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薄先生以爱为牢》秦安冉薄夜霆大结局免费试读

显然是被他的话吓到了,刚挤出来的眼泪又生生的憋了回去。

见她发呆,薄夜霆神情严肃的说道,“搬出去住这件事,我以前不会同意,以后更不会,秦安冉,你就死了这条心吧,若是以后再提起,小心我扒了你的皮。”

秦安冉口中的搬出去住,不会回学校寝室或者在外面租个房子那种意思,而是离开薄家,离开薄夜霆。

薄夜霆说的没有很大声,带言语之中却带着十足的警告,还有不可拒绝的威慑力。这个男人,从来都有这样的气场,让人望而生畏。即便是在他身边待了二十年,秦安冉都摸不透他的脾气,不知道哪一刻他会突然暴怒。

说完这句话,薄夜霆朝外面走去。但他故意放慢了脚步,就是给小祖宗反应的时间。他知道,刚才的那几句话,的的确确吓到了她。

果不其然,她足足愣了五分钟,才哇的一声哭出来。

“薄夜霆,你这个王八蛋,你就会欺负我。了解的人,知道我和你分开住,不了解的人,还以为我们睡一张床,你让别人背地里怎么看我!”

秦安冉哭的泪眼婆娑,一会就抽抽搭搭的上气不接下气了。

别的事,他都可以让步,唯独这件事不行。

等她嘶吼完,薄夜霆转身,低声说道,“我薄夜霆的女人,从来就不需要别人来说三道四。”

他没有吼她,也没有发脾气,可即便是这样低沉着嗓音说话,却还是带着威严。

秦安冉已经再清楚不过,这一局,她又败了。耷拉着小脑袋,不情不愿的走了过去。路过薄夜霆的时候,他伸手想要搂住她,却被秦安冉眼明手快的躲到了一旁。

他无奈的笑了笑,没有生气。眼下只能先应付宴会,哄小祖宗这件事只能放在明天了。

吩咐了佣人,先给她准备好燕窝粥,看着她喝下去之后,再换礼服。

这么一来一去的折腾完,已经九点半了。就因为秦安冉的小脾气,让海城这一群有头有脸的商人政客等了几个小时。媒体记者更是凄惨,在宴会厅外不得入内,连里面发生了什么都不得而知。

卧室外面,薄夜霆穿着合身的高定西装,一手插在口袋里,浑然天成的气场让人不敢靠近。佣人进进出出的都只是低着头,连看他一眼的勇气都没有。

但就这样一个男人,却站在这里等里面的小女人换完礼服。

足足等了半个多小时后,秦安冉才不情不愿的从房间里出来。一出来就看到薄夜霆,刚才委屈的情绪多少得到了些许的缓解。她嘟囔着嘴,抱怨道,“这裙子也太长了,连走路都不方便。”

说着,她朝着薄夜霆身上靠了靠,一双水汪汪的大眼睛看着他,“我能不能……不去了呢?”

薄夜霆没有回答,但一双冰冷的眸子显然已经给了她最好的答案。

就像是一个受气包,重重的哼了一声,就提着与她完全不合身的裙子摇摇摆摆的朝客厅走去。

站在后面的薄夜霆只是低笑着摇了摇头。

这条裙子是他特意找人定做的,她的尺寸他又怎会不知。

……

客厅里的宾客早就没了耐心,但是当薄夜霆出现的那一刻,一个个脸上立刻挂起了谄媚而又恭敬的笑意。在海城,只要能和薄家的产业有着一丁点的关系,都不是普通的企业了,谁都想在这淘金池里分一杯羹,等上那么几个小时又有什么关系。

即便刚才有再多的不爽,但毕竟是在外人面前,秦安冉也只能收起自己的小脾气,乖乖的挽住了薄夜霆的胳膊。

几百台摄像机的闪光灯对准了薄夜霆和秦安冉。

外界一直盛传薄夜霆有个二十左右的小女友,但这却是秦安冉第一次出现在大众的视线里。

小手不由自主的抓住了薄夜霆的袖子,因为太过用力,高定的西装上都已经起了褶子。

她实在不喜欢这样的场合,更不愿意以薄夜霆女友的身份曝光在众人面前。

这是她心头的一根刺。

薄夜霆忽然停下了脚步,在秦安冉还没有回过神的时候,当着所有宾客和媒体的面,蹲下身,为她整理不合身的裙摆。

秦安冉的身材是xs号的,但这件礼服却偏偏是M号的长度,薄夜霆蹲在那里,完全不顾及周围的唏嘘声,有条不紊的替她整理着冗长的裙子。

秦安冉有些愣了,她甚至感受到一些审视和轻蔑的眼神,这让她浑身不自在。

但薄夜霆的所有行为,自然有他的道理。

漫长的整理过后,秦安冉的裙子终于不再那么拖沓,薄夜霆站起身,主动的拉起她的手放在了自己的手臂上,一如既往的挂着沉着冷静,让人猜不透的神情,走进了宴会厅里。

主桌上,薄家的几位长辈都将薄夜霆刚才一幕幕看在了眼里。

他这显然是在替秦安冉立威。

但就算海城所有的人都礼让薄夜霆三分,薄家还是有几个心怀不轨的人要下他的面子。

秦安冉刚坐下,就有人开了口。

“这主桌岂是随随便便什么人都能坐的?不要以为住在薄家就是薄家人,别忘了你姓秦,不姓薄,说到底,你不过是我们薄家花钱赞助的一个野孩子罢了。”

说话的人,是薄夜霆的二伯,有名的石油大亨,名下资产在国内也算是数一数二。他一直想把手伸到海城,但这块地方是薄夜霆说了算,只要他不点头,即便是他的二伯,也无能为力。

这几年,秦安冉被惯得脾气见长,这种时候更是半点都不怂。

她大大方方的坐下,看了身旁的薄夜霆一眼,打趣说道,“姓薄有什么了不起?我记得二伯去年离婚了,您夫人次月就嫁给了别人,这还不算什么。更稀奇的是,二伯的两个儿子连名带姓都换了,看来,这薄姓也不是人人都稀罕的。”

“你……”二伯的脸是一阵青一阵白,像极了外面喷泉的景观灯。

这些话,显然把薄夜霆也一起骂了进去。在场所有姓薄的人,一个都没有放过。可是薄夜霆听后,居然破天荒的扯了扯嘴角,没有半点的不满意。

这护犊子的行为,被薄夜霆演绎的淋漓尽致。

他拿起手里的筷子,夹了一颗菜心到秦安冉的碗里,沉声说道,“不是中午没吃饭吗,快吃点。”

秦安冉眯着眼望了他一眼,心里打起了盘算。

将面前的碗筷推了推,她没好气的说道,“我想吃葱油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