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养蚀人》小说章节在线阅读 张友凉张封灵小说阅读

第六章虎口夺食

虽然内心有所猜测,但是张友凉还是打算陪他将这出戏演完,眼前这个家伙从现在看得出来只是想要从他这里套出一些信息。

“为什么不可能这么对你?还记得我最早说的那句话吗?你只是一枚棋盘上的棋子而已,你真的以为自己有多大的价值?”张友凉不停地讽刺着张封灵。

在他意料之中的是,张封灵看起来似乎并没有那么恼怒,相反张封灵的情绪把控地很好。

“他和你说了什么,和你说了什么?”张封灵在问及这句话的时候表情显得更加激动了,他从袖中掏出一把匕首,看着张友凉说道,“如果你不说,那我就每隔一息的功夫就会在你的身上剜一块肉下来,我现在看看,哪一块肉比较合适呢?”

“原来这家伙的重点是张家老香奉和我说的话?”张友凉心里顿时有了计较,他在脑海里一个个排除可能存在的人,同时又将自己后续遇到的一些事情逐渐联系上,眼前张封灵的身份正在逐渐浮现出来。

“还不说吗?那你就不要怪我了,哈哈,我特别喜欢你胸前的这块肉,不好意思,我就先把它取下来了。”张封灵冷笑着,拿起刀准备在张友凉的胸前剜下一块肉。

“喂,你没有闻到什么气息吗?”张友凉试探性地问了句。

张封灵闻言一怔,他警惕地看向张友凉,耸了耸鼻子但并没有嗅到什么味道。

“果然。”张友凉心中大定,他已经猜到了眼前这个家伙的身份,但是他还不急于揭露眼前这个家伙的身份。

“不要再装神弄鬼了,我要一片一片地剜下你的肉来喽。”张封灵戏谑地看着张友凉,刀从张友凉的脸上滑了下去,“哇······”

“你就不想知道金蝉去了哪里吗?”张友凉却没有感到丝毫的恐惧,相反笑嘻嘻地看着他。

“什么意思?”张封灵被张友凉这话吓了一跳,他手中的刀也顺着掉了下去。

“他就在你旁边啊,哈哈哈,你不知道吗?你是怎么受伤的啊。”张友凉无情地揭穿了眼前的张封灵。

张封灵吓得猛地一退,鼻翼耸动间像是真的嗅到了什么奇诡的味道,“这是,这是‘活死人’香?”

“你还在问我啊,你不是应该最清楚这个味道吗?我亲爱的刘麻子。”张友凉叫出了一个特别的姓名。

“你···你···”眼前的张封灵就差说出你怎么猜出我的身份这句话了。

张友凉冷笑一声,“你不觉得我一直再配合你演戏吗?你这拙劣的演技的确是有待提升啊,从一开始地有意接近我探寻我赶尸的秘密,后来将任家庄的生意介绍给我,引我一路到了落花村,青檀镇,甚至到了任家庄,我想这中间都有你的手笔吧。”

刘麻子看着被识破了身份,也没紧张,反而笑嘻嘻地说道,“既然被你识破了,那眼前的幻象也没意思了,我过来是想请你帮个忙。”

“帮个忙,弄这么大的阵仗?”张友凉话有所指,他咬破舌尖识破了眼前的幻象。

“不是我想要弄出这么大的阵仗,完全是实属无奈,现在观异司的人无孔不入,到处都有可能是他们的人,我这么做也是为了掩人耳目。”刘麻子笑了笑,幻象破除后,他那一脸的麻子形象也呈现了出来。

“我没什么能够帮助你的,该说的我刚才也都告诉你的。”张友凉摇了摇头,拒绝了刘麻子的请求。

“该说的说了,那肯定还有没说的了。”刘麻子笑了笑,他凑到张友凉的近前,小声说道,“我跟你说,这次朝廷观异司闹这么大动静,还有养蚀门中也出了这么多事,不是没有理由。”

张友凉没有说话,但是预料到刘麻子接下来要说些什么,“一切的核心,就在万古楼。”

张友凉听到这话脸色微微一变,他没想到一切都和他的猜测一致,核心真的就在万古楼。

“另外啊,我还想告诉你一个秘密,你知道吗?养蚀门中的六位老香奉其实早已失踪已久······”刘麻子仔细打量着张友凉的表情,在看到张友凉眼睛瞪得老大时候,很是满意地点了点头。

“不可能,张氏一派的老香奉前不久······”

