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至尊皇太子》小说大结局免费试读 李尘李世民小说全文

第五章蛮夷之辈,岂配得上我大唐公主?

这话一出,整个朝堂,瞬间便炸开了锅。

武将们纷纷出列,对李尘的话表示认同!首当其冲的,便是卢国公程咬金。

“臣认为太子言之有理!奶奶的,这些突厥杂碎们,还真把自己当盘菜了?陛下,请给我老程五万兵马,我老程愿做开路先锋,荡平这群突厥狗!”

武将们纷纷响应。

“不错,既然突厥人敢打我大唐,就该承受后果!”

“我大唐铁骑骁勇善战,绝不怕他们突厥人!”

“臣等请战!”

说话的这些武将们,大多没什么心机。

他们大多是跟着李世民打天下的老将,一个个忠心耿耿,是真正能够为这大唐抛头颅,洒热血的忠勇之辈。

奈何,他们刚刚提议,便遭到了反对。

“住口!你们知道什么?”长孙无忌朝前一步,高声道:“陛下,千万别听他们的,我大唐目前受灾严重,关中各处断粮的情况时有发生,若是这个时候出兵,百姓们如何承受的了?”

“赵国公所言不假!”魏征也上前道:“陛下,太子年幼,武将们有勇无谋,您万万不可偏听偏信,若贸然出兵,必将酿成大错!”

一群文臣,纷纷附和。

这下,那些武将们可不乐意了。

“魏征,你这话是什么意思?什么叫做我等有勇无谋?”

“要是没有我们,就凭你们这些舞文弄墨的文人,就能有如今的大唐?”

“就是,每次上阵杀敌,还不是看我们的,你们会什么?只是在家里坐享其成,竟然还敢污蔑我们?”

“……”

整个太极殿上,乱成了一锅粥。

即便是李世民,也感到无比的头疼。

武将和文官,历朝历代都是不对付的。平日里,在李世民的压制下,这两边还都能压得住火气,毕竟是同朝为官。

现在,国难当头,由于意见不合,双方的矛盾便再一次激烈地爆发了出来。

而始作俑者李尘,则是站在一边,哈哈直笑。看见这一幕的李世民,差点没气得背过气去。

察觉到自己父皇如同杀人一般的目光,李尘终于拍了拍桌子,大声道:

“都给我住嘴!本太子有话要讲!”

他一开口,文官武将顿时停止了争执。

“太子,您有什么话,就说吧,最好替我老程狠狠骂骂魏征这老匹夫!”程咬金声若洪钟道。

魏征轻哼一声,心中满是不屑:“一个废物,能说出什么有用的话?”

“既然太子有话,那臣等洗耳恭听。”长孙无忌低眉顺眼道。

长孙无忌是个聪明人,不然也不会在后来的凌烟阁二十四臣当中,名列第一位。

他最懂得察言观色,即便他看不上太子,但,在这朝堂之上,给太子面子,便是给皇帝面子。

一众文官们,都是冷哼一声,不再多言。他们也想看看,这废物太子,究竟要说些什么鬼扯的话。

李尘倒也不急,先是从自己的位置上站起身来,而后又清了清嗓子:“咳咳……众位不必着急,且听本宫细细道来。”

“自我父皇改元贞观以来,我大唐便一直在暗中继续力量,粮食也囤积了不少,相信只要万众一心,度过这次的灾荒,并不是问题。”

“但东突厥却不一样。他们的习惯,便是利用往年存留下来的积雪去滋润牧草。这会让下一年长出来的牧草更加肥美。”

“而今年,大雪已经持续了数月,他们的牧草,可以说是颗粒无收了。若非如此,他们绝不会主动来南下掠夺我大唐。”

“毕竟,我大唐铁骑可不是好惹的,他们正是抓住了我大唐如今受灾严重这个档口,才敢如此放肆。”

“这一仗就算是真打起来,我大唐无论是军饷还是军粮,都要比他们充足的多,打仗打的是什么,就是钱和粮食!东

突厥人没钱没粮,拿什么和我们打?”

