富可敌国刘北小说 刘北林梦小说叫什么

第3章

刘北的目的地是江城港口。

要想靠外贸这条路子,当然得去贸易最繁盛的地方。

江城这城市小虽小,但因为临海,所蕴含的潜力极大。

起码在刘北这种资深商人的眼里,若是搭上船的时机正好,足以乘着江城发展的风扶摇而上。

不过,他现在连入局的资本都没有就是了。

一路上。

八十年代末期的各类建筑、衣着让刘北唏嘘不已。

也让他终于认命,自己是真的重生了。

到了名为江港的港口。

说是港口。

但以现在的规模,就是一个简陋的船只停靠地而已。

破破烂烂的一排小瓦房,前边浅水区停着一排各色船只。

而正中坑洼道路上,不少人来来往往,在其间针对运来的货物讨价还价,像极了一个别样的菜市场。

刘北放慢脚步,顺着岸边悠悠走起来。

边走,边在打量这些船拉的都是什么货。

烟、酒这类畅销货自不用多说,各类从芒省运来的特产、点心一类,还有冰箱、收音机、电视机等稀缺的大件。

那些大件看得刘北一阵眼热。

这要是能全部吃下,他转手就能在江城市场翻个几倍卖出去!

现在虽然已经解除了凭票购买,但这些大件还是难以买到。

只可惜,眼热归眼热。

刘北默默攥紧了兜里的七十三块钱。

穷啊!

几乎快把整条码头逛完了,刘北眼睛突的一亮。

一艘老旧小船停在角落里,前面杂七杂八地摆着几个箱子,里面是敞开的各色衣服。

一个面容黝黑,看上去便老实巴交的男子蹲在船前,愁眉苦脸。

这无人问津的架势和先前那些货船可全然不同。

“大哥,你这衣服……”

刘北凑上前,刚刚开口,这男子就焦急开口,操着浓重的口音。

“你要买不?咱这不是芒省的货,是、是咱从一倒闭小工厂拿滴生产尾货,便宜!”

一听这话,刘北神色古怪起来。

得,怪不得到现在都卖不出去呢。

既然都来这港口淘货了,谁不是想要点听起来高端大气上档次的货。

这人也一看就不是个做生意的主,刚刚开口就把自己的底子都兜出来了。

刘北不动声色地走近箱子,扒拉着衣服看了起来。

有夹克衫、喇叭裤、牛仔裤和花格衬衫等衣服,确实都是流行款式,就是这质量稍微差了点。

“啧,大哥,你这质量可不怎么样啊。”

刘北咂咂嘴,手又摩擦了下那衣料。

好不容易看到个卖主,男子急了:“便宜,都便宜,你只要诚心要,价格好说!”

刘北稍作沉吟。

“夹克衫两件算二十,牛仔裤五条算二十五,其余这些加起来一共三十,再优惠我点。”

“七十块,你所有衣服卖我!”

他这个价可杀得狠了,甚至也没希望就能这么买下来。

但没想到的是,男子一咬牙,点了点头:“我、我卖了!”

这可轮到刘北震惊了。

他这价格说是杀猪刀都不为过了,就算是尾货,也不至于如此便宜吧?

还不等他问,男子已经自己解释开了。

男子名叫孙彦昌,这批货其实就是他原先所在那小工厂里的。

工厂做的衣服质量不好,也没挂什么虚名,根本竞争不过那些优质品,没多久就倒闭了。

最后连工资都发不出来,只有把这些衣服给工人抵债。

孙彦昌这批衣服只要能卖到钱,他就高兴了,后面那舱里还堆着十来箱呢。

“咱这都卖了快小半月了,跑完海城跑江城,就是没人要,这油费都出不起了呀。”

孙彦昌叫苦不迭。

刘北心思活络起来,面上却不动声色。

“这样,我有个朋友也是做这行的,回头我给你问问收不收你这些衣服,看能不能二次利用下。”

所谓朋友当然是编的。

若是真能靠这个赚到第一桶金,刘北回头就会来把这些衣服全拿了。

“成,多谢小兄弟了!”孙彦昌激动的老脸泛红。

又寒暄几句,他便匆匆拿着钱走了。

而刘北找了辆小推车,推着衣服往家走。

他心里却唏嘘不已。

现如今,搞个体户的都不受人待见。

孙彦昌那老板也真是时运不济,多半是在开放前沿和那些大企业冲突了,才被时代浪潮拍碎。

若是在较为落后的地方出售这些衣服,哪怕质量差点也准能畅销一空。

刘北打得就是这样的主意。

回到家里,他拿过一把剪刀就开始魔改。

重点照顾的当然是那几条牛仔裤,破洞、毛边,怎么时尚怎么来!

里面唯一一条碎花连衣裙则被他留下来了,打算给林梦当礼物。

那曼妙身材,天天穿着肥大的工装像什么样子?

改造完毕,刘北又把衣服整整齐齐地折叠好,推着小推车直奔江城夜市市场。

在个体经济初发展的时期,摆地摊的人也越来越多。

一到夜晚。

这条槐石路的暗沉灯光下,都是心照不宣聚集起来的摆摊人。

在这个时代,也没什么摊位费的说法。

谁来得早,好位置就是谁的。

刘北找了个地儿,扯上一块塑料布,把衣服放好,再把早就写好的招牌往面前一搁,登时吸引目光无数。

只见破纸板上上书一排大字。

“穿上法国高档货,争做时髦第一人!”

赫,法国?

立刻就有人上门了。

“老板,你这裤子是法国的?咋还破洞呢?”

“就是,法国人还那么寒碜?”

“这你就不懂了吧!”

刘北摸了摸自己油光水滑的头发,满脸不屑。

“这就是时髦,那开放前沿的人就那么穿懂不懂?”

“破洞牛仔裤配上一见飞行员夹克衫,保管多漂亮的妹妹都得多看你几眼!”

刘北西装大背头,典型的老板派头,一顿胡吹,唾沫星子横飞。

小工厂的低质量歪货活生生被他吹成了材质独特的外贸货。

周围更是围了一群人,好奇地看热闹。

有人忍不住问了:“几多钱?”

“不贵,牛仔裤十五,夹克衫三十,花衬衫二十……喜欢的欲购从速啊!”

刘北扯开嗓门吼:“潮流就像一阵风,错过了不再有!穿上它,你就是潮流前线的引导人!”

“上到八十,下到十八,所有姑娘绝对看见你都双眼放光!”

众人被吹得头晕目眩。

“买了!”

“给我来件花衬衫,我给我家那口子时髦下。”

“我也要一件!”

……

不枉费刘北吹得口干舌燥,这批货很快就兜售了个干净。

到最后,加上先前剩下那三块钱,他手上竟有了两百一十七块!

翻了个小三倍。

刘北松了口气,擦了擦额头上的汗水。

他堂堂一价值二十亿的上市公司老总,在这叫卖摆地摊。

说出去谁信啊!

正数着钱,一充满疑惑的声音从他头顶上传来。

“这、这不是码头上那位小兄弟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