烈火战婿免费阅读 苏鹏林冰妍在线阅读

第9章

飞机头心里有些发颤,看着身后的每个人都少了一条胳膊,平时飞扬跋扈惯了的他第一次感觉到了害怕。

“你想干什么?·····”

苏鹏微微一笑道:“你刚才是哪个手动的我老婆?”

飞机头心里一凉,很不自然的把手向后动了一下,一脸谨慎的看着苏鹏。

他向后退了一步,咬了咬牙恨狠地说道:“姓苏的,我不管你是不是神经病,要是想活着,就别招惹我天地堂的人!”

“天地堂的报复你承受不起,到时候会让你生不如死!”

“啪!”

“是吗?”

“不好意思,天地堂我还真不知道!”

“也没有听说过!”

“告诉你·····拿天地堂压我没用!”

苏鹏猛然动手,一把扣住飞机头肩膀,另一只手迅速的拿起胳膊一用力“咳嚓”一声肩膀处彻底脱臼了。

“啊······!”

飞机头一声惨叫,豆大的汗珠从脸上流了下来,还没有等他说话苏鹏邪恶的一笑,一用力又还回去了。

刺骨的疼痛传遍了飞机头的四肢百骸,脸瞬间变得惨白,没有丝毫血丝。

苏鹏身后的林冰妍双手捂着嘴唇,看着有些消瘦的背影,她的心凌乱了,这还是一个神经病吗?一个一无所有的神经病?

在青山市精神病医院待了三年?

他出手这么雷厉风行,气场强大到让她咋舌,难道这就是传说中的男人?

“冰妍,你想什么呢?”

“傻站着干什么?”

“走,宴会快要迟到了!”

“这里有这个神经病在,咱们走!”

看着自己的闺女发呆,蔡琴赶紧说道。

林冰妍轻轻摇了下头,自己这是怎么了?他就是一个神经病,这就是不知者无畏,傻胆子。

想到这,林冰妍赶紧走到苏鹏身边一脸焦急的说道:“苏鹏,你快放了他们,你也快点逃路吧!”

“给····,这是我的一些积蓄,你拿着它带着你女儿跑吧,这里的钱也够你们生活一段时间的!”

“额·····!”

苏鹏满脸黑线,这女人还真善良。

这时蔡琴冲了过来,一把就拿走了林冰妍手中的卡急道:“冰妍你傻了?”

“这可是你这些年全部的积蓄啊,就这样送给一个陌生人?”

“你以后怎么办?”

林冰妍有些急了“妈,你怎么这样啊,人都冒着生命危险救了我们,给点钱怎么了?”

林冰妍都不好意思看苏鹏了,遇到这样的妈她确实有些汗颜。

蔡琴不以为然的看了苏鹏一眼,没有好气的说道:“他是你老公,救你天经地义的,这有什么了不起的?”

“妈·····!”

“你怎么能这样说啊?”

苏鹏微微一笑,看了一眼林冰妍道:“你怎么会有这样的妈?”

“你····,·你说谁呢?”

“我怎么了?”

蔡琴狠狠地瞪了苏鹏一眼,还真的是神经病,哪个上门女婿不是变着法的讨好丈母娘,这个苏鹏怎么让她不爽怎么来,果然神经病的思维不能用正常人的思维。

苏鹏面色一变冲着豪横的蔡琴笑道:“你要是再说话,信不信我把你交给他们带走?”

“你····!”

蔡琴脸上憋成了紫色,看了一眼身后的人,到嘴边上的话硬生生的咽了下去。

林冰妍拿回蔡琴手中的卡冲着苏鹏道:“你拿着走吧!”

‘“就当我感谢你的···!”

苏鹏看了一眼林冰妍,问道:“要是我走了,天地堂的人报复你怎么办?”

“······”

林冰妍也不知道怎么回答了,反正现在已经出事了,不管怎么样不能连累苏鹏,他还有一个女儿呢。

“我自有办法·····,你就不用管了!”

林冰妍咬了咬嘴唇,下定决心说道。

“好了····,你不还是我老婆吗?”

“走···我饿了,我陪你参加家宴走!”

苏鹏一把揽住林冰妍的肩膀向车走去。

林冰妍愣住了,她机械式的跟着苏鹏走,心跳的很厉害,这还是第一次被一个男人这么近距离的拦着走。

蔡琴脸都绿了,这都什么人啊?

“放开我闺女?·····”

“阿姨,你就别吵了,刚才你不是说我救老婆是天经地义的吗?”

“现在我揽着我的老婆岂不是也是天经地义的?”

“噗嗤····!”

听了苏鹏的话林冰妍差点笑了出来,虽然她的心跳的很厉害,但她依旧很乖巧的跟着苏鹏上了车。

“反了反了·····,彻底反了,就活脱脱的一神经病!”

“林鹏飞你还傻站着干什么?”

“你女儿嫁给神经病了!”

····

看着苏鹏上了车飞机头狠狠地吐了一口血沫,一身戾气,冷冷的说道:“**的给老子等着,你今天晚上死定了!”

