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刑侦破案诡事》大结局精彩试读 《刑侦破案诡事》最新章节目录

第3章诈尸(3)

“你这个连初中都没毕业的学渣还有脸教育我?没文化,连人都烂透了!”

“这个并列句用得有点儿牵强。”

夏可愤怒至极,一把抓住他衣服,“我说你到底有没有一丁点儿人性啊?难道你对那么可怜的小女孩丝毫都不感到愧疚吗?”

“我为什么要愧疚呢?”叶千满脸的不以为然,“就算真是我杀了她父亲,那也是我和她父亲之间的冤仇,和她有什么关系,我和她又不认识。再说了,做一个孤儿有什么不好的,大人有时候是很讨厌的。”

“你……”夏可拳头都捏出了青筋,最终还是放下了。

她终于意识到,自己所面对的只是一具人类的躯壳,里面早已没有了人的灵魂。

对这样怪物发火毫无意义,他根本没有良知,不懂善恶,所以才会心安理得的做出那些令人发指的事情。

“我送你回你该去的地方。”经过了极度愤怒,最后她只剩下这么一句话。

……

……

第二天,夏可忽然又来到警察局,把叶千提了出来。

“我还以为你不会来了呢。难道是那条娃娃鱼有线索了?”叶千问。

“当然不是。哪能那么快?”夏可寒着脸回答。

“那就是你对我感兴趣喽。这可真是没有想到。”叶千戴着手铐,舒服的靠在副驾驶座椅上。

“少做梦了。我今天要带你去一个地方。”

“什么地方?”

“被你杀害的朱孝平的家。”

“去他家干什么?”

“见他女儿。”

“那个病怏怏的小鬼?昨天不是见过了,还见?”

“你欠她一个解释,所以今天一定要见。”

“我有什么可解释的?”

“我并不指望你能忏悔,但我要带你向她谢罪。”

“……”

夏可径直把车开到朱孝平家楼下,带着叶千上了楼。

走到他家门口时发现大门开着,聚了好些人。一个男人正骂骂咧咧的教训一个小女孩。

那女孩正是朱孝平的女儿朱茶苗,她蜷缩在墙角,眼泪涔涔,吓得瑟瑟发抖。

在她面前站着一男一女。

女的脸色十分难堪,似乎想劝那男的又劝不动。

骂人的男人穿着跨栏背心、半截裤、人字拖,圆寸头的脑袋,大豹子眼,绷着一身黑灿灿的肌肉,右胳膊上纹着一条张牙舞爪的大青龙。

他指着小女孩还在骂:“不给我开门,让我喊那么长时间。要不是看你小,我非削你一顿给你涨涨记性。你给我听清楚喽,我就跟你爸一样,知道吗?”

小女孩鼓起勇气喊:“你不是我爸,我不认识你!”

男人撇嘴冷笑,一搂旁边女人的腰,“我和你妈可是正儿八经结了婚,小di弟的都给你造出来了,你还有什么不信的。来,把结婚证给她看看!”

“别闹了。”女人推开他,“咱们进屋去说就不行吗,非得在这里当着这么多人的面,不嫌丢人啊?”

“这有什么可丢人的?我还就喜欢在这儿把话讲明白了,”男人瞟了瞟周围那些邻居,“这是你家不是?当初姓朱的买这套房子的时候,你们可还没离婚呢,房产证上是你们俩人的名字,当然算你夫妻共同财产。你们离婚时并没有分割财产,他之前卖的那套房子我可以不计较,但是这套房子怎么着也有你一份吧。”

有个男邻居看不下去,嘟哝了一句,“既然离婚了就各过各的,朱医生一个人拉扯孩子容易吗,人家孩子妈还没说什么,他却跑来争房子。这叫什么人啊?”

寸头男回过头,狠歹歹看他一眼,“你以为我想来?这小崽儿的爸死翘翘了,扔下这么一个病秧子给我们,我们不管难道你你管?”

朱茶苗急得叫起来,“我爸爸没死,不许你咒我爸爸!”

“切,怎么你还不知道吗,小崽儿?你爸早死啦,都死好几天了。看着没,没爹养的孩子就是不行,看着心眼儿就不够用,来,你管我叫声爸,我兴许还能管你几顿饭。”

男人说着就去拽小女孩,朱茶苗急了,抓着的他手咬了一口。男人一皱眉,反手甩了她一耳刮子,把小女孩扇到了墙角,跌坐在地。

“没爹养的,就是欠收拾!”寸头男揉着手骂。

“行啦。”女人拉住他胳膊,“咱们先走吧,别在这儿闹了。”

寸头男眼珠楞瞪起来,“我今天还就不走了,咱们的房子凭什么叫我走?姓朱的那孙子要死就死干净一点儿,还留了一个要死不死的崽子,看着就碍眼。”

“这不就是个无赖吗!”之前说话的男邻居的忍无可忍的骂道,“挺大个男人欺负一个无依无靠的小女孩,还理直气壮,这样的人就该报警抓起来!”

寸头男转身朝他走过去,二话不说就给了他几拳头。那男的捂着脸,眼眶青肿,鼻子也在淌血。

寸头男耀武扬威的挥舞着拳头,“打就打你这种不开眼的,报警啊,我让你报警,你看警察会不会管。还有我告诉你们,这是我家的事,今天你们也都看到了,以后儿谁要是在背后嚼舌根子,鼓捣使坏,别怪我赵海龙让你们吃不了兜着走!不服的出去打听打听‘东城龙哥’是谁?”

周围这些邻居,男女老少一个个都默不作声了。

正在寸头男洋洋得意呢,人群后传来一个清脆的女声——

“要是我也看不惯你呢,你让我怎么兜着走?”

寸头男没想到这时候还有人敢接茬,而且还是一个女人。

他甩脸看去,只见一个尖下颏、娃娃脸的年轻女孩正对他怒目而视。

夏可努力使出杀人的眼神,先在气势上让恶人胆寒。

可她的长相实在没什么攻击性,横眉立目,再呲出一颗小虎牙,那架势活脱脱一只要挠人的波斯猫。

不过,寸头男这次还真就没敢发飙,倒不是因为他怕猫,而是瞅见了夏可那身警服。

他勉强压住火气,“我说警察小姐,我刚才讲的已经够清楚了。这是我的家里事,孩子不懂事我教训教训不犯法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