远古穿越:野人相公宠入骨小说全文精彩章节在线阅读(叶曼妮意)

第7章

“……萌萌?”叶曼妮陡然认出了眼前人,伸手打开了窗户。

然而萌萌却像是只被火燎了尾巴的耗子,扭头拔腿就跑。

叶曼妮眼疾手快,一下子揪住了他的后脖颈,将他抓了回来:“怎么见着我就跑?我有这么可怕么?”

萌萌极不情愿的转过头来,一片绯红迅速从那张黑黝黝的小脸,蔓延到了耳根和脖颈。

   “大家都说你是鬼魅,对太阳神不敬,会给我们带来灾难,要我们躲着你些。”

他说着说着脸更红了:“所以我就想来看看…….看你到底是什么样子。”

   “原来外面是这么传我的,难怪没有人来找茬。”

    无需多想,叶曼妮便知这谣言的源头在哪。

她本以为只有现代社会才会存在诸多复杂难解的人情长短,未曾想原始社会的人际关系也这般难以处理。

“那你现在见到我了,害怕么?”叶曼妮将孩子放下,半开玩笑的问道。

萌萌倏地垂下头去,用力摇摇头:“你长得这般好看,一定不是什么鬼魅灾星,而且你还救过我一命,你是好人,那些人在胡说。”

他说完这些话似已用尽了勇气,眼神窘迫不安的四处乱飞。

叶曼妮被他的反应逗笑,忍不住揉了揉孩子软软的短发:“真是个可爱的孩子。”

她笑着笑着,眼睛却渐渐冷了下来。

从眼下的情况来看,她在这里的处境相当尴尬。

   虽然在意的支持下,她从圣女那里拿到了一些草药,但若是以后再要,就不会那般容易了。

亭现在的病情并不稳定,后面定然会需要更多草药,若是不解决这个问题,那事情就难办了。

“萌萌,你知道这里什么地方能够采到草药么?”叶曼妮的思绪转了一圈,忽的一拐,落到了豆丁一样的萌萌身上。

萌萌虽然还是孩子,但在这样的时代,已经提前加入了为生存奔波的队伍,对周围的情况十分了解。

叶曼妮带了个兽皮缝制的包,跟着萌萌去了附近的山上,采摘了不少止血生肌的草药,顺道又被萌萌科普了一下身边常见的几种动物。

自那之后,萌萌会不时前来拜访,并十分贴心的帮忙照顾病人。

有了帮手后,叶曼妮便能空闲出更多的时间上山搜刮药材,并将之分门别类的放置,以备不时之需。

然而这样的生活还没让她安逸两天,叶曼妮便从萌萌口中得到了一个不好的消息。

亭的病情忽然恶化了。

叶曼妮愣了一下,迅速收拢了手中的药草,三步并两步往回跑:“怎么回事?”

“我也不知道怎么回事,亭的全身忽然变得滚烫,整张脸都红了。”

   萌萌像个土豆,缀在她的身后往回滚。

听到这话,叶曼妮心中当即便咯噔了一下。

发烧,极有可能是因伤口感染。

她一面思考对策,一面往回跑,但还未到地,远远地便听到了一阵喧闹声。

叶曼妮停住了脚步,这才发现亭的竹屋门前竟然挤了一大群人,伸长脖子望向室内,不断的指指点点。

虽然隔着很远的距离,但她还是一眼便看到了喜怒不形于色的意,以及围在他身边上蹿下跳的圣女。

   最先入耳的是那些向太阳神祝颂的声音,堪比洗脑:“婆罗婆罗耶……婆罗婆罗耶…..”

众人的议论声也清晰起来。

“她面皮雪白,整日胡言乱语,且频频对太阳神口出不逊,定是鬼魅无疑!”

“近日打猎的时候折损了好些个人手,必是太阳神降下预兆,要我们清除灾星!”

“她私自采摘圣草,心怀不轨……”

“床上那人全身滚烫,这是太阳神降下的惩罚……”

叶曼妮遥遥的听了几耳朵,失望的发现这些古人嚼来嚼去,左右不过是些陈词滥调,半点新意都没有。

“请让……”她抱着草药,正想出声让他们让条路。

    迎接她的,是无数审视忌惮的目光。

叶曼妮冷声道:“你们若是没有什么正经事,就赶紧散了吧,别耽误我救人。”

   没有人动,众人无声地望着她,好像看着天敌。

叶曼妮没心思同他们聒噪,强硬的挤过人群,走进了房间。

亭此刻满身通红,看起来格外骇人。

“果然还是感染了。”

   叶曼妮细细的检查了一遍亭的伤口,他脖颈间的皮肉微微发黑,边缘处还沾染着一层黄色脓水,混合着绿色的草药,极具视觉冲击力。

堆积在旁边的众人见状,立时喧哗起来,群情激奋的盯着叶曼妮,试图将这个渎神者抓住。

叶曼妮并不畏惧,视线越过诸位怒不可遏的人影,落在外面的意身上:“你想要食言?”

