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后成了湛爷的心尖宠》小说全文在线阅读 云星浅湛司澈小说全文

“云小姐,你好,我是世界钢琴协会的,这是我的名片,你愿意加入我们协会,拜我为师吗?”

云星浅望着面前忽然出现的老者,有些意外。

她接过名片,看清了上面的名字。

这是……世界钢琴协会的会长——海阳?

他怎么会出现在这里?居然还要收自己为徒?

不过云星浅暂时并没有这样的打算,看着海阳殷切的眼神,她只是尴尬一笑,带着十足的礼貌回道:“这位老先生,真是不好意思,我没有往这方面发展的想法,也并没有加入贵协的打算,请您另寻高徒吧。”

海阳一愣,加入世界钢琴组织几乎是所有弹钢琴的人的梦想,只要他认识的钢琴家,就没有不想加入的。

不仅是因为加入世界钢琴组织能够表明一位钢琴家的实力和名声,更是因为进入这个协会后,能得到非常多的机会和资源。

在这里,只会以琴技水平和天赋潜能论高低,否则任你是王公贵族还是家财万贯,协会都一律不收的。

他没想到,竟然会有人这么直接的拒绝掉自己抛出的橄榄枝。

要知道,世界钢琴协会的会员名额是非常稀少的,这样一个万人难求的机会,无论是谁都是挤破了头想要往里冲的。

可眼前这个女孩子好像丝毫不为所动。

这更激起了海阳的好胜心,更何况,这孩子的琴技之高超,隐藏之天赋,是他从业这么多年来从未遇见过的。

《星辰交响曲》是有过不少改编成钢琴曲的版本的,但是至少也得是四手连弹或者是六手连弹。

可一个人独奏……

这样的演奏方式,全世界能做到的也绝对不会超过三个人!

今天,无论如何也不能放跑了这个天才!

“小姑娘,我是真心看重你的才能,你有天赋就要好好的发挥它呀,不要浪费了,你要是肯拜我为师,老头子我肯定是倾囊相授。”

云星浅脸上还是一副抱歉和尴尬的笑容,好像并没有接受的打算。

“这样,你拜我为师,可以享受协会里最高级的钢琴教育,由世界级的著名大师一对一辅导,怎么样?”

云星浅的视线越过老者,带着一点委屈巴巴的样子,用眼神向台下的湛司澈求助。

一直在台下默默关注着云星浅的湛司澈立马就接到了她的信号,往台上走了过去。

海阳顺着她的视线看过去,就看到了身材挺拔,面容冷峻的湛司澈。

他一拍脑袋,笑嘻嘻的对云星浅说道:“小姑娘,我们钢琴协会可是有许多年轻有才华的帅哥,无论你喜欢哪种类型的,在我们协会都能找到,你拜我为师,你喜欢哪一个我都能给你说媒,怎么样?”

海阳说完这句话,湛司澈的正好来到台上。刚才海阳说的无论是哪种类型都愿意给她说媒的那句话听得清清楚楚,现在的脸色比锅底还黑。

湛司澈十分不悦的看了眼海阳,开口道:“不需要你们协会,她想要什么,我自会帮她得到。”然后便绕过老者拉起云星浅的手,匆匆走下了舞台。

虽然云星浅不在乎加入世界钢琴协会的机会,但不代表别人不在乎。

刚才海阳提出要收徒的时候,云婉婉已经在一旁开始眼红了。

之前她在学钢琴的时候,就听说过这个组织,于是便缠着母亲非要加入。

可惜对方只认天赋,他们固执的认为云婉婉在弹钢琴上毫无天赋,便拒绝了她入会的请求。

后来云家又花了重金给其中的几个协会负责人送礼送钱,可惜对方油盐不进,她还是被协会拒之门外。

今天协会的人现身收徒,自己求而不得的机会却被云星浅轻易得到,不仅如此,她还十分随意的将这个机会踩在脚下。

云婉婉感到了莫大的侮辱和嫉妒。

“这位老先生,我姐姐她是有些目中无人,也不知道抓住机会,她是从乡下来的,所以也不太懂事,而且她也不太愿意走钢琴这条道路……你看,不如收我为徒怎么样?”

可是,她的谄媚换来的只是海阳的白眼和一脸的嫌弃。

“哼,就你?还是拉倒吧,老头子我耳朵还没聋呢!你刚才的那一曲,两个e调都能弹成c调,这么大的错误你都能犯,也不知道是哪个老师教你的!就你这两三级的钢琴水平还是省省吧,别给我们协会丢人了!”

“你这样也就哄哄外行人了,跟刚才那个小姑娘一比,简直是一个天上一个地下!唉,算了,把你和她放一起比较都是侮辱了人家,啧啧啧,就这也好意思来找我拜师。”

云星浅在台下听到了海阳怒怼云婉婉的话,忍不住笑了出来,心中因为他的直率而对他多了几分好感。

可云婉婉听到这些,脸色却瞬间变得惨白。

她出生在上流社会,在这个圈子里的不成文的规定告诉所有人,做事留三分,要么捧高踩低,要么装看不见。

可她却怎么也没想到,这个老人会这么耿直,一点面子都不给她留。

当着这么多名流的面捧一踩一,直接揭穿她!

今晚这场闹剧究竟是……为了什么?

到底是哪里出了错?为什么她想要整治那个胆小如鼠,畏畏缩缩的乡巴佬村姑姐姐,却一次又一次的让自己翻了船?

不仅被云星浅怼的说不出话,还被她身边那个不知身份的帅哥完全无视了。

就比如这两场演奏,不仅没有羞辱到云星浅,反而让她借此机会打入了上流圈子,在各界名流的面前大放异彩。

反观自己呢,不仅说出的话被打脸,还被这个不通人情世故的老头儿把自己的真实水平抖露在了大家的面前,让她在这里出了大丑,现在她整个人真实无地自容,恨不得找个地缝儿钻进去。

云婉婉想到这些,便在心里愈加的憎恨这个不知从哪冒出来的不速之客,而对于云星浅的妒意也是越来越重,眼睛里几乎要冒出火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