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直潘晶琏小说阅读 武直潘晶琏小说武直穿越成武大郎

侍女冷哼:“看你这五短身材,一身麻布,最多也就只是个卖炊饼的,你能有什么本事?”

“我这卖炊饼的,别本事没有,却偏偏能治这狐臭。”

这吴月眉乃是千金小姐出身,嫁给西门广大之后,因为身上着浓烈的狐臭,使得夫妻两个人直到现在还没有圆房。

她虽然把自己装扮得跟一颗熟透的水蜜桃一般,但实际上却还是一个黄花大闺女。

夫妻生活不和谐,可愁煞了这美人。

听武直这么一说,吴月眉连忙起身,她对着武直盈盈一礼:“敢问先生,真的有治疗的法子吗?”

“有当然是有了,只不过怕西门大娘子不肯相信我啊。”

“只要先生真的有法子,无论多少钱,奴家都愿意出!”

武直嘴角微微上翘,小时候在少林寺学武,经常会练的头破血流,恰好少林寺一个偏院有位扫地僧人。

这个僧人懂得医术,武直和他相处久了,也略懂一些皮毛,这其中就有医治狐臭的办法。

“方法当然是有的,只不过我刚刚来阳谷县。很多家伙什都没带过来,需要重新置办,大娘子只需给我十两银子,明日就能够把物件奉上。”

吴月眉非常迫切地想要得到治疗狐臭的办法,于是二话不说,就掏出了十两银子递给武直。

武直笑了笑:“大娘子就在家中安心等候,在下很快就会将好物件奉上。”

拿着十两银子,带着潘晶琏转身潇洒离去。

回去的路上,潘晶琏用一种很奇特的眼神看着武直。

她欲言又止的样子,甚是可爱,看得武直不禁食指大动。武直笑呵呵地对着潘晶琏:“娘子有什么话尽管问。”

潘晶琏嚅了嚅唇瓣,小声问道:“官人,你真的有办法治疗西门大娘子吗?”

“娘子只管在旁边看便是,你男人我,会的东西可多着呢。”

看着武直那自信满满的笑容,潘晶琏恍惚间有些愣神。如果她不是一直和武直在一起,恐怕会以为眼前人,根本就不是那懦弱无能的武大郎。

也不知怎的,有那么一瞬间,潘晶琏突然发现,自己的男人长得还挺好看。

“娘子愣着干嘛,走吧,走吧,咱们回家。”

武直牵着潘晶琏的手儿,穿过街道回了自家门。

潘晶琏手里抱着一件浅蓝色的长裙,就像是抱着一个宝贝,嘴角勾勒起一抹浅浅的笑意,眼眸之中还隐隐有着一份幸福之色。

“官人,我上楼把衣服收好。下来和你一起揉面。”

一进屋,潘晶琏就急匆匆的要上楼,武直则是对着她笑道:“这种粗活怎么能给你干呢?赚钱这种小事情就交给我吧。”

说完,武直撸起袖子就开始干活。

哪怕是在现代,武直也被许多企业家誉为商业奇才,他在赚钱方面有着极强的嗅觉,只要是他投资的行业,一定是大赚特赚!

武直要在普通老百姓还没有把葱油手抓饼吃腻之前,大量生产,然后把赚到的钱投到另外一个行业里去。

其实在看到西门广大老婆吴月眉的时候,武直就已经知道自己接下来要靠什么赚钱了。

无论在什么朝代,女人的钱最好赚!

武直在揉面的时候,潘晶琏还是换上了粗布衣服,站在武直身边一起揉面。

夫妻两人并排站着,虽然没说话,但空气当中总隐隐有一种很暧昧的味道。

潘晶琏揉以前连眼角都不会斜武直一下,但现在总时不时地会朝着武直飘去一眼。

飘着飘着,不经意间两个人的手碰到了一起。

武直哪里肯放过如此机会,当下抓住了潘晶琏的手儿。

潘晶琏微微挣扎了一下,但武直抓得牢,她的挣扎如一条小鱼儿,越是欢腾,给武直带来的感觉就越是强烈。

“娘子,你的手儿可真嫩。”武直没羞没臊地说。

潘晶琏被武直说得羞了,那精致无瑕的脸蛋,红扑扑的,就像秋天的苹果,娇艳欲滴。

潘晶琏赶忙转移注意力,发现武直准备了很多面粉,这些料放在平日里,十来天都不一定卖得光,当下不由地问:“官人,这么多饼,咱们卖的掉吗?”

武直正要说话,门外突然传来了一个女人的声音:“晶琏在家吗?”

潘晶琏连忙说:“是干娘来了!”

只见王婆提着一个包袱走了进来,看到武直和潘晶琏在揉面,一脸不屑:“我说大郎,不是干娘说你。这种粗活你自己干也就算了,怎么能让晶琏也跟着?”

说着,王婆就把包袱递给潘晶琏:“晶琏,你赶紧去洗手,再把身上的这些灰尘都弹去,要是把这衣裳给弄脏了,你可担待不起。”

这王婆对潘晶琏提出了很多要求,仿佛自己手里拿着的是皇帝给的圣旨,差不多要潘晶琏焚香沐浴了。

“哎。”

潘晶琏乖乖地转身正要去洗手的时候,武直却是突然抓住她软软的手臂。

武直直直盯着王婆说:“这包裹里面是什么东西?”

“还能是什么?当然是大户人家的衣裳,这里面装着的都是绫罗绸缎,平日里你连见都见不着。”

“既然这样,那就拿到别处去!”武直个子不高,但是所说出来的话却是落地有声,振聋发聩!

以前武大郎就是一个懦弱的孬种,跟别人连一句大声都不敢。王婆一开始还被武直给唬住了,但很快就反应过来,对着武直呵斥。

“武大,可别不识好歹!你可知道这些衣服值多少钱吗?”

武直冷冷一笑:“我不知道,我也不想知道!钱我们自己会赚,就不劳您费心了!”

“另外,今后不要来我家里,也不要拿这些乱七八糟的衣服糟践家娘子!从现在开始,我娘子不会给别人家做任何的女红!”

“你、你……”王婆被武直呛得一下子说不出话来。

“好啊!卖了几个破饼,尾巴就上天了是不是?你们等着,老娘只要一句话,就让你这破饼一个都卖不出去!到时候可别跪在门槛前求老娘!”

王婆怒气冲冲的离开了武直家,她刚刚进茶馆,西门广大就已经迫不及待的迎上来。

“干娘!事情办的怎么样了?”

王婆冷哼一声,将包袱丢在桌子上:“这武大郎看样子是起了疑心啦,死活不让潘晶琏跟别人接触。”

很快,王婆那张皱巴巴的老脸上就浮现出一抹阴险的笑:“他一个臭卖饼的,敢跟老娘斗!接下来有他苦果子吃的!”

西门广大问:“干娘打算怎么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