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后死对头非要娶我精彩章节全文全集精彩试读 重生后死对头非要娶我小说免费阅读

第9章

凌雪给林母在医院对面的酒店开了房,让她好好休息,交了爸爸的手术费再处理了一些事宜疲累不已,便坐在一楼歇会。

正是要快到午饭的时候,好多人推着餐车往住院部而去。

“肖姐,你等会,这个是七楼703林善善的,你一块送上去,不过可千万不要搞错了,这汤可不一样的哦。”

“我知道,这是程医生特地给林善善订的虫草汤,中午有,晚上还有。”

“是啊,做程医生的病人可真幸福,程医生不仅自掏腰包给那女孩做手术治疗,还给那女孩吃各种名贵的滋补药材,真是羡慕死了。”

“醒醒吧,程医生可不是对每个病人都那么好的,行了,我得上去送饭了。”

凌雪真有点怀疑自己是不是听错了,程墨可是个铁公鸡,怎么可能那么大方。

他每次都蹭她的饭吃,还蹭她的水果,她买东西他还来横插一脚,拿了就走非得要她给钱。

可是现在,好像还真没有人叫她交任何费用。

那家伙已经转性了吗?大约是长大了吧。

她上了楼,从医生办公室经过看到他正在吃午饭。

“程医生。”

“有事?”他抬起头看她一眼,也爱理不理的。

“哪个…我想问一下,我爸的手术是不是你主刀。”

“是又如何,不是又如何?”

“我希望是你。”她很认真地说:“我相信你。”

他笑了,眼里滑过一抹坏:“不是我。”

“林善善。”护士在病房那边叫:“吃饭了,你的饭放在病房了。”

她还想再问,他却说:“下班时间,请勿打忧。”

合上窗,还将百叶帘给拉了下来,防她像是防什么一样。

真是的,凌雪心里恼气得很,亏她还以为程墨转性了呢,还是跟以前一样可恶。

“林善善。”

凌雪皱着眉头看着手机:“你谁啊?”

“你的程医生。”他说。

这家伙,一听就喝醉了吧,不过这么晚打电话给她干什么。

“林善善,你想我给你爸做手术的话,马上过来江滨公园找我。晚了,我就改变主意了。”

她无语了:“现在几点了?”居然还让她一个病人出去?

“我不管。”他无理地挂掉了电话。

都凌晨一点了,他可真是神经病啊,不过她也是纠结了一下,还是起身便出去。

她很希望他能给她林父主刀,以前她的生命里,很多事情她看得开,可是林父的事,她不敢掉以轻心,他们护她周全,她也得倾心回报这份暖透她心窝的恩情。

半夜的风带着水气,吹得格外的舒服。

公园的热闹也散了去,她走了大半圈才在江边的阶梯上看到程墨躺在那儿,身边散乱着一堆酒瓶子。

她无奈地摇头:“程墨,你作为一个医生,喝那么多酒你觉得合适吗?”怎么二十五了,还跟个孩子一样任性啊。

他伸手指着黑糊糊的江:“知道对面是什么地方吗?那有个拔云峰,很讨厌的拔云峰。”他拿起瓶子发酒疯一般朝江里扔去,大声地嚷叫着:“回来,谁让你去的,没经过我的同意,谁让你走的。”

看来喝得可真不少啊,满身都是酒味,现在还朝江里扔瓶子,程墨是想被教育了吧。

她扶着他,拍拍他的脑袋:“清醒一点,程墨。”

他拉下她的手:“酒,给我酒。”

“酒没有,你喝多了自个躺这里睡一晚就行了,你干嘛打电话给我,程墨,你不知道我要静养吗?”

他笑:“我跟你说,有一个女人,笨得要死,我就没见过那么笨的人,跟你真像。”

“谁啊。”

“不告诉你。”他闭上眼睛:“我要睡觉。”

她现在弱得像是风中细柳,可没有办法背他走,推了推他,他也是转个身又睡。

要搁以前她是绝对不会管他睡大马路的,可是现在也知道他这个人还有好心的一面,又是程雾姐最疼爱的弟弟,罢了,她就看着他吧,免得他滚下江去淹死。

台阶上的手机响了很久,她替他接了电话。

“程墨,你在哪啊,怎么老不接我的电话,我真的好担心你啊?”

凌雪抓紧了手机,打电话给程墨的是她的妹妹凌心妍。

“程墨,你说话啊?”

“他喝多了。”凌雪平静地说。

那边的凌心妍便立马心急地问:“你是谁啊,你怎么替程墨接电话?”

“我是…他的病人。他喝多了现在在江滨公园,你赶紧来接他回去吧。”在这里睡不是办法的,万一晚上着凉生病了,他会好几天都不能来医院,也就不能替她爸爸做手术了。

他一生病便娇气得不得了,要躺在家里,连指头都不带动一下的,安份也就罢了,可是他还指名让她去看望他,给他写功课,念书。他没睡着,她不许走,他睁开眼睛她不在,他又发脾气,所有人都得当他祖宗一样好好哄着,直到他感冒好了为止。

“我马上过来。”凌心妍说完便挂了电话。

“程墨,一会有人来接你。”她推推他,他却一点反应都没有。

将地上的酒瓶子一个个捡起扔垃圾堆,红的,白的,还有洋酒混着喝,程墨就不怕酒精中毒吗?

他以前不都很反感别人喝酒的么?所以几个家庭一起聚餐,大人们生怕他不高兴都不喝酒的。

凌心妍来得很快,看到她似乎有些不高兴:“你们这些病人为了讨好医生,可真是不择手段啊,不过我告诉你,你拍错马屁了,程墨最讨厌喝酒的了。”

她半跪在地上心疼地抱着程墨:“怎么喝那么多,明天一定会头疼死的,程墨,你不用担心哦,我现在就带你回去。”

凌雪甩了甩手上的水,看着这个漂亮的妹妹,这个爸爸引以为傲的妹妹。

妹妹做什么,爸爸都高兴,妹妹受点委屈,爸爸就心疼,她带着团队没日没夜辛苦做出来的成果,可是发布会上却莫名其妙被爸爸说是凌心妍的功劳,她多争一句,爸爸都气恼地说她心胸狭小见不得妹妹好。

人与人真不同,有些人天生就是受宠爱的,有些人天生就是不受欢迎的,比如她。

凌心妍吃力地扶起程墨,走了二步还转头跟她宣示主权:“程墨可是我未婚夫,谁要是敢打他的主意我可是不会客气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