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青梅与白月光(宋之恒林念)全文完结在线阅读完整版

和宋之恒认识一周后,他牵了我的手,送我回家时在楼下亲了我。

一个符合他年纪的,略带青涩的吻。

然后想看又不敢看我,有些紧张地说:「明天见。」

我心口的弦像被什么拨了一下,那种触动感让我有些恍惚。

如果青春期时,我爱上的是这样一个男孩,可能一切都不一样。

我反握住他温热的大手,盯着他的脸看了一会儿,笑道:「二十几岁的人谈恋爱,就这样?」

他不知所以地望着我。

「去我家坐坐吧。」

宋之恒喉头动了一下。

后来我发觉,这是他动情的表现。

其实一开始,我并没有打算和他走多远。

小我四岁的男孩,还是宋云念的弟弟,或许在青春懵懂时期对我有过微妙的好感,但实际接触下来,那点朦胧的好感并不能支持到他接受我的本来面目,包括我的大小缺点。

但一回过头来,我们已经认识两个月了。

他越来越多地占据了我的时间和生活,会提前问我晚饭想吃什么,下了班来公司接我,两个人一起去超市买菜,我负责洗他负责切和炒。有一次为了方便他找我要备用钥匙,我很自然地给他了。

钥匙放到他手心里的时候,我们都愣了一下。

他哑着嗓子问:「要不我搬过来吧?」

我说不行。

他马上说:「我开玩笑的。」

然后小心翼翼地试探我,「那我可以搬到你隔壁吗?」

我不置可否,谁知没过两天,他真的大包小包地搬进我隔壁那套空置了两年之久的房子,半夜灰扑扑地敲开门问我,他家燃气还没开通,能不能借我家浴室用一下。

洗完秀色可餐地站在那里擦头发,说他家里太乱没地方睡,能不能借我家沙发睡一夜。

还再三保证他什么都不会做的。

我丢了一条毯子给他,他抱着睡了一夜,高高大大的男孩子蜷缩在我不足一米六的沙发上,显得有些可怜。

我偷拍了下来,第二天在办公室看着照片忍不住笑了出来。

同事揶揄我是不是谈恋爱了,最近看着开朗多了。

有吗。

不过我确实很久没有想到凌慬了,以前只是将这个名字与宋云念联系起来,心口就会涌起一股淡淡的郁痛。

明明宋之恒是宋云念的弟弟,他们的眉眼那么相像。

……

这天吃晚饭时,宋之恒很可怜地问我,明天能不能陪他过生日。

我这才知道凌慬妈妈的忌日和宋之恒的生日是同一天。

往年这个时候,都是我陪着凌慬度过的。

我会跟公司请假,备好食材敲开凌慬家的门,两个人一整天待在屋子里哪也不去,陪他说说话,看看电影,帮他把阳台上的绿植浇浇水,然后做好晚饭等他吃完,把毯子盖在他身上,看着沙发上的他逐渐睡去。

凌慬妈妈的忌日,只有我和他记得。

他有告诉过宋云念,但是宋云念并没有放在心上。

母亲自杀给他带来的打击和创伤,在外人看来并不明显,那时候风传他妈是出轨方,差点抛夫弃子跟着奸夫去了美国,所以母亲死后,他照常上学上课,外表丝毫没有异常。

但我知道他是悲伤的,他的每一个姿势和动作,甚至连微笑的表情,都浸透着悲伤。

女生其实很容易被男人的脆弱打动。

就是那个时候,我发觉自己喜欢上他了。

我看着日历上标红的一点,默默删除了标记。

今天我照例请了假,陪宋之恒和他的两个同学在王者峡谷遨游了一天,午餐还是点的外卖。

傍晚,我接到了凌慬的电话,他略显疲惫地问我,为什么没有来。

我说:「宋之恒要我陪他。」

>今天我照例请了假,陪宋之恒和他的两个同学在王者峡谷遨游了一天,午餐还是点的外卖。

傍晚,我接到了凌慬的电话,他略显疲惫地问我,为什么没有来。

我说:「宋之恒要我陪他。」

那头一下子没了声音,

半晌凌慬才缓缓问我:「知不知道今天是什么日子?」

我说:「我知道,但是今天是宋之恒生日。」

意识到这样说可能过于冷漠,我深吸了一口气,换了个口吻安慰他,「你还好吧,难过的时候就出来走走,或者叫个朋友陪陪你。」

良久,那头淡淡「嗯」了一声,挂断了。

毕竟陪不了他一辈子。

我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