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文阅读《真千金是隐形大佬》嬴子衿傅昀深全文精彩章节列表试读

听到这么一句解释,几个客户才恍然大悟,他们都很理解,忙道:“哪里哪里,三爷尽管去忙。”

要不是有江漠远在,他们连汉阁的位置都预定不上。

秘书再次表示歉意之后,跟着江漠远离开了。

这个时间点汉阁内也没有其他客人了,侍者们都在一旁候着。

经理自然是看到了这一幕,他皱了皱眉,欲要上前阻拦的时候,面露了几分诧异之色,默默点头,又退了回去。

傅昀深收回了视线,问:“再吃点?”

女孩无情拒绝:“不吃。”

“听话,不吃对身体不好。”

“就不吃。”

聂朝:“……”

七少今天真的病得不清。

还威逼利诱人家小妹妹吃猪肝?

瞧见女孩眉眼间全是抗拒,傅昀深微微挑眉,声调拖长:“真不吃啊?”

嬴子衿把盘子推远了:“不喜欢内脏。”

这些猪肝的确有些特别,在吃完一盘十二片之后,她明显地感觉到身体生血的速度明显变快了,甚至比她自我恢复的效果还要好。

但她对内脏委实接受无能,这已经是她的极限了。

“那就打包吧。”傅昀深敲了敲桌面,勾唇,笑得妖孽,“放到冰箱里,明天早上热热吃。”

“噗——”聂朝喷了,“七少,你就不怕大佬打你吗?”

“嗯?”听到这话,傅昀深抬起眼睫,嗓音温柔,“小朋友,你看我对你这么好,你舍得打我吗?”

嬴子衿瞟了他一眼,眸中似是氤氲了一片杏花微雨,慢悠悠:“是,舍不得。”

傅昀深桃花眼敛起,气息微动:“嗯?”

聂朝惊了。

他看走眼了,原以为这个小妹妹含蓄内敛,谁知道竟然还能反攻七少,不得了啊。

而就在这时,竹帘忽然被拉开了,过大的力度将悬挂着的风铃都拽了下来,“哗啦啦”落了一地。

“谁啊?打扰你聂爷爷的……”聂朝一转头,在看到穿着黑色西装的男人时,后面的话卡嗓子眼了,猛地咳嗽了起来。

卧槽,江漠远?

这是什么孽缘?

他下意识地看向嬴子衿,却见女孩已经捧起一碗桂圆红枣汤,像是没有看到来人一样。

她身子松散,手臂也是随意地搭在桌子上,眉眼稍抬,没有名媛的样子,可偏偏有一种让人无法忽视的高贵美,像是油画里走出来的中世纪O洲公主。

江漠远以一种极高的姿态俯视着女孩,口吻沉下:“你从医院里跑了,出来就是为了来这里和这些人一起混?”

一句话让聂朝恼了,但是他忍着没动。

他无所谓,但他不能给人家小妹妹惹麻烦。

“嬴子衿,我没时间管教你。”江漠远看了一眼手腕上的表,是冷漠到极致的语气,“你也不值得我浪费时间,我更不会管你是不是要毁了自己,我只想告诉你——”

他顿了顿,目光流露出了在商场上才会有的凌厉:“不要让露薇操心费力,她身体不好,你现在就回家,给露薇一个交代。”

秘书也委婉地补充:“希望嬴二小姐有自知之明,不要缠着三爷,三爷很忙,没时间陪嬴小姐闹。”

这位嬴小姐莫非以为自己也姓嬴,就能够跟露薇小姐相提并论?

一个养女而已,拿什么和沪城第一名媛比?

女孩忽然抬起了头。

一张美到惊心动魄的容颜。

那双凤眼中的朦胧雾气忽然散了去,雾散过后,是一片寒凉,浮着瑰丽的浅光。

“挺有意思的,我都逃到这儿了,江叔叔还要追来,说管教我。”嬴子衿撑着肘,眉目淡然,“到底是谁缠着谁?”

这语气不同于以往的胆怯敬慕,冷漠得让人心中一刺。

江漠远神色变了变。

秘书也有些惊愕,几乎难以置信。

以往的时候,这位嬴二小姐怎么可能对三爷这么说话?

傅昀深突然笑了声。

他眼睫稍抬,扫了眼站着的人,桃花眼弯起,深邃而迷人,玩世不恭的语气:“也不怎么样啊,小朋友,不如看看我?”

散漫的口吻,但分明是护短。

江漠远皱眉。

傅昀深是一个纨绔公子哥没错,可他却最受傅老爷子宠爱。

江家很强,但比起傅家还要差了那么一点。

“江漠远,我不管今天发什么疯。”傅昀深修长的手指轻点桌子,唇勾着,“我吃饭呢,别扰人胃口。”

立马就有侍者上前:“江先生,您好,您订的桌位在这边,请不要打扰其他顾客,否则您会被列入汉阁的黑名单,再也不能进入。”

无声的嘲讽,最为致命。

江漠远抿紧了唇,下颌也随之绷紧,神情难看。

汉阁连帝都家族的面子都不给,遑论江家了。

还是头一次,他不走也得走。

秘书紧忙跟上,灰溜溜的。

周围重归宁静,流水声潺潺,夹杂着悠扬的古琴声,泠泠如玉。

聂朝只感觉自己看了一场大戏,兴奋地扭来扭去。

傅昀深瞥着他:“蛇精附身了?”

“呸呸呸。”聂朝立马端正了姿态,“我这不是爽了吗?七少,你和大佬配合得真好。”

傅昀深没再理,他懒懒:“步行街、迪士尼乐园、海洋水族馆,都挺适合的小朋友。”

嬴子衿挑眉。

“行了吧七少,你这推荐的都是烂大街的地方。”聂朝无语了,“嬴小姐,我给你说个地方,保准没有多少人听过。”

他神秘兮兮:“你知道电视塔的方位不?”

嬴子衿颔首:“知道的。”

“那儿有一个地下集市,可多好玩的了,有赌石,有占卜,还能淘到稀奇古怪的古董。”聂朝眉飞色舞,“上次就有个人用几十块淘到了一个元青花双葫芦纹瓶,赚翻了。”

“占卜?”嬴子衿侧耳听着,“怎么占卜?”

“嗨,就是玩塔罗牌而已,反正我是不信。”聂朝摆摆手,“大佬,你要是想去玩,我可以带你……”

话还没有说完,就被打断了。

“聂朝。”傅昀深低笑,语气听不出来什么多余情绪,“说什么胡话呢。”

“对对对胡话!”聂朝一个激灵,“我说的都是胡话,大佬你千万别去。”

不错,地下集市很混乱,零点以后才开,他们这些公子哥去玩玩无妨,千金小姐们可不能去。

这要是传出去,小妹妹的名声会更不好,他就成罪人了。

嬴子衿眼睫垂下,也没再问。

塔罗牌,她倒是忘了她还玩过。

只是如今地球还有真的塔罗牌的存在?

傅昀深偏头,桃花眼忽然一弯:“小朋友,你怎么一直盯着我看?”

“好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