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平安萧晴小说阅读 沈平安萧晴小说傲世圣医

“沈平安,我怀孕了。”

明珠广场前,女友刘琪琪对沈平安冷漠地道。

沈平安整个人懵了:“琪琪,你别开玩笑,你不是说接受不了婚前的那种行为吗,同居三年,我一直睡在房间的小床榻上,根本没碰过你,你怎么可能怀孕?”

刘琪琪皱眉道:“那么激动做什么?孩子又不是你的,今天叫你来就是告诉你,我们分手了,以后不要再缠着我。”

沈平安无法相信,一向温柔纯情的刘琪琪,竟然能说出这样的话!

他紧握双拳,咬了咬牙,死死盯着刘琪琪:“你的意思是,你劈腿了?你背叛我了?你不是说,你是一个传统的女人吗?”

刘琪琪一听这话语,瞬间就是炸了:“什么叫我劈腿了?沈平安,你嘴巴给我放干净点。男人要是有本事,怎么会抓不住女人的心?出了事情,你不从自己身上找问题,反而污蔑我劈腿了?你们这些男人,普通又那么自信,大男子主义整的一套一套的,什么玩意儿?”

“我这是在污蔑你?你连别人的孩子都有了。这三年来,是我对你不够好吗?你为什么要这么对我?”

听到她的这套说辞,沈平安一脸的苦笑,内心满是透彻的凉意,三年的朝夕相处,终究是知人知面不知心。

他从来没有想象过,自己温柔可人的女友,竟然能说出这样的话语。

“说得好听,谁稀罕你一事无成的温柔呢?再说,我跟你睡一个房间,已经是对你天大的恩德了!要怪就怪你自己没本事。看见那辆车了吗?那是赵少的车!两百多万,是你辛苦一辈子也买不起的车。”

刘琪琪指着街边的一辆玛莎拉蒂,一脸冷笑地道。

听到这些话语,沈平安的内心已经沉到了谷底。

这时候,驾驶位下来一个油头滑脸的年轻人,居然是沈平安所在的实习公司副总的儿子,赵志群。

刘琪琪微笑道:“赵少对我很好,只要跟着他,我以后就是上层社会的人物,赵家少奶奶!”

“至于你?你奋斗一辈子,依旧是底层废物!我们以后,就是一个天一个地,你少在别人面前提起我,知道了吗?你不配!”

话音刚落,赵志群一脸邪笑地走了过来,他注意到了一旁的沈平安后,故意狠狠地搂了一下刘琪琪,看向沈平安:“小子,听说你们睡在一个房间,你都没亲过她?你真是废物一个呢!”

“那又怎样?”

沈平安咬了咬牙,紧紧地握着手,心中感觉深深的屈辱。

赵志群哈哈大笑,得意地对沈平安道:“不怎么样,我只是想告诉你,对你来说,她是高不可攀的女神,想亲一口都被拒,而对我,她早已完全开放了!嘿……没尝过吧?她很润!”

“哈哈哈!别用那种眼神看我,你不具备和我竞争的实力和资格!豪车、美女、优渥的家境,这些底层人民望之不可及的东西,我生来就拥有,我的起点,就是你们这些人一辈子都达不到的终点!我就是你们这些穷人口中的别人家的孩子!”

这时,刘琪琪再次说话了:“赵少,你是不知道,前些日子我过生日,他就送我这么一个破玉佩,把我气得不行。”

“又穷又抠,我过生日耶,居然拿他那死鬼老妈的破烂玩意来糊弄我,这破烂要是值钱,他妈也不至于穷死。”

“现在我就把这破烂还你!以后两清了。”

说着,她将玉佩狠狠丢了过去。

“不要!”

沈平安想要阻止,已经来不及。

只听啪的一声,玉佩摔在地上,四分五裂。

“玉佩,我的玉佩!”

沈平安脸色苍白,赶紧蹲下收集碎片。

“玉佩碎了……妈妈,对不起,对不起。”

沈平安颤抖着,双手捧着玉佩。

这是妈妈留给他的最后的遗物。

“呵,装得还挺像,志群,我们走,别被这个废物给讹上了。”

两人转身就走。

沈平安听见这句话,再也忍不住,怒道:“闭嘴!”

他双拳紧握冲了上去,然而模糊的视线限制了他,蹲着突然站起来也是让他精神恍惚,身子一个踉跄,砰的一声摔倒在地。

“嘶~”

屋漏偏逢连夜雨,他一只手握着玉佩碎片,摔倒时为了不让它再次摔落,拳头握得紧紧的,谁知却被碎片划伤了手掌,鲜血直流,疼痛难忍。

他下意识要起身去医院。

但想到刚才发生的种种事情,顿时心中一颓。

他就这么躺在地上,望着蓝天,一动不动。

眼前闪过三年来和刘琪琪的一幕幕场景,以前的温柔纯情,现在的拜金冷漠与恶毒。

还有健康制药,玛莎拉蒂,赵志群……

在他眼中,在刘琪琪眼中,自己就是一个底层废物,努力一辈子也是个蝼蚁。

“这就是社会的真相吗?有钱有势为所欲为,而我这样的人,却被称作底层,随意欺辱!”

沈平安心中无比的憋屈,“刘琪琪…….我真不甘心,我好不甘心啊!”

沉浸在往事中的沈平安没发现,被他握在掌心的玉佩碎片,此时竟然闪烁着点点光华,短短几秒的时间,一丝刺目金光闪过,玉佩居然自行恢复了!

察觉到有异动,沈平安疑惑地转头看过去,当看见玉佩完好无损时,他顿时瞪大了眼睛。

这是怎么回事?

家传玉佩刚才明明四分五裂,为什么现在完好无损?

沈平安震骇莫名!

然而还没等他想明白,玉佩上已经闪出一丝金光,瞬间冲入他的脑海中。

“吾乃神农,尝百草后,心有所感,独创《神农经》,留下此佩,待有缘人。”

“你受吾传承,当济世救民,弘扬吾道,切不可残害众生,否则,自有祸患。”

“此刻,紧守心神,吾传你《神农经》。”

这个宏大的声音似乎有安抚心神之效,沈平安听到之后,心里的忐忑陡然消散。

这时他隐约感觉,自己这个家传玉佩绝对不简单,他恐怕有了逆天的奇遇。

因此尽管心里有很多疑问,他都暂时放下,连忙紧守心神,接受神农传承。

片刻后,明珠广场前,沈平安唰地睁开眼睛,目中竟隐约有金光一闪而逝。

他站起身,顿时看见几个保安脸色不善地朝他走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