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独家替身:贺先生心上纵火》完结版精彩试读 《独家替身:贺先生心上纵火》最新章节目录

第3章

“嫁给他的理由还用我多说么?”女人的唇角弯弯,嗓音散漫:“整个南城除了他怕是没有能再能配得上我。怎么,你是嫉妒我嫁给贺临渊这么好的男人?毕竟你从小到大看我不顺眼,我喜欢的东西你都要抢……”

话音刚落,一个巴掌重重落在她的脸上,女人漂亮的脸蛋顺便偏向一边。

脸颊是**辣的疼,姜羡予抬眸冷冷地看着简然,眼神无端让人心悸。

简然似乎愤怒到了极点:“姜羡予,这世上怎么会有你这样的人!”

倏然,心尖那一处仿佛针扎似的巨疼,竟连呼吸似乎都有些困难。

“简然,够了。”

简然闻言就冷嗤一声:“怎么,你心虚了?”

“贺临渊就在门口,你再这样纠缠下去我可不敢保证你的下场。”

“你觉得贺临渊会为了你动我?你们商业联姻而已,他对你又有几分真心,不过逢场作戏罢了。”

“就算是逢场作戏,我对他告状也可以毁了你后半辈子的职业生涯,你不会真觉得,我如今贺太太的身份一点都不好用吧?”

简然脸色到底是变了变,最后冷眼剜了她一眼,离开。

简然走后,姜羡予看着洗手台上方的镜子,女人的脸颊已经微微肿起,上面清晰的显现几根指痕。

捧了几把冷水冲了下脸,姜羡予闭了闭眸,心口的窒息感和疲倦感铺天盖地的漫上来,好像从没有这么累过。

在洗手间花了几分钟的时间调整情绪,又拿了遮瑕遮了下自己的半边脸,痕迹都已经遮住了,但是微肿的脸若仔细看还是能看出来……

不过贺临渊应该也不会那么仔细瞧她吧?

姜羡予这才放下心来,拿了包起身出去。

……

姜羡予出来就看见男人的车子还在那儿,她抿了下唇然后走过去,拉开车门,上去副驾驶的位置。

车里弥漫着一股尼古丁的味道,姜羡予刚上车就听见男人低沉带笑的嗓音:“贺太太,你还是第一个让我等这么久的女人。”

姜羡予侧眸就看见男人的俊脸,贺公子这样的身份,确实是只应该被人排着队等。

她嗓音轻又低软,似又带了点讨好:“抱歉,谈完事情我又去了下洗手间,让你久等了。下次这种事情我自己来就好,不用劳烦你了。”

贺临渊灭了烟蒂,闻言就笑了一下:“下次的事情下次再说,这次让我等了这么久,贺太太打算怎么补偿我,嗯?”

贺临渊的声音低沉性感,莫名带了点撩,姜羡予刚想说什么,下巴却被男人伸手捏住轻轻一偏,姜羡予心底咯噔一声。

下一秒就听见男人低沉又带着几分阴郁的嗓音:“被人打了?”

“没。”

姜羡予下意识就否认,却见男人英俊冷硬的脸庞阴沉的仿佛能滴出水来,狭长的眸子眯成幽冷的形状,让人莫名产生了几分惧意。

“贺太太,你这脸肿的都快成猪头了还否认是觉得我眼睛有问题?是你自己告诉我谁打的,还是等我现在进去把人揪出来?”

他这样暴怒又带着几分兴师问罪的模样,给人一种她是他很重要的人的错觉。

姜羡予伸手握着男人的手腕,女人的指腹冰凉,将他的手拿下来,轻轻揉了揉,又顺带抚平了一点男人的怒意。

“这是我的一点私事,我已经解决了。”

贺临渊怒极反笑,薄唇勾起一抹凉薄的弧度:“贺太太还有私事,值得人动手的地步,不如说来听听?”

姜羡予咬唇,没有要说的意思。

贺临渊轻嗤了声,觉得真没意思。

男人甩开她的手,系好安全带,很快就发动了车子。

姜羡予侧眸看着开车的男人,男人侧脸绷成冷硬的线条,她可真行,新婚第一天,她就把他给惹生气了。

贺临渊开车的速度几乎飙车,姜羡予只觉得自己怕得心脏都要跳出来,她刚想要出声,一个急刹车,她身体不受控制朝前,等她回到座位上,男人已经下车重重摔上车门,姜羡予看着他的背影,愣怔了那么几秒。

她抬眸看了眼贺临渊去的地方,明晃晃‘药店’两个字。

男人很快回来,手里还多了个袋子,姜羡予坐在位置上,捏着安全带的手收紧了几分。

“你刚才是去给我买药了?避孕药吗?”

可她没记错的话,昨晚他有做措施。

贺临渊抬眸就看了眼她,低沉的嗓音带着几分未消的怒气:“脸上的妆给我卸了。”

“……”

贺公子这么暴躁,果然不是什么好脾气。

她随身带了卸妆纸巾,原本又就是淡妆,姜羡予没一会儿就把脸蛋卸了个干净。

贺临渊看着面前这张脸,只觉得化了妆没化妆都一个样。

男人从口袋里拿出一管药膏挤出来一点,指腹沾着药膏直接抹在女人的脸上。

红肿的脸碰到药膏瞬间清凉,男人看似生气动作却还算轻柔,姜羡予抿了下唇,对他的认知似乎多了那么一点儿。

贺临渊低垂着眸,微微粗粒的手指触着女人的脸颊,姜羡予皮肤很白,像是白玉石一样纯洁无瑕的,此刻却弄成这样,男人的眸色不自觉便阴鸷了几分。

给她上完药,贺临渊将药膏扔在一边,抽了张纸巾认认真真擦拭指腹。

脸颊上了药确实舒服多了,姜羡予看着身侧的男人,由衷的道:“谢谢。”

“贺太太,我请你时刻记得你现在的身份,你嫁给我整个人都属于我的,如果下次再让我看到你这张脸变成这个鬼样子,我会让你尝尝后果。”

属于……

姜羡予轻轻笑了笑:“好,那我们现在去哪儿?”

“原本是要回去看老爷子的,你现在这样有什么办法,回半岛别墅。”

姜羡予又说了声“好”。

回程的路上,贺临渊给老爷子打了个电话,理由就是姜羡予今天身体不适,等过两天再回去看他。

老爷子听到这消息还开心的不行,完全不知道是被贺临渊给骗了,还让贺临渊将手机给姜羡予。

姜羡予接过电话,立刻乖巧叫了声“爷爷。”

贺临渊指骨随意敲着方向盘,也没别的事儿,就听着姜羡予的声音。

也不知道老爷子跟她都在说些什么,她低眉顺眼的,时不时笑着“嗯”一声。

她似乎很高兴可以嫁给他,做他的女人,讨好他的长辈,贺临渊觉得自己有足够的理由怀疑——她怕是暗恋他已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