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余生温柔献你》霍慎言倪景兮大结局精彩试读

江城,盛夏。霍氏科技顶楼总裁办公室。

倪景兮拿着平板,一项项向霍慎言汇报历程。

“平江大桥改建计划已经通过初步提案,明天上午需要参加确认会。”

霍慎言点点头,对结果满意。

工作上的事很快汇报完,倪景兮打开新的行程页。

平板的屏幕微微泛着冷光,映在她疲惫的眼里。

她的声音没有半点差池:“生日礼物已经放在您的车上,是花了一千五百万拍下的宝石项链。”

霍慎言低着头还在看计划书,随意“嗯”了一声。

但接下来,倪景兮却半响没有出声,也没有离开。

他抬起头,眉峰扬起:“还有事?”

“还有……”倪景兮手指攥着平板,不知该如何开口。

许久,她终于鼓足勇气,声音低得有些可怜:“还有……和我离婚的事,可不可以推迟一个月?”

话说出口,她的手脚都变得冰凉。

她知道自己不该提这个要求,毕竟她只是一个给乔蓓做挡箭牌的合约妻子;是为了让霍家接受做“戏子”的乔蓓,霍慎言随意娶的小助理。

霍慎言看了她一眼,声音漠然:“一月推一月,你想推到什么时候?”

“我……”

倪景兮想说再过一个月就是霍老太太的80大寿,老太太有心脏病,她怕这个霍家唯一对她好的老人80大寿都不开心……

但霍慎言已经骤然沉下脸色,冷声道:“认清你的身份,你只是我找来应付霍家的替身罢了。”

倪景兮一怔,仅有的血色从脸上褪去。

她垂下头,好半天才轻声道:“……是。”

看着倪景兮走出去的背影,霍慎言皱了皱眉。

今年是倪景兮成为他助理的第7年,也是他们假结婚第3年。

倪景兮一直很听话。

不乱说话不提要求,从不越界,无论他说什么,她都会去做。

但霍慎言从不觉得自己亏欠了她什么。

一切都是合约,她拿了钱,就不该想不该想的事。

天色暗了下来,霍慎言已经去给别人庆祝生日。

但总裁办公室旁的助理室灯还着

倪景兮在赶‘平江大桥’提案的下一步进化书,霍慎言说必须在三天之内给他,她不想让他失望。

忙着忙着,她额上沁出冷汗,难受的捂住胃部趴在了桌上。

“没事的,工作还没做完。”

她颤着手拿出止痛药吞了下去。

一颗药已经止不住痛,她又加了一颗。

等完成订下的目标,整座霍氏大楼空无一人。

凌晨三点,倪景兮回到‘家’。

这是霍慎言为了瞒过霍家特地买的别墅,如今她也住了三年了。

打开门,她愣住了。

里面灯火通明,乔蓓言笑晏晏朝她伸出手:“倪助理,好久不见。”

那鲜红的长指甲在她手上划出一道血痕,倪景兮忍不住瑟缩了一下。

“我先回房了。”她低着头说。

匆匆走上楼梯,霍慎言的声音在楼梯上响起。

“倪景兮,把你的房间让给蓓蓓。”

倪景兮脚步猛然顿住了。

她站在楼梯上,即上不了,又下不了。

好像前面是地狱,后面就是深渊。

她转过头,清晰的看见了乔蓓的笑脸。

那笑脸在她眼前放大,和7岁那年一模一样。

那一年,倪景兮的父母离了婚,乔蓓跟着她妈堂而皇之的住进了倪家。

妈妈亲手给她布置的公主房,就像现在这样,被乔蓓一句话占去。

那些漂亮的芭比娃娃,被乔蓓随意丢在门外,踩得七零八落。

和倪景兮的童年一样,狼狈而凄惨的丢进垃圾桶。

“那……我呢?”她问。

霍慎言看着倪景兮空荡荡的眼神,心头莫名升起一股烦躁。

他嗓音冷冽,不带一丝感情:“你现在就搬走。”

倪景兮喉间干涩,却只能说出一个“好”字。

她一步一步走向原本属于她的房间,便见她的东西已经被随意扔在了外面。

倪景兮攥紧了手,无端窘迫得难堪。

霍慎言看着那像垃圾一般乱丢的衣物,眉头紧皱。

他声音轻柔却带着不满:“蓓蓓,这是怎么回事?”

“慎言,人家不会收拾嘛,这种事从小家里就有人做。”乔蓓咬着唇,一脸委屈。

霍慎言见此,无法责备乔蓓,便不耐的对倪景兮道:“你收拾好就走吧。”

他不看现在什么时间,也不管她要怎么离开,转身下了楼。

倪景兮花了两小时才回到家。

她打开门,一盏橘黄色的灯荧荧亮着。

看着那灯,倪景兮眼前漫上一层雾气。

无论她在不在家,母亲总会给她留一盏灯。

进门的动静惊醒浅眠的倪母,她惊讶又担心:“景兮?你这孩子,发生什么了?”

“妈。”

好像在暴风中七零八落的小船,找到最安心的港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