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王妃又离家出走了》魏玥儿韩凌穆小说免费试读全文章节

只消一眼,魏轩就知道他打的什么主意,可眼下若想救出妹妹,却别无他法。

“好,君子一言驷马难追,你说话要算话!”他几乎咬牙切齿的说着。

“当然,我堂堂燕国国君,岂会来骗你!”燕洛泽冷笑。

牢笼被打开,魏轩放下刀刃被押解进去。

“妹妹。”看到魏玥儿,魏轩一阵激动。

此刻魏玥儿瞧见眼前之人,倍觉感动,任谁都知这个计谋九死一生,不过是燕洛泽的诡计,可他却毅然决然。

“哥哥,你赶紧走,无需为了我……”她知晓此番魏轩凶多吉少,也不想让他丢了性命。

可话音刚落,一只羽箭却猛然射向魏轩的后背,他怔在那里,忽而跪了下来。

“哥哥……”魏玥儿没想到燕洛泽竟会如此卑鄙,带着恨意仇视过去,见他手里还有一把弓箭,原来他早就准备好了一切。

她作势就要杀出去,却被魏轩一把抓住手腕。

“莫,莫要胡来,玥儿,你且赶紧逃走,父皇母后,他,他们都已不再,今后……哥哥也不……不能保护你了,你……好好……活着……”

话还未曾说完,魏轩一口血便喷涌而出。

“哥哥……”魏玥儿一脸痛魏,刚刚得知穿越,对眼前的太子有了感激,二人还未曾诉说兄妹之情,他便为了自己牺牲。

“记住,不要,不要报仇,好好,活着便好……”最后几个字虚弱无力,一句话说完,魏轩握着她的手臂,也缓缓放下。

泪水顺着脸颊滑落下来,此番的魏玥儿这才明白国破家亡是一种怎样的感觉。

那滚烫的触感让她回到现实,她明白,今日,她必须得活着。

“哎呀,好一副兄妹情深啊!”燕洛泽却突然拍手叫好,嘴角还带着诡谲的笑意。

“你!说话可算话?”不知眼前之人是谁,魏玥儿抬起右手食指,直接指向他。

“当然!”燕洛泽随意瞥了一眼。

“既如此,放了我,否则全天下人都会耻笑你失信!”她一字一句,铿锵有力,满目愤慨,却极力忍耐。

饶是已然浑身是血,血肉模糊,看起来一阵风就倒地,可那瘦弱的小身板下却又仿佛藏着无尽的潜力。

韩凌穆右手握紧,替那女子捏了一把汗,原以为她会恨意满布,冲动报仇,可她却冷静的出奇。

思及此,他动了恻隐之心,忽而朝着小侍耳边说了一句话,朝着那女子看去,眼神里带着几分温柔和怜悯。

小侍惊讶的点点头,转过身来,似是去做了什么。

“魏玥儿,我只能助你至此,希望你不会让我失望。”他宛若惊鸿,飘然若仙,不远处有个奴隶群,希望她能好好利用这个机会。

“好,你走吧,不过我给你一炷香的时间,如若一炷香之后让我找到你,那么……”燕洛泽露出一抹“杀”的表情来。

他的话音刚落,魏玥儿就赶紧逃出,一路狂奔,饶是力气用尽,可为了活着,她依旧只能拼命跑着。

不曾回头,只想往前!

身后依旧陆陆续续几根羽箭射来,可她只听声,便都巧妙的躲了过去,左闪右躲间,很快就消失在燕洛泽的视线内。

能量似乎要耗尽,她一个趔趄,差点儿摔倒,看到身边一根竹棍,于是拿起来撑住站起,重新往前奔走。

一炷香的时间很快过去,燕洛泽一个眼神,随即弓箭手和追兵都纷纷就位,开始追赶她。

听到马蹄声传来,魏玥儿心叫不好,正以为死定之时,眼前突然出现众多奴隶和马蹄,她赶紧跑进奴隶群中。

只见一群奴隶正惊慌逃窜,她眼神清明,随即将其中一人的衣服扒下,随意披在自己身上,往里走去,混入奴隶群中。

“天杀的,谁把你们弄出来的!给我关起来!”只听见一个男子的声音,随即几个挥鞭之人就开始把奴隶赶往兽斗场。

“皇上……让她跑了,要不要去奴隶部找人?”带头之人复命。

“算了,去了奴隶部也只有死路一条,届时反而更为痛苦!就让她好好享受吧!”燕洛泽摆摆手,今日,他总算是血债血偿了!

魏玥儿精疲力尽,进入一辆木栏车内,一阵眩晕感袭来,她实在支撑不住,整个人直接往一旁倒去,原以为会跌落下去,却忽而坠入一个温暖而又柔软的臂弯之中。

“你……”未曾看清来人,眩晕感再次袭来,她彻底晕厥过去。

“唔……”一阵痛感传来,魏玥儿缓缓睁开眼睛,可是周围却阴暗潮湿至极,随即她咬咬牙,赶紧站起来,饶是伤口崩开,却依旧面不改色。

“你醒了?”一个清冷而又充满磁性的声音传来,惊得她侧目,瞧见身旁的男人,见他同自己一般衣衫褴褛,可却有着一股与众不同遗世独立的傲骨。

“这,这里是哪里?”她狐疑,之前清醒之时之听得“奴隶”二字,却未曾有任何其他印象。

“奴隶场!”韩凌穆淡漠的回了一句。

这一身破烂衣衫,还是从一个奴隶身上扒来的,他也不知为何,瞧着她可怜,竟鬼使神差的冒充奴隶进入她的车内。

这女子身上的坚韧不拔,以及她那股永不言弃的眼神,就像是深深烙印在他身上一般,让他挥之不去。

“什么?你是……”魏玥儿深知身旁男子绝无敌意。

“凌穆,你可以叫我穆大哥!”韩凌穆依旧神情冷漠,可却细心的为她清洗着伤口。

“嘶……”魏玥儿呼痛,可却很快将纱布扔掉,随意扯了一块布又包了一下,全程目不转睛,神情坚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