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异世之天魔出世夏极夏啾啾小说全文章节阅读 穿越异世之天魔出世免费完整版

夏啾啾眼神打量着纳兰嫣,好像对她很有兴趣。

心有无穷恨意,意志坚定,是个好魔胚子啊。

夏极看着这一幕,摩挲着下巴,环境是会逐渐改变人的。

刚才他的想法就是让女儿多接触些人。

她不是想统御三千世界吗?我就让她知道好好当个女帝有多么难。

就从这纳兰嫣做起!

夏极故意说道:“我是不会教她的。不过,女儿啊,女帝是不是有很多属下?”

听到夏极的话,夏啾啾顿时意动。

她走到纳兰嫣面前,冷冷说道:“向朕跪地臣服,成为魔仆。便传你魔功,助你报仇。”

夏极在旁边弱弱的提醒:“乖女儿,她现在趴在地上,快饿死了。估计跪不起来。”

夏啾啾却满意的点点头。

“不错,她已经五体投地,比跪下还有诚意,朕收下了!”

不是,你哪只眼看到她对你五体投地啊。

算了,计划第一步总算是顺利。

纳兰嫣一脸的茫然,这什么情况,我怎么就成魔仆了?

她几年前被仇人灭门,为了复仇,寻访四方。

在天柱峰见到夏极剑斩妖王,轻松写意,肯定是一尊剑帝。

于是下跪拜师,这一跪就是三年。

最近终于坚持不住,一个月前就已经意识模糊。

所以她只知道,夏极这位剑帝在守着一株神莲,对刚才的事情一无所知。

不过,总算能够留下了,自己一定能报仇吧.……

纳兰嫣紧绷的心神一松,立刻失去意识,昏迷过去。

夏啾啾皱眉。

朕这个新部下的身体也太孱弱了。

她对着夏极命令道:“凡人,去给朕的仆人寻些吃的。”

夏极笑吟吟的说道:“又不是我仆人,你都不管,我才不管呢。”

说完,他将头撇开。

拿着酒葫芦往嘴里咕噜咕噜的灌着酒。

夏啾啾内心开始纠结,物竞天择,饿死活该。可……毕竟是朕现在唯一的仆人。

她心里衡量半天,冷哼一声:“这魔仆,真是丢朕的脸!”

然后迈着小脚丫子,跑到被她暴打的兔子旁边。

小手一拧,本来还有一口气的可爱兔兔,直接断了脖子,魂归西天。

拿着兔子回到纳兰嫣旁边。

夏啾啾直接粗暴的拽掉兔头,将喷血的兔子贴近纳兰嫣的嘴唇。

纳兰嫣下意识的吸吮,微弱的气息,随着兔血入腹,渐渐好上一点。

见女儿满手的鲜血,夏极心里升起怜惜,可想到要把她带上正途,只好狠下心来。

小啾啾,为父以后加倍补偿你。

夏极站起身,伸个懒腰。

在这守了四年,终于能睡个安稳觉喽。

他向自己的木屋走去,边走边说着风凉话。

“为父回屋睡觉啦。乖女儿,你仆人在这冰天雪地里,恐怕活不长。你要怎么办呐~~~”

夏啾啾呲着小巧的乳牙,恨不得给他来上一口。

她无奈的看着纳兰嫣,这天柱峰虽然天气寒冷,对修士来说,却不算什么。

但是纳兰嫣现在油尽灯枯,刚刚靠兔血恢复点元气,再待在雪地里,肯定冻死。

天道无情,冻死活该。

可是……这是朕唯一的仆人.……

夏啾啾叹口气,最终拉着纳兰嫣的手,拖着她的身体向木屋走去。

夏极的屋子简单到极致。

一张床,墙上一柄剑,连个桌子都没有。

他躺在床上,翘着二郎腿,笑呵呵的看着女儿拖着纳兰嫣进来。

夏啾啾刚进屋,就发现自己被骗了。

这破屋子到处露缝,一看就是随便用木板拼的,连个风都挡不住!

她抿着嘴,死死瞪了眼床上幸灾乐祸的某人。

扭头又出了屋。

只见她捧着一堆堆雪,塞在屋子缝隙里。

接着用温暖的小手揉.搓缝隙里的雪,雪刚刚融化,便被低温冻成一块。

一阵功夫忙活下来,木屋还真不漏风了。

回到屋里,夏啾啾将手放在纳兰嫣身上。

她本体是神物大日莲,虽然现在还不能统御万火,可身子火热。

小手上一股股暖热传到纳兰嫣体内。……

第二天。

夏极睁眼就看到夏啾啾盘膝坐在地上。

头歪着,鼻子发着轻微的鼾声,一丝透明的口水在小嘴边划过。

就算是这样,她的手依然放在纳兰嫣身上。

夏极异常欣慰。

我这女儿性格恶劣,可却骨子里充满韧性,确实像我。

想当年,刚穿越过来,自己每天挥剑数万次,累的站着都能睡着。

此时,纳兰嫣缓缓醒来,三年来这是她最舒服的一晚。

睡梦中,身体里无尽的寒冷,被一股暖意驱散。

感觉堕落深渊的心,被一双小手拯救了出来。

醒来的纳兰嫣正好看到身上的那只手,心里感动万分。

难道这就是梦中的手?

她一个孩子,竟然照顾自己整晚?

夏啾啾被纳兰嫣醒来的动作惊醒。

淡定的擦去口水,冷冷说道:“你这仆人,真是废物。还不赶紧起来修炼!”

然后指着夏极:“还有你,凡人,去给朕准备御膳!”

夏极耸耸肩,这女儿的个性,他是了解了,丝毫不在乎她的语气。

饭还是要做的。

自己只是想要把女儿带上正途,又不是真的要虐待她,可不能少了营养。

他神识在手指上的储物戒巡视。

给乖女儿吃什么好呢?

玄雷神犀?

不好不好,肉质太粗糙,蕴含的灵气狂暴。

万年雪蟒?

不行不行,肉质太寒,冰属灵气和女儿冲突。

赤发鬼王?

切,我可爱的女儿怎么能吃这玩意,狗都不吃的好吗?

咦?

金翅大鹏雕!

这个好,给小啾啾炖个汤喝。

夏极直接从储物戒里抽出一口数米大锅。

充满灵气的万载灵泉不要钱一样,灌满大锅。

手指轻晃。

无尽剑光将大鹏的鸟毛褪的干干净净,丢在锅里,刚好放下。

旁边的纳兰嫣直接傻了。

她震惊道:“这……这.……这是要吃金翅大鹏雕?!”

天生神兽的金翅大鹏雕!

居然拿来吃,开什么玩笑?!?!

还有,那被踩在地上的神异雕毛,完全可以做成一件金雕大氅。

穿在身上,水火不侵,身轻如风,可轻松遨游四海九州,妥妥的异宝!

纳兰嫣的表情让夏啾啾很不满。

她生气的训斥:“鸟不就是用来吃的吗!少见多怪,真是丢朕的脸!”

“赶紧坐下,听朕讲解魔功。”

纳兰嫣颤颤巍巍的收回眼睛,傻愣愣的盘膝坐下。

那都是假的!

没错,都是假的。

哈哈哈,世界上怎么可能有人吃金翅大鹏雕?

全都是假的,我没有被灭门,地上根本没有雕毛。

夏极一阵无语,得,这姑娘感觉快坏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