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医武狂人》完结版免费试读 《都市医武狂人》最新章节目录

第6章无利不起早

小院的左邻右舍,都已经盖了新楼,最低也是三层的小洋房。

可他家的院子,依旧是破旧的一层小平房。

李凤娥掏出钥匙,打开门锁,推开两扇斑驳的木门,然后转头说道:“宸子,你先等一下。”

燕宸楞了一下,见她急匆匆跑了进去,很快端着一个火盆出来,里面用一些干树枝点着了火。

她将火盆放在门槛前,说道:“宸子,跨过来,从此霉运离身,平平安安。”

燕宸舒了一口气,从火盆上跨了过去。

随即李凤娥端起火盆,沿着墙根远远丢了出去,转头说道:“我儿子回家咯。”

声音喜悦中带着哽咽,眼中含着泪水,站在一旁。

看着五十不到,但头发花白,腰背微微佝偻的母亲,燕宸心中一酸,眼中发涩。

燕小芸扶着燕怀山,跟在燕宸身后,一家人进了小院。

燕宸来到院子中,自己小时候栽的葡萄藤生长正旺,已经挂满了青翠的葡萄。

“你们在家等着,我去路口买点肉回来。今天一个出院,一个回家,我们一家人好好庆祝一下。”

李凤娥看着燕宸,满眼的慈爱,站在门口说道。

燕小芸说道:“我陪妈去。”

“不用,就在路口,你留下陪你爸和你哥,我去去就回来。”

李凤娥一边说着,一边出了院门。

燕小芸去家中搬了一把椅子放在葡萄架下,然后说道:“爸,来这里坐着,和我哥说说话,我去煮饭。”

燕宸扶着父亲过去,让他在椅子上坐下。

看着燕小芸那婀娜的背影,燕宸心中恍惚了一下,三年不见,当年的青涩小丫头,现在已经亭亭玉立,长成一个大姑娘了。

而且,她完美了继承了父母的优点,不但身材苗条,容貌也十分清秀,是个十足的小美女。

“宸子,你的玉佩呢,那可是你爷爷给你的……”

燕怀山看着燕宸空空的脖子,有点狐疑的问道。

燕宸摸了一下脖子,眼神闪烁了一下,说道:“在里面被打碎了……”

燕怀山眼睛一红,黯然说道:“你在里面受了不少苦吧?”

父亲憨厚老实,从来不会多说一句话。从小到大,除了默默的关爱,很难从他嘴里听到一句关心的话。

燕宸看着已经布满皱纹的父亲,有点心酸的说道:“爸,我这不是好好的吗,你看我是不是又长高了,也长壮了?”

说着,还在他面前转了一圈。

燕怀山点点头说道:“是高了,也壮了。”

忽然又想起一件事,狐疑的问道:“宸子,你怎么会医术了?医生都奈不何,你是怎么救活我的?”

燕宸眼中闪烁了一下,自己得到了燕门医武传承的事,实在太过离奇,要是告诉他,估计会以为他是胡说八道。

他想了想说道:“爸,你忘记了,我大学上的是湘州医大,而且学的是中医针灸。虽然没毕业,但也学了快三年。”

燕怀山笑了一声说道:“对啊,我都把这个给忘记了。要不是出了那件事,你一定能成为一个很厉害的医生。”

燕宸笑道:“相信你儿子,就算没有毕业,我一样能成为一个很厉害的医生。”

父子两有生以来,第一次聊这么多。

燕小芸煮上饭,拎着一袋土豆出来去皮。

燕宸问道:“小妹,今年要高考了吧,成绩怎样?”

正在给土豆去皮的燕小芸一愣,刮刀差点刮到手指,低着头并没有回答燕宸的问题。

燕宸心中一紧,狐疑的看着燕小云问道:“小妹,哥问你话呢?这几天学校应该有课吧,你怎么没去学校?”

“哥,别问了,我退学了。”

燕小芸忽然低沉的说道。听得出来,她的心中非常难过。

身边传来燕怀山的一声长叹:“都怪爸没用,儿子儿子保护不了,女儿上学也上不成,我真不配做你们的爸……”

“爸,你说什么呢?这怎么能怪你?”

燕宸听到父亲那黯然的声音,心中一酸,赶紧安慰道。

“宸子,你不知道,因为我这病,你妈到处借钱,现在家里已经欠了十来万。爸前几天还碰了人家的车,要赔八九万,你说……”

燕怀山说着说着,哽咽了起来,五十岁的大男人,硬是伤心的流出了泪水。

燕宸心中堵塞,过去轻轻扶住父亲的肩膀,坚定的说道:“爸,别难过,儿子回来了,以后这个家,儿子和您一起扛!”

燕怀山擦拭了一把泪水,勉强挤出一丝笑容,说道:“对,儿子回来了,一切都好了。”

燕宸看向燕小芸,说道:“小妹,你放心,哥一定会让你重新回去读书。”

燕小芸没有回答,依旧默默的刮着土豆皮。

不一会,李凤娥拎着一块肉,还有一些蔬菜回来了,进门就说道:“等着啊,我去给你们做。”

刚进院门,门外忽然跟着进来一个人,还在门口就打着“哈哈”说道:“哎呀,刚听说燕家大哥回来了,还真是的啊……哟,那不是宸子吗,宸子也出来了啊?”

燕宸抬头看去,看到这个人,不禁微微蹙眉。

这个人叫张婶,就住在这条小巷的路口,是出了名的快嘴,也是出了名尖酸刻薄。

燕宸从小就不喜欢她,她是典型的势利眼,谁家有钱有势,就变着法的巴结,谁家要是穷点,看人时鼻孔朝天。

“张婶,你又来做什么?我说过了,那件事我们不会答应的。”

听到张婶的声音,李凤娥立即转身,看着她,语气有点生硬的说道。

“别急着拒绝嘛,这么好的事,你们……”

不等张婶说完,李凤娥便上前把她往外面推,一边推一边说道:“别说了,我们不会答应的。”

愣是将她推了出去,然后将门关上。

门外传来张婶忿忿的声音:“哼!给脸不要脸,到时候你们来求我,我还不管了呢!”

看到一向柔弱的母亲,居然突然变得这么强势,燕宸想起了一句话:女子本弱,为母则刚。

张婶上门,纯属夜猫子上门。这样的人,无利不起早,来了肯定没好事。

将门关上的李凤娥,双手按着门急剧的喘了几口气,平静了一下心情,这才转身走了进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