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神医下山退婚江羽温亦欢小说结局完整全文

第9章

只穿着睡衣的温亦欢,俏脸瞬间红到了耳根子。

“你……你们!”

温父咬牙切齿,眼中似有怒焰喷出。

江羽觉得有些尴尬,朝着温父努力的挤出一丝笑容。

温亦欢急忙解释:“爸,你冷静一点,事情不是你想象的那样。”

“我还要怎么冷静?”

温父咆哮着:“温亦欢啊温亦欢,难道你忘了你还有婚约在身?你这样做,让我这张老脸往哪儿搁!”

“爸,你不要再跟我提婚约的事了!”

温亦欢突然硬气了起来。

“结婚是一辈子的大事,我为什么要嫁给一个我素未谋面毫不了解的人!”

“你懂什么,婚姻大事讲究父母之命媒妁之言,婚约既然已经定下,就决不能无故悔婚!”

“爸,都什么年代了你还这么迂腐?”

听到温家父女的对话,江羽摸着下巴,心说这世上竟然还有跟老头子一样食古不化之人。

“那个,伯父,我觉得吧,一个人的终身大事怎么能被一纸婚约束缚,两个人在一起要是没有感情基础无异于房无地基……”

“闭嘴,我温家的事来轮不到你一个外人来指手画脚!”

江羽话没说完就被温父打断了,温父态度强硬目光不善,江羽被噎住,只能悻悻的低下头,做一个安静的旁观者。

但温亦欢接上了江羽的话茬:“爸,我觉得江羽说得没错,我不可能一辈子面对着一个毫无感情的人。”

“亦欢,感情是可以培养的嘛,再说了那可是……等等,你说他叫什么名字?”

温父显得有些惊讶。

温亦欢眼珠子一转,立刻过去拽着温父:“爸,我们进屋里谈。”

她把温父拖进了闺房,让江羽在客厅等着,并嘱咐他不准偷听。

闺房中。

温父再一次问道:“你说他叫江羽?”

温亦欢点头承认。

“是钟老神医的徒弟江羽吗?”

“这个我没问,但我第一次见他时,他说是来天云市退婚的。”

“退谁的婚?”

“我和韩颖。”

“那一定是他了!”温父显得有些激动,“这事儿怎么不早告诉我,刚才我差点闹了误会!可是……你俩都住一起了,怎么还要退婚?”

“爸,我俩没住一起,他现在只是我的保镖而已,而且……而且他还不知道我就是温扶摇。”

温亦欢本名温扶摇,十八岁的时候打算进军演艺圈,所以给自己取了个艺名。

不过她星途不顺,前两年在温父的劝说与帮助下,转行做起了生意。

他在当演员的时候也累积了一些人脉,温亦欢这个名字被人熟知,所以一直在用这个名字。

温扶摇这个名字,除了她的家人,倒是没什么人知道。

温父眉头一皱:“为什么不早点告诉他?”

温亦欢忙道:“爸,这事儿你千万别跟他说!”

“什么意思,你葫芦里到底在卖什么药?”

“爸,我和他也才刚认识,你就让我用现在这个身份跟他处处,我至少……得先了解他是一个什么样的人才行。”

“这事儿爸可以答应你,不过你刚才也听见了,与他定下婚约的,可不止咱们温家,你现在是近水楼台,可别被韩家捷足先登了。”

温亦欢不由撅了噘嘴,没好气道:“他到底有什么好的呀,爸你至于这样吗?”

“我只能说,名师出高徒,钟老神医,可不止医术高明那么简单!”

温父这番话意味深长。

……

父女俩谈妥后从放假出来,温父刚才的不善之色一扫而散,取而代之的,是一脸的祥和。

他再一次打量江羽,满意的点头,并夸赞道:“一表人才!”

温亦欢生怕温父漏了陷,着急忙慌的把他往门外推:“爸,你就先回去吧!”

温父和江羽挥了挥手,嘱咐道:“小江啊,好好和咱家亦欢相处,她这个人虽然有时候脾气倔了点,但人还是很好的……”

“爸!”

温亦欢不断的跟温父使眼色,把他推出门才松了口气。

她不敢让她爸久留。

江羽是一头雾水:“温总,你爸这是怎么了,好像变了个人似的。”

“没,没怎么,我爸那人就这样,误会解开了就没事了。”

“可是,我总觉得你爸看我的眼神有些奇怪。”

“哪,哪儿!你肯定看错了。”

温亦欢心里像是小鹿乱撞,生怕江羽看出什么端倪来,于是立刻岔开话题。

“等我换身衣服,我带你去买些洗漱用品吧!”

说完她就匆匆跑回房间,深呼吸了好久才算是平静下来。

随后,她领着江羽在小区旁边的超市里买了些牙刷毛巾之类的洗漱用品,温亦欢不敢在外面吃东西,回家点了外卖,没多久徐欣就来了,神色慌张,见面第一句话就是大事不好了!

“温总,咱们麻烦大了,我听说,听说靳虎会派王奇来对付我们。”

她很紧张,可江羽却不慢不紧的说道:“那个王奇很厉害吗?”

徐欣怒瞪他一眼:“你一个外地人当然不知道王奇,那可是我们天云市出了名的狠角色,靳虎的金牌打手,外号铁拳,据说几年前黑虎堂跟别人争地盘的时候,王奇以一敌十,把十个人都打成了重伤!”

温亦欢的脸色也瞬间沉重起来。

徐欣把怒火发泄在江羽身上:“都怪你这个土包子!要不是你,靳虎怎么会让王奇出手!”

江羽耸了耸肩:“那你怎么不说我帮你们保住了一百万?”

“你还有脸说?本来一百万就能摆平的事,现在让你弄得收不了场,王奇出手,我们可能连命都保不住!”

“嘁!”江羽一脸不屑,“说白了那王奇也就是靳虎的一个打手,没想象中那么可怕。”

“你这个土包子真是不知不畏!”

“我说你俩也别杞人忧天了,对付你俩还用不着金牌打手,这个王奇摆明了就是冲着我来的。”

“那有什么区别,你现在是温总的保镖,天天呆在一起,你能保证王奇对付你的时候不会误伤温总?”

徐欣现在对江羽意见很大,认为他们现在的处境都是江羽一手造成的。

“徐秘书,拜托你对我有点信心,既然我敢自告奋勇做温总的保镖,那我就可以保证她的安全。”

“我呸!少在这儿吹牛,真等你见了王奇,可别跪地求饶才是!”

“啧啧……徐秘书别的本事没有,这长他人志气灭自己威风的本事倒是让我望尘莫及。”

“土包子你什么意思,你再说一句试试!”

徐欣指着江羽的鼻子叫嚷,气得直跺脚。

“叮咚……”

忽而门铃响起,门外传来一道声音:“您好,外卖!”

温亦欢起身走去:“你们别吵了,先吃点东西再想办法吧。”

“别去!”

江羽蹭的一下站起来,吓得温亦欢一机灵:“怎,怎么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