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影后爱吃醋》小说章节目录精彩试读 楚烟段景淮小说全文

段景淮嘴上说着好,楚烟却总觉得他的语气陡然变了,刚才一路上都是平和到让她有些害怕的态度,现在突然直降而下的冰冷才是她印象中那个熟悉的段景淮。

这才对。

想必没了她的纠缠,段景淮之后的生活会轻松清静不少。

段景淮被热情的侍应生送进电梯,看着金色的电梯门缓缓合上,楚烟也跟着松了口气,感觉手上有沉甸甸的重量,掌心的衣料质地柔软,她突然拍了下脑袋。

外套忘记还了。

半盖在身上还挺暖和的,她刚才光顾着绞尽脑汁的和段景淮说话,应该顺手还回去的。

她快步走上前,拦住了笑意盈盈的侍应生。

“段少是你们这里的常客吧?就是刚才上去的那位,这是他的外套,他走得太急忘了拿,你能不能帮忙送到他的包厢去?”

“小姐,不是我们不帮这个忙……”侍应生的表情很为难,他看了眼段景淮离开的方向,又看了眼楚烟拿着的外套,眼底带着点畏惧,“既然是段少给您的东西,让我们转交总归不太合适,而且段少刚才吩咐了今天不要去打扰他。”

他没和楚烟说的是,刚才段景淮也说了,这件外套,今天必须让楚烟拿着,会所的人不允许帮忙保管,转还给他也不会收。

楚烟咬着牙,一瞬间甚至萌发了想把这件破外套扔在大门口一走了之的想法,但是估测了下价格,她还是把这股闷气忍了下来。

“段少的包厢号是多少?”

转交是行不通了,那她自己还。

“这个我也不太清楚。”侍应生的回答模棱两可的十分欠揍,朝着楚烟笑眯眯的体贴道,“走廊窜风有点凉,您先把外套穿上吧。”

楚烟一路捏着矜贵的外套上了六楼,思索着明天把外套打包快递去段景淮的公司。

助理赵聪几分钟前给她打了个电话,她到的时候,远远看见包厢门口一个穿着西装的男人正推着眼镜打电话,边打电话边来回的走,可见情绪非常焦虑。

下一秒她口袋里的手机震动起来。

楚烟按掉,飞快的走过去,“不是还有五分钟才到点吗?”

她对商管和金融其实并不开窍,酒桌上与人交谈的话术也不高明,每次谈完合作,回来之后才迷迷糊糊的发现自己吃亏了,楚峰对她的态度也是一如既往的不冷不热。

一开始她不信邪,想着是不是自己把事情干好了,就能得到父亲的器重。

都说人一走运,好事会加倍而来,她的事业顺利,爱情也会跟着开花。

结果上辈子她遭遇的是双重打击。

她到死之前做的每件事都小心翼翼,像这样来之不易的合作,约了要见面,她都会提前半小时到地方等着,为了对方酒足饭饱后的一个答复而忐忑不安。

现在不一样了。

她不需要再看别人眼色。

更不需要早到。

今天她就是掐着点出门的。

赵聪对她消极怠工的态度略有不满,但表现的不明显,“楚经理,客人早就到了,已经上了几道菜,就算还有五分钟才到点,也相当于是迟到。”

赵聪拎了个公文包,从里面抽出份下午临时调整,新拟好的合同出来,“上次谈好的项目分成重新改了数字,你先看一下。”

楚烟把垂下的发丝撩到耳后,慢条斯理的接过合同,看也不看的往包厢走去,“我知道了。”

赵聪皱眉跟上,“修改了三处,你先熟悉下等会儿方便和他商量……”

“我说——知道了,不需要看。”楚烟回头看了他一眼,“我是经理,你是经理?”

她现在的职位是部门副经理,有两个助理,其中赵聪做事比较严谨,性格也稳重,一般楚峰有什么要紧的事在通知她的同时,也会通知赵峰,长久的相处下来,她在潜移默化之中也把信任的天平缓缓往赵聪身上倾斜,对大事难以作出决断之前会问问赵聪的建议。

后来她才发现赵聪竟然是父亲楚峰的人,难怪楚峰对她身边的消息灵通。

就算刚进公司就给她空降到不小的岗位上,她的一举一动其实还在楚峰的监视之下。

上辈子她和段景淮的婚约定下后,楚峰给她调去了一个十分轻松的岗位,声称是为了她嫁人考虑,不用在事业上奔波劳碌,能兼顾工作和未来甜蜜的家庭。

她的副经理岗空了不超过三天。

赵聪就坐上来了。

不得不说,赵聪确实比她更适合当经理,她天生就在经商这方面没有任何天赋。

不适合自己的东西就该早早的抛弃掉。

“楚经理说的哪里话。”赵聪低着头,“当然您是经理,我只是担心今晚上谈合作会出什么岔子。”

“放心,不会出岔子的。”楚烟笑了下。

因为她根本不打算要这次的合作了。

合作方的负责人姓胡,是个微胖的男人,带了两个助理。见楚烟推门进来,礼貌性的跟着站了起来和她握手。

楚烟轻描淡写的扫了眼过去,对站在胡经理身后的两个年轻男人有点印象。

这两人名义上是助理,实际上就是胡经理为了为难她给她灌酒带来的小帮手,酒量一个比一个顶,赵聪喝不了多少酒,上辈子的今天,她一个人喝到结束之后在六楼卫生间里吐的站都站不起来。

男人头顶微秃,闪着油光,“今天还让楚经理请客,真是破费了,雅豪这里的消费可不低。”

楚烟淡淡一笑,“胡经理客气,看看菜色合不合胃口,不够的话尽管加。”

她特地拽了把椅子过来,把段景淮那件外套供上。

“楚经理刚到,喝杯水。”胡经理坐下,把面前的玻璃杯推到楚烟面前。

楚烟闻着没什么味道,刚尝了一口,刺激性的酒味儿直往上窜,还好来之前吃了胃药,现在只觉得胃和嗓子火烧一样。

她看见胡经理眼里笑嘻嘻的得意的光,知道是对方耍的小计谋,碰的一声把只尝了一口的酒杯放在桌上。

“胡经理拿的是酒。”

舌尖到现在还是麻的。

度数不低。

“怎么是酒?”胡经理惊讶的看过来,虚情假意的道歉,“怪我,看是透明的还以为是水呢,好心办了坏事,楚经理别放在心上。”

“反正等会儿都是要喝酒的,早喝晚喝没什么区别,楚经理是放得开的人,听说酒量也好,今天怕楚经理喝的不够尽兴,我还多带了个助理来。”

因为是被楚烟求着签合同,所以胡经理的姿态端的比她高,好整以暇的看着她那杯才被推开的酒,“楚经理,喝一杯,就当餐前开开胃。”

楚烟稍稍侧眸,在对方志在必得的眼神中淡定的摇头。

“不好意思,胡经理,今天我不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