众人顺着她的视线看去,看到了身处喧闹之外的酋长。

众目睽睽之下,意坚定而缓慢的摇头。

叶曼妮放下心来,有了他的保证,她便能继续下去了。

但这一次的族人们,似是被酋长如此轻易的妥协激怒,再度叫嚣起来:“酋长,她是鬼魅所化,极善蛊惑人心,我们应该交由太阳神来惩罚她!”

“妖邪入体,若不速速除之,灾祸便会降临……婆罗婆罗耶……”

    这个时候,圣女也趁机添油加醋:“杀死她!杀死她!”

众人群情鼎沸,一圈一圈将叶曼妮围了起来。

有壮汉破开人群走了出来,伸手欲抓叶曼妮的肩膀。

“住手!”男人的声音强势无比,瞬间盖住了周围所有的躁动和喧嚣。

意站在众人身后,视线缓缓压了出去,带着不容置疑的气势:“放开她,你们离开!”

众人皆是一怔,没料到酋长会如此明目张胆的包庇这么一个来路不明之人。

“可是,酋长……”圣女心有不甘,还想再说什么,却被意一个眼神压了下去。

“她是你们的酋长夫人,对她不满,便是对我不满。”意的话简单粗暴。

    闻言,叶曼妮有些意外,一时不知该怎么反应。

    她没想到意竟然会横眉冷对所有反对的声音。

圣女竭力分辨:“可是酋长,她说自已可以救活这个人,还使用了献给太阳神的圣草,但现在却不能做到,这难道不是对太阳神的欺骗和不敬么?”

对于圣女的控诉,叶曼妮确实无法反驳。

她本以为自已能够挽救亭,然而拮据的现实却让她屡屡受挫。

巧妇难为无米之炊大约就是这般憋屈吧。

意隔着人群看了她一眼,语气冷然:“就算是太阳神,面对死亡,也有无能为力之时,更何况是她。”

   意的说法在某种程度上是对太阳神的不敬,惊得族中几个老人登时变了颜色。

“酋长,你果然是被这鬼魅迷惑了心智。”

    圣女得到了支持,再度跳出来发难:“这个雌性本就来路不明,不仅口出狂言冒犯太阳神,还动用圣草救治敌人,应该烧死她以平神怒!”

圣女一副痛心不已的表情,好像叶曼妮真的是什么妖魔鬼怪。

   叶曼妮实在不明白,自己才穿越过来不久,也不知道到底哪里得罪了她,以至于她屡屡想至自己于死地。

她有些不安地望了一眼意,恰好与人群中央的他视线相接。

意对她点点头。

   对着激愤的圣女和人群,意一字一句道:“她不是来路不明的雌性,是酋长夫人。”

“让她为人治病,是我答应过她的事情,若是她真能将如此重病治好,于我们而言,只有好处,没有坏处。”

意别有深意的看了一眼圣女,继续道:“若是她治不好,到时再治罪也不晚。”

叶曼妮微微睁大了眼睛,没想到他竟会如此坚定的站在她这边。

“可是,意哥哥……”圣女想反驳,却被意的眼神阻止。

“大家回去吧,不要影响夫人治病。”他挥挥手,语气决断,不容置疑。

意在族人中显然很有威望,众人虽面有不甘,却还是依言,三三两两的散去了。

很快竹门前就只剩下叶曼妮,意以及萌萌三人。

“刚才多谢你了。”叶曼妮迟疑了一下,开口道谢。

“这是我答应你的事情。”意盯着她的脸看了半天,忽然伸手握住了她脸颊边的一缕乱发。

叶曼妮下意识后退一步,竖起手掌挡住了他的进一步靠近。

她很感激他方才的出手解围,但并不代表她要用以身相许的方式来表示感谢。

她旗帜鲜明的拒绝果然让他黑了脸。

意的手转个方向,抓住了她的下巴,强迫她与自已对视:“你为何要躲我?”

他眉目深邃,轮廓硬朗,俯瞰下来的时候,让叶曼妮感到了极大的压力:“我没有……”

“不好了!”叶曼妮的话到半路,就被打断了。

萌萌着急忙慌的从房间跑了出来,一把拉住了叶曼妮的手,急切道:“不好了,床上那个人要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