“为何明明他们才是弱势的一方,但却要我们先低头,还说什么派出公主,去与他们和亲?莫非你们觉得,东

突厥这种蛮夷之辈,配的上我大唐公主?”

说到激烈之处,李尘往前紧走几步,直接来到群臣面前,目光扫视众人。

提出和亲主张的杜如晦,竟是被李尘的目光,吓得低下头去,不敢与其对视。

杜如晦本来还不觉得自己的提议有什么不对的地方。可刚刚太子这一番话,竟是让他觉得,自己的格局都小了几分。

即便是魏征,长孙无忌等人,也都是震惊的无以复加。谁能想到,平日里一贯唯唯诺诺,不学无术的废物太子,竟然能说出这样一番慷慨激昂的话来?

“哈哈哈,好,说得好!这才是我大唐男儿,该有的胆气!”

龙椅上的李世民忍不住都鼓起了掌。他做梦也想不到,这样一番话,是从自己儿子嘴巴里说出来的。

李世民自己便是马背上的皇帝,能征善战,亲手打下这大唐江山。如今,他从李尘身上,竟是隐隐看到了自己年轻时候的影子。

当真是虎父无犬子!

下面的魏征见状,眉头紧锁,急忙拉了拉旁边的房玄龄。

房玄龄心领神会,道:“陛下,太子殿下这番话,的的确确是很有道理。但臣还是想说,如今我大唐各地的粮食储备,并没有太子所说那么乐观。就连长安的粮食都有些不够了。”

“以目前的情况来看,大唐的粮食储备,仅仅供给那些受灾的百姓们尚且不足,如何能够支撑军队的供给?”

“更何况,今年年景如此不佳,国库更是空虚,若要出兵,这军饷又是一大笔钱,这钱该从哪里出?”

房玄龄这一番话,就像是一盆凉水,浇在了李世民头上。

他重新冷静下来,思索着对策。身为掌权者,做事若仅凭一腔热血,是万万不行的。

见房玄龄占了上风,魏征重新站出,冷笑道:“大家都看到了吧?咱们的这位太子,只会说空话,大话。”

“不得不说,太子殿下在鼓动人心这方面,很有一套,竟能让这些武将们跟着起哄,但太子殿下可曾想过,若是没有军饷,军粮,单凭你们口中的大义凛然,能够打出胜仗?”

“若是没有我们这些文臣在背后为你们出谋划策,单凭你们这群有勇无谋的一勇之夫,又能否治国安邦?”

这一番话,明里暗里,是在讽刺这些武将。但同时也讽刺了太子。

言外之意便是,你们这群武将,竟然能被一个废物太子所鼓动,看来你们都是一帮饭桶!

即便是卢国公程咬金,此刻也不说话了。

老程虽然四肢发达,但头脑却并不简单。他很清楚,论行军打仗,他能打十个魏征。

但若是论耍嘴皮子,即便是十个老程,也比不上一个魏征。

人家这些文臣,说话头头是道,骂起人来都不带脏字的。就算继续争论下去,恐怕也是自取其辱。

其他武将们,即便面色涨红,却也说不出来什么,只能一个个都眼巴巴地盯着李尘。

毕竟,刚才他们是被李尘的话给触动了,这才会出来声援。

文官们看见这些武将的眼光,更是露出不屑的冷笑。

“看看,这群大老粗,竟开始指望一个废物太子了。”

“不错,这废物太子,除了说一些大话,空话,还有什么本事?”

“如今梁国公,郑国公同时发言,这废物太子,也只有闭嘴的份。”

“……”

听着这些文官们小声议论的话,李尘心中有些好笑。

还真以为,老子还是那个废物太子?今日,本太子便要让你们知道,从现在起,这朝堂上,攻守易形了!再也容不得你们这些人嚣张!

李尘迈出一步,目光淡定,冷冷问道:“若是本宫可以弄到这军饷和粮食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