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至尊龙帝》小说章节目录免费试读 林天秦嫣然小说全文

夜幕降临。

万景丽豪大酒店,总统套房。

作为大都唯一一家七星级酒店里,这总统套房极尽奢华!

天鹅绒地毯,搭配真皮编织墙面,一排排翡翠琉璃壁灯众星捧月,巨大的施华洛世奇水晶吊灯悬挂在客厅天花板正中,散发着曼妙迷人的光彩。

柔光洒向吊灯下方的金丝楠木真皮沙发,林天稳坐正中,望着靠在自己怀中的秦嫣然,目光无限温柔,轻声诉说衷肠。

“这八年,我在军营出生入死,只等战争结束,与你重逢这天。”

“今日拥你入怀,我这八年,便没有白等!”

秦嫣然靠着林天坚实的臂膀,回忆这八年来的屈辱生活,阵阵酸楚涌上心头。

“八年了,你失踪整整八年,杳无音讯,生死未卜,我生生守了八年活寡。”

“林天,你好狠心,让我苦等这么久……”

说到这,秦嫣然难以抑制心中苦涩,鼻子一酸,两行清泪无声滑下。

林天心中也满是内疚,

“现在我回来了,嫣然,无论再要发生何事,我定会保护好你。”

“今后谁敢欺辱我的女人,我要他人头落地!”

林天不在的这八年,秦嫣然全然活得不像个人样。

如今林天归来,想到今后有人能保护自己,不用含冤受辱的生活,秦嫣然心中是幸福交织着委屈,心力交瘁,泪水骤然决堤,一把扑进林天怀中,哭的是梨花带雨,泣不成声!

林天轻抚秦嫣然缎子般的秀发,柔声哄着。

大都夜色渐深,静谧祥和。

在林天温柔的安抚下,秦嫣然带着满心疲倦,沉沉睡去。

林天把秦嫣然抱到卧室床上,盖好被子,轻手轻脚离开房间。

房间外,赤龙驻足等候,待林天关上房门,二人走到客厅,赤龙便向林天汇报。

“龙帝,收到急报,边境那几个老家伙好像知道你离开了,最近有点不安稳。”

林天眉头微皱,却是满心不屑。

“这种事,不是意料之中么?”

“传信到龙帝阁,调血狱龙王与灵武龙王二人前往!”

赤龙点头受命,可眉宇间似乎还有些许不安。

“另外,还有一事……龙使十一查到了齐缘的消息,龙帝您的尊师,应当也在大都!”

听到齐缘的名字,林天心头一紧!

“什么?师傅在大都?”

落地窗外,满天星斗,一轮新月冉冉升起。

八年前,也是这样一个看似平凡的夜晚,齐缘救下了林天的性命。

对林天而言,齐缘不仅是救命恩人,更是使得自己日后有能力成为龙帝的恩师!

毫不夸张的说,没有齐缘,就断然没有如今的龙帝林天!

沉吟片刻,林天当下决断!

“好,等手头的事处理完,就去找师傅!”

二人说到这里,总统套间外传来阵阵敲门声。

随后,房门轻开,黑龙径直走进客厅,对林天立正行礼。

“龙帝,您真是神机妙算,白天对秦家放下的话,果然有效!”

“早些时候,我们发现秦家有人偷跑出来,可那人刚一出秦家,便被人蒙头绑入一辆车里,我们一路尾随,见那辆车开进了孙家大院!”

大都四大家族之一的孙家?

这孙家虽然是四大豪门之一,却是势力最小的一个。

全凭家主孙金亮老奸巨猾左右逢源,同别族联姻,方才保下豪门地位。

孙家竟敢在这时候插手?

这一来,事情变得越发有趣了。

林天微一眯眼,声若宏宇。

“出发,去孙家!”

孙家别墅,

孙家家主孙金亮,正坐在后花园里,抽着烟袋,急的像热锅上的蚂蚁。

白天杨家遭重的事,只半天功夫便传遍了大都,街知巷闻。

孙金亮是忧心忡忡,这林天八年未露面,不知是在何处经历了什么,如今回到大都竟然如此横行霸道,定然是有些来头。

若是被他知道了八年前庆典当日的真相,后果难以设想!

孙金亮正这样想着,忽然一名下人火急火燎跑进后花园,连呼带喘。

“老爷,林……林天来了,带着两人凶神恶煞,就在门外!”

孙金亮登时心惊,即刻站起身,“那还不快……快请进来……”

“无需你请!”

只听走廊外传来如雷贯耳一声,主仆二人扭头一看,林天面若冰霜,带着赤龙黑龙二人大步潇洒走了过来。

孙金亮只感觉后颈一阵汗毛直竖,看这林天高视阔步器宇轩昂,王者风范尽显,纵然是四大豪门之一的孙家家主都能感受到莫大的压力!

“什么风把林少吹来了?”

“不知林少大驾光临,有失远迎,望请……”

见谅二字还未说出,林天已然走到了孙金亮面前,龙目一瞪,打住了孙金亮的话头。

“省了你那些没用的客套!”

“早些时候,你从秦家门口绑走了一个秦家族人,带他出来见我!”

林天这刚一见面便是开门见山不拖泥带水,孙金亮感慨林天这雷厉风行的风范之余,心中更是紧张不已。

怕什么来什么,孙金亮哪里想到林天会直接登门问罪,根本没准备好搪塞之词。

可现在林天就在面前,除了咬牙矢口否认,也是别无他法。

“林少,咱们夏国现在是法治社会,绑架可是重罪,我孙家岂敢?”

林天早就料到这孙家家主不会老实交代,面若寒霜,冷眼一扫。

“你不说,无碍,给你机会你不中用,那就休要怪我。”

“不说实话,是想和杨家奸贼一个下场?”

林天这番话振聋发聩,字字如针扎在孙金亮心头。

忆起杨家惨状,孙金亮这可急了,顾不得豪门家主的面子,扑通跪倒在林天面前!

“冤枉啊,林少,我孙金亮对天发誓,是真没有绑架你秦家的人……”

孙金亮这边刚刚跪下,还未辩解几句,只听见花园走廊那头,又是传来一个尖细声音。

“怎么……这么吵?爸,是谁来了?”

孙家大少,孙金亮的大儿子孙海平,衣冠不整,跌跌撞撞的出现在花园入口。

看这样子,怕是喝了一晚花酒,整个人醉眼朦胧,浑身酒臭。

孙海平刚一踏入孙家花园,整好撞见父亲跪在地上,登时便是火冒三丈,摇摇晃晃的往里走,指着林天的鼻子便骂!

“什么东西,你是哪儿冒出来的杂碎,敢让我爸给你下跪?”

“来人,把我爸扶起来,再把这一脸装逼样的东西扔出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