到林家人入场了,林放小心翼翼把邀请函取出,递给工作人员。

林强在后面又强调了一句:“他们三个不是跟我们一起的。”

工作人员点头,把邀请函还给林放。

“抱歉,你们不能进。”

林放接过,下意识说了声谢谢,旋即猛地反应过来。

“你说什么?”

工作人员态度良好,重复道:“抱歉,你们不能进。”

这一下,林家人全都听清楚了。

不能进?

为什么?

林放稳了稳心神,问道:“这邀请函有问题吗?”

问题也只能是出在这上面吧?

然而工作人员却道:“邀请函是真的,但你们不能进。还请不要挡住其他人。”

周围,大片看笑话的目光看来。

林家人真恨不得找地缝钻进去。

特别是林强,两次叫嚣林婉若不是跟他们一起的,让工作人员注意不要让她混进去。

结果。

林家人也进不去。

这脸彻底丢干净了。

所有人都看向陈耀。

到底怎么回事?

陈耀完全不知道什么情况,他到现在都还不知道邀请函到底哪来的。

可大家都看着他,他也只能硬着头皮道:“可能我朋友暗箱操作被发现了,搞不好他现在也麻烦缠身。”

“爷爷你放心,既然我们没能进去,那我一定把钱要回来。”

陈耀心中无比肉痛。

三百万还没捂热,就要重新吐出来。

林家人勉强接受了陈耀的说法,只是一个个的,脸色依旧阴沉如水。

“既然进不去,那就走吧。”

有人开口,不想继续留在这丢人。

然而林强却咬牙道:“有人连邀请函都没有,只会比我们更丢人!”

这话一出,其他人纷纷看向林婉若他们。

当一个人很丢脸的时候,如果能够看到另一个人比自己更丢脸,心里就会舒服很多。

林家人现在就是这样,想看林婉若他们丢脸,让自己心里舒服一点。

这时候林婉若已经萌生退意,她真的不想再丢人了。

“我们还是走吧。”

林婉若道。

秦沧澜一笑,拉住林婉若道:“来都来了,试一试呗。”

萌萌也道:“妈妈要勇敢一点哦,爸爸会保护我们哒!”

林婉若身体一颤,萌萌都这么勇敢,做妈的更要给孩子树立榜样才对。

大不了进不去,又不会少块肉!

再说万一真能进去呢?

心里一番斗争,林婉若坚定的点点头。

“好,我们过去。”

秦沧澜淡笑,抱着萌萌,牵着林婉若,径直走向会场大门。

林家人众人冷笑,他们虽然进不去,但好歹有邀请函。这三人连邀请函都没有,肯定会被当成捣乱的赶出去!

然而,就在他们以为三人会被直接拦住的时候,不可思议的一幕发生了。

只见那通知大家进场的靓丽女子款款对秦沧澜三人鞠躬,无比恭敬的道:“三位贵客里面请。”

林家众人傻眼了。

林强更是忍不住呵斥:“站住!”

他恼羞成怒的走到门口,指着秦沧澜他们道:“凭什么,他们连邀请函都没有也能进去,而我们拿着邀请函也不让进?”

靓丽女子皱了皱眉,淡淡道:“他是我们最尊贵的客人,你们是什么东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