“前不久还在青檀镇出现过是吗?那究竟是人是鬼呢?”刘麻子阴恻恻地笑道。

“还有哦,当今大梁圣上,你可知是人是妖?”刘麻子这一次更是捅出了一个惊天大秘。

“饭可以乱吃,话不可乱讲。”张友凉冷冷警告了一声刘麻子,但是刘麻子的消息无疑是在他的心里掀起了万丈波涛。

三台镇的客房里,麻衣青年还在呼呼大睡,不时能看到在他的鼻孔处结出了白色丝网。

此时外面的天色已经昏沉,月亮正在缓缓地升起,天气还有些寒冷,不时有寒风呼啸而过。

客房里的火炉已经燃起,张友凉和刘麻子围绕着火炉坐下,刘麻子朝着火炉里添了把柴,沉声说道,“别看现在世道安稳,但平衡已经被打破,平静的河水下面尽是暗潮涌动,各种隐忍势力都在蠢蠢欲动,打算在这乱世中分一杯羹。”

“你到底想说什么?”张友凉本来打算着把刘麻子赶出去,现在他对刘麻子没有一点好的观感,甚至有理由一刀捅了他。

“你就没有什么期盼吗?”刘麻子饱有深意地看向张友凉。

张友凉闷哼了几声,他并不打算透露出什么。

“算了,你这人真没劲,其实这次我找你来,有很大一部分目的是想要你能够帮助我夺得一些筹码。”刘麻子解释道。

“筹码?”张友凉听到这个来了兴趣,他虽然知道刘麻子对金蝉相当关注,但并不了解刘麻子背后的秘密。

“就看你敢不敢了。”刘麻子笑了笑,接着将自己的打算尽皆说了出来。

不过在听到刘麻子说出他的想法之后,张友凉的脸色大变,“观异司的东西你都想动?”

“此言差矣,俗话说得好,自古宝贝有德者居之。”刘麻子给自己倒了杯茶,吹了口热气之后抿了口,“那宝贝又不是姓观,怎么能是属于观异司,再说你我二人无名无姓,都是一介平民的角色,谁会关注到我们呢?”

张友凉思量片刻后,说道,“为什么选择我?”

“我的道爷,你是真糊涂还是假糊涂,我就问你,周仙人的半部《香乘》可在你手中?”刘麻子点了点张友凉。

“好了,我知道了。”张友凉并不想把这个话题继续下去,“我现在的这个样子你也看到了,我基本上帮不了你什么忙。”

“我的道爷,你又错了,你的体内还有一道力蚀,你没想过利用一下吗?”刘麻子看着张友凉颇有些心动的样子,趁热打铁说道,“这次观异司的目标就在三台镇不远处的落魄山上,他们早已提前做好了布局,但是我们可以来一个螳螂捕蝉,黄雀在后,直接把那宝贝截胡了。”

张友凉听到这话,不禁摇了摇头,“大梁观异司的手段你我又不是没有耳闻,里面包罗万象各种奇能异士层出不穷,他们尚且都提前布好了局,你我二人怎么可能虎口夺食。”

“俗话说得好,饿死胆小的,撑死胆大的。”刘麻子有些不满此刻张友凉的谨慎,“就算你我不出手,肯定还会有人出手。”

“我们只是来了一个浑水摸鱼,这他们肯定都想不到。”

张友凉看着刘麻子信心满满的样子,忍不住泼了一盆冷水道,“树大招风你不是不懂,你树了那么大的一个目标,怎么可能不会引人瞩目。”

“这你就错了,我早就和你说过,那虹庙不过是我用的一个障眼法,也正是我的一个高招,不瞒你说,早先观异司的人就曾经探过虹庙的虚实,但是他们在看到只是一帮乌合之众在那里瞎闹之后,也就没有过多关注。”刘麻子笑了笑。

张友凉撇了撇嘴,“这又有什么用呢?”

“俗话说得好,防民之口甚于防川,一个人可能没什么用,但是十个人,一百个人,一千个人呢,你有没有想过,现在虹庙在三台镇的影响力可谓如日中天,说是土皇帝也不足为过,现在这镇上的官府形同虚设,早就不问民间之事,若我将在宝贝出土之日,通过虹庙散布出去一些流言的时候,你想会有什么后果。”

刘麻子的话让张友凉眼前一亮,他倒是没有想到这一层,只是张友凉还有些担心,大梁观异司的实力摆在那里,如果是虚晃一枪也许能迷惑到他们,若是他们反应过来,到时候吃不了兜着走的可就是自己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