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绝武狂医》叶浩明柳晓彤全文免费阅读

第2章

“当然是真的?人命关天的大事,能开玩笑吗?”

柳晓彤柳眉一扬,兴奋地说:

“好,魏佳霖不是一直在背后说我坏话吗?你不要说出来,让她去遭到报应。这样一来,这次高级职称就是我的了。”

叶浩明惊得目瞪口呆:

“你也有病啊!”

柳晓彤一愣:“我有什么病?”

叶浩明像不认识似地打量着她,摇着头说:

“晓彤,你不仅身上有病,心里也有病。”

“救死扶伤是医生的天职,你怎么能这样想呢?”

柳晓彤娇艳的脸蛋扭动着,柳眉竖起来:

“叶浩明,你敢说我?我跟你离婚!”

叶浩明软下口气说:

“晓彤,你好歹也是一个博士医生,怎么这样啊?”

“你不应该用消极的态度跟人竞争,而用积极的态度去竞争。”

柳晓彤的语气娇柔了一些:

“什么积极的办法啊?”

叶浩明见旁边没人,才轻声说:

“夏国民不是消化系统病,而是神经系统病。你快去跟林院长说,不要说是我说的。”

柳晓彤不相信:

“你又不是医生,怎么知道夏老患的是神经系统病?”

叶浩明着急地说:

“快去,听我的没错。再晚,夏国民生命不保。真出了事,你们医院要倒大霉的。”

他把夏老的病情给她说了说,柳晓彤犹豫了一下,转身往病房办公室走。

叶浩明看着她曼妙的背影,心情有些复杂。

十二岁那年,叶浩明爸爸被人坑得倾家荡产,债台高筑,讨债人天天上门要债。他妈妈不堪其扰,带着妹妹离家出走,至今下落不明。怕他受连累,爸爸把他弄到山中爷爷处读书。为了躲债,爸爸逃出去,不知去向。

学习之余,叶浩明跟着爷爷学医习武,很快就武道绝世,医术无双。

一天,富豪慕高德带着孙女柳晓彤到山区里来旅游,轿车不慎翻下山沟。正在附近帮爷爷采摘中药的叶浩明救了他们。慕高德感动于他的救命之恩,也看中他诚实敦厚的品行,答应他爷爷,把孙女柳晓彤许配给他。

叶浩明学成下山来跟柳晓彤完婚,柳晓彤是她爸爸年轻时的私生女,她受不了豪门亲爸家的歧视,已经回到养父母的柳家,应聘做了一名医生。

柳家是寒门,穷光蛋叶浩明乐意做寒门上门女婿,谁想寒门丈母娘也看不起他,一直在逼女儿跟他离婚。

柳晓彤长得国色天香,又是医学博士,却能接纳他这个什么也没有的穷光蛋。为了报答她,叶浩明坚决不肯离婚。可柳晓彤身上也有许多缺点,又口口声声以离婚相威胁,他心里很不是滋味。

柳晓彤走进病房办公室,见林院长,金希明和魏佳霖都在,故意大声说:

“林院长,金主任,夏老的病,诊断错了。”

“你说什么?”

金希明瞪着她问。

“夏国民不是消化系统病,而是神经系统病。”

柳晓彤鼓起勇气,把叶浩明教给她的话说出来:

“他的腹胀便秘,是由颈椎病和高血压引起的。要改变治疗方案,否则会出人命事故。”

金希明不屑地提着嘴角说:

“柳晓彤,我照顾你妈住进icu病房,你不知感恩,也就罢了。为了跟魏佳霖争高级职称,竟然这样不负责地乱说。”

柳晓彤气得艳脸扭歪:

“金主任,人命关天,你还说这样的话!出了医疗事故,你负得得起这个责任吗?”

魏佳霖走到她面前,拉开跟她打架的架势:

“柳晓彤,你是个小人!再胡说,小心我揍你!”

医生们都惊骇不已,林院长也难分对错,有些着慌。

“魏佳霖,你不要把好心当成驴肝肺。”

柳晓彤气得俏脸涨红,柳眉倒竖:

“出了事,我看你怎么收场。”

“哼,我看是你希望我出事吧!”

魏佳霖伸手来推柳晓彤,柳晓彤被推得一个趔趄,差点摔倒。

这时,夏燕红快步奔过来,急赤白脸地说:

“快,我爸爸不行了。”

刹那间的愣怔后,金希明和魏佳霖拔腿就往icu病房奔。

金希明第一个奔进病房,他走到夏国民病床边,紧张地看着夏老。

夏老脸如死灰,口吐白沫,两眼紧闭,身子直挺挺地躺在床上一动不动。

“快拔掉盐水。”

金希明冲身后的魏佳霖吼叫,魏佳霖连忙去拔夏国民手上的针头。

“快抢救!”

金希明急得额上汗珠直冒,伸手摸了一下夏国民的脉搏,翻了翻他眼皮,摇着头说:

“已经没脉搏了。”

“啊——”

夏燕红大声哭喊起来:

“你们害了我爸爸,我要你们陪——”

她走上去狠狠地搧了魏佳霖一个耳光:

“狗屁医生!”

魏佳霖脸色煞白,身子摇摇晃晃地要昏倒,一个女医生上前扶住她。

病房里乱起来,夏国民的四个家属都怒不可遏,扑上来要打魏佳霖和金希明。

站在丈母娘床前的叶浩明走过来,抓住夏国民的两只手,掐住他两根中指的命穴说:

“他还有救。”

正哭叫着的夏燕红立刻上哭,走到叶浩明面前,“噗”地一声朝他跑下:

“好人,救救我爸爸吧。”

“快起来!”

叶浩明对她说了一声,掉头冲呆在后面的柳晓彤说:

“晓彤,快去帮我拿四根银针来。”

柳晓彤紧张地说:

“你行吗?”

“快去拿,越快越好!”

叶浩明用命令的口气说,柳晓彤转身奔出去,一会儿拿来一盒银针。

叶浩明迅速打开盒子,从里边取出四根金银针,三根含在嘴里,一根先扎夏国民的人中,再在他的脑户、胸乡和头维三个穴位各扎一针。

扎好,他就开始给他捻针。

按照《六合神针》和《奇门十八法》的针法,他把脑中的疗病光和体内的真气功灌注到一根根银针上。

银针很快生出一股蓝色的光雾,钻进夏国民的身体。

夏老被不宜的盐水一吊,脑梗心梗一齐来,很快就昏死过去。生死玉的能量不能打通他的血脉,叶浩明才用针术和内功,交合着一起作用,消融他脑部的血栓。

“这人都死了,还能用针扎?”

有人在门口小声嘀咕。

“这个年轻人是谁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