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你已经熬死两任少峰主了全本资源 江长风云梦舞完整未删减版

细雨剑法施展完毕,水人牵起了姬云曦的手,一步踏出,风水齐聚。

水风行步!

姬云曦亲自感受了一番,水人的力量,只表现出了炼气七重,但速度却远在他之上。

一直踏遍空间每个区域,来到河流前,一股柔和水之力,包括住了她。

这一刻,姬云曦好像是化成了水,与河流融为一体,成为一部分,不分彼此。

在河流中遁形,飘荡在空中,感受着周身的水流,没有冰凉,只有舒适。

水润万物,滴水穿石,洪水海啸……

种种镜头,在姬云曦眼前展现,这就是水之道。

潜时柔和,滋润万物的生命之源。

强时毁天灭地,淹没天下。

姬云曦越发肯定了,这绝对是传说中的神河,祖师爷留下的那一条。

接着是从河流脱离而出,水人松开了她,开始了新的武学。

落雨掌,控水术,暴雨枪……

一门门武学,接连施展出来,姬云曦越发坚定,这是神河。

因为这些一级武学,在水人手中施展,已经完全超出了一级。

以她的眼力,也看不出,这一级武技,究竟到了什么地步。

是二级,还是三级,或者更强?

不知过了多久,水人终于停了下来,河流分出水流,凝聚出人体穴位图,还有一些文字。

“这是真正的神河武学?”

姬云曦看着穴位图和文字,眼中闪过明悟,这武学运转路线,也变的复杂了一些。

也正因为这路线改变,招式有了变化,这一级武学,威力才会大幅度提升。

“这武学,就算是道基也能使用了吧?”姬云曦心中道。

一级武学,对应的是炼气,二级武学对应道基,三级武学对应开窍。

水人盘坐,等着姬云曦看完,记下这些武学信息。

除了这些信息,他还将一些感悟显露出来。

这样的话,就算是再笨的一个人,也能学会了。

姬云曦一直看了几个小时,一次接受太多,脑子有些胀,但她又担心,只有这一次机会。

“明夜子时,神河再开。”水人开口,声音苍老而温和。

江长风想了想,自己改良这些功法,耗费了多少心血,姬云曦一时间,根本不可能全部记住。

“祖师。”姬云曦惊喜万分,没想到这水人会说话。

水人自顾自道,口出水之真意:

“大道至简内丰而外圆……”

“上善若水,水利万物而不争,处众人之所恶,故几于道……”

“淡泊明志,宁静致远……滴水穿石,贵在坚持,海纳百川,包容涵藏,归真返璞,修身养性,戒骄戒躁,慎如终始……”

“水之道,不争而争,容万物于心,包容天下……”

“你可悟了?”

姬云曦眼中闪过种种明悟:“弟子悟了,祖师说,不争为争,其实我们就是要争。

滴水穿石,就是要坚持争,海纳百川,包容天下,就是要以水之道,鲸吞天下!”

我特么……

你是不是对这些话有什么误解?

江长风有些茫然,新任五长老是不是有问题,这收的什么弟子?

水人停顿了一下,继续道:“世间有人谤我、欺我、辱我、笑我、轻我、贱我、骗我,如何处置乎?”

姬云曦沉吟道:“杀他全家?”

江长风:“……”

“错。”水人淡漠道。

“那该如何?”姬云曦疑惑。

“忍他、让他、避他、由他、耐他、敬他、不要理他,再过几年你且看他。”

“万事和为贵,乃水之真谛,仇怨只会让人迷失,百年后,你且看他。”

“百年后,若仇人还活着呢?”姬云曦皱眉。

水人:“那就,再等个一百年!”

姬云曦神色怪异,他感觉这个祖师有问题。

传说中,不是说神河祖师霸道的很,逮谁杀谁么?

在世的那段时间,杀的天下妖魔,无数仇敌闻风丧胆。

一直以来,她都是将祖师当为榜样,要像祖师那样,杀的天下胆寒!

难不成,这话还有什么深意?

一百年之后又一百年……

“若是第二个百年,还活着呢?”姬云曦又问道。

“那就等第三个百年。”水人淡漠道。

能够到处结仇,还能两百年不死的,那绝对是超级高手好么?

这种高手,当然是有多远躲多远,还问个什么?

就算不是高手,那也是运气超好,或者身后有靠山的,还是比神河峰大的靠山。

这种怎么看,都是惹不起的存在。

姬云曦沉默片刻,问道:“一直活着,一直等?”

“对。”水人道。

姬云曦恍然大悟:“弟子彻底明白了。”

“可造之材。”水人欣慰,江长风也很欣慰。

“祖师的意思,是让他活不过第一个百年!”姬云曦悟了,彻彻底底的悟了。

百年之后又百年,然后再来个百年,这不可能的事情。

祖师明显是在教自己,从一开始就解决麻烦,报仇不要拖。

水人抖动了一下:“万事和为贵。”

“仇人死了,就和平了,祖师以前就这么干的。”姬云曦越发坚定地道。

祖师,真是自己的榜样啊!

江长风:“……”

我弄出这个场景,是不是从一开始就出了问题?

我这些话,怎么看,都是要忍,不要打打杀杀,为何你能悟出杀他全家,直接弄死的道理?

天生的杀星么?

这个师妹选错了,明天出去要好好找找,寻找温柔可爱的师妹。

江长风心中默默给姬云曦打了个差评,这种师妹,天生惹事的主,以后少招惹。

还好,自己没有直接指点,而是选择了暗中以祖师名头。

下次换个谁的名头?

祖师肯定不能用了,不然可能把下一个师弟师妹给带歪。

虽然对于这位师妹,心中给了差评,但该教的还是要教。

毕竟是自己师妹,以她这性子,若不好好教导,出门就让人给打死了。

那样的话,师父又会来烦自己,想想就心累。

江长风没有再教她什么道理,水之至理也不讲了,只单纯教武学。

这个师妹脑子坏球,没治的那种。

整整一夜,江长风详细地教了水之遁法,水风行步,还有细雨剑法。

逃跑,杀敌都有了,炼气应该难寻敌手。

若是作死招惹道基,开窍什么的,那他也拦不住。

“明夜子时,弟子会准时前来。”姬云曦恭恭敬敬地道。

“嗯。”水人略带不情愿地应了一声,可惜姬云曦没听出来。

教就教了吧,休息一下,晚上去宗门内部走走,考察一下其余师弟师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