与此同时,青山市最大的夜店,钻石豪庭一个豪华包厢,包厢很大,但是里面的人却不多。

为首的是一位中年男子,身材很魁梧,满脸横肉,一脸狠相,他叫明达山,也是天地堂的创始人,青山市三分之一的娱乐场所都是他的。

此时他手里叼着雪茄狠狠地抽了一口,看着眼前飘飘欲仙的眼圈,他轻轻的笑了,自言自语道:“林冰妍,你是唯一一个让我心动的女人,我阅女无数,偏偏你让我还有种冲动的欲望。”

这时门口进来了一位男子,冲着明达山轻轻道:“老板,您叫我?”

“嗯···,你给我准备一些药,今晚我要用····!”

“老板···,我知道了,我马上给您准备!”

看着出了门的男子,明达山一脸淫笑。

同时包厢门被打开了!

本来还在意淫中的明达山被人这样打断,一脸的不爽,这谁不想活,不打招呼就闯进来了?

进来的是人不是别人,正是刚才被苏鹏修理过的飞机头。

明达山狐疑的看了一眼飞机头,心中纳闷道:“怎么回事?人带来了?”

飞机头一脸的委屈,眼神有些躲闪,结巴道:“老板·····,失手了····!”

“什么?”

明达山猛然站起身,面色变得很难看,眸子里闪出一丝寒意,冷冷的问道:“怎么回事?”

飞机头心里有些发虚,道:“老板··,本来我们得手了,可是半路出了一个神经病···!”

“说重点····!”

明达山手中的雪茄狠狠砸在了飞机头的脸上,上来就是一脚骂道:“说重点···!”

听了飞机头的话明达山彻底愤怒了,冲着身边的飞机头就是几脚。

“你们就是废物····,彻底的废物。”

“一个神经病,你们都搞不定?”

“你说,我还养你有什么用?”

飞机头颤颤巍巍的道:“老板,他····他当过兵,很能打的!”

“滚~~!”

“看你那个怂样!”

“他现在在哪?”

飞机头心里也很憋屈,听了老板的话顿时来神了,道:“他们今天晚上参加林家的家宴去了!”

明达山眼神微眯,语气冷的让人发颤,淡淡说道:“打了我的人,还能逍遥自在的参加宴会,苏鹏你确实是第一个!”

“让兄弟们集合,我要去一趟林家,我看林家究竟有什么能耐敢和天地堂作对!”

飞机头终于扬起了头,一脸兴奋,赶紧说道:“老板,我马上去办!”

刚好这时准备药的男子走到明达山身边,满脸献媚道:“老板,你要的药····!”

“滚!”

男子一脸懵逼,老板吃枪药了?

不是刚才还一脸意淫了吗?>

翻脸比翻书都快。

·····

另一边的苏鹏坐车很快到了林家的丽景别墅。

这里住的基本都是林氏家族的高层,和家族一些德高望重的老人,林鹏飞在林家的地位一向都很低,加上林国忠对林冰妍的打压,他们家是住不进丽景别墅的。

这次家宴也是林家一年一度的盛会,一是借机会展示林家的实力,二也是为了结交更多的生意伙伴。

所以准备的很盛大,还特意邀请了一些青山市有头有脸的人物。

此时林家别墅区早就人头颤动,热闹非凡。

当然像林冰妍这样的美女也是一些富家公子关注的对象。

等林冰妍进去后很多人的眼球被吸引了。

林国忠早就等在门前,冲着林冰妍身边的苏鹏玩味一笑:“哎吆,大姐你还真的把神经病姐夫带来了?”

“我还以为你不会带他呢,嫌丢人!”

此时围过来的人也越来越多,很多人都是趁热闹的,听说林家大美女嫁给了一个二婚神经病男人,他们还不相信呢。

此时林冰雪踩着高跟鞋,带着她特有的盛气凌人的样子笑嘻嘻的走了过来。

上下打量了一眼苏萧耻笑道:“大姐,你怎么能随便带一个乞丐进来?”

“难道你不知道今天晚宴的级别吗?”

“连扬州城的大佬都够来了几个,要是让爷爷知道你带了一个乞丐进来,我看到时候你们交代!”

林冰妍秀眉紧蹙,扫了一眼苏鹏,确实今天穿的有些随意了,她走得急也忘了。

林国忠向前走了一步笑道:“不过也没关系,反正大家也不会和一个神经病去计较什么!”

“哈哈哈!”

“没想到还真的是一个神经病。”

“可惜呀···!”

····

边上的林冰妍很无助,但还是冲着林国忠和林冰雪道:“你们差不多就行了,别太过分了!”

“大姐,我们怎么过分了?”

“你嫁给一个神经病还不让人说了?”

“你这就是给我们林家丢人,你不要脸,爷爷还要脸呢。”

“等会家宴上我看你怎么过爷爷这一关,到时候你们一家卷铺盖走人,公司和你们家再没有任何关系!”

就在这时一个保安样子的男子小跑了过来,对着林国忠道:“小老板,刚刚接到天地堂的消息,说是他们今天晚上也要参加晚宴!”

“恩?你说什么?”

林国忠一脸严肃的问道:“咱们林家和天地堂一向是井水不犯河水,今天晚上怎么不请自来了?”

“小老板,我也不知道,只是刚刚接到消息。”

听了林国忠的话林冰妍一家人的脸色瞬间变得惨淡无比,没想到天地堂的报复来得这么快,林冰妍面如死灰,她好恨自己,恨自己无用,无能为力····,现在还要打上本该一个无辜的人。

就在这时苏鹏紧紧的握住了林冰妍冰冷的手,淡淡的说道:“不用怕·······有我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