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角是张建国于楠的小说 《重回90当赘婿》 全文精彩试读

于楠有些好笑,感情这家伙还是有些自知之明的,“你怕是已经忘了还欠你大哥二十块,你爸妈前后也给你补了差不多五十多块,我大哥那边也替你担保了两百块的债,这是我想不做就能不做吗?”

也是,区区五块钱就想让人对自己有所改变,他还是把事情想得太简单了。饭要一口一口吃,路要一步一步走,来日方长,总有一天会让所有人改变对自己的固有映像。

张建国吃完饭,习惯性的想要吸一支烟,刚从口袋里拿出烟来点上,看着徐徐飘起的烟雾,突然想到了这个身体的二舅。

想要靠做生意发财,就必须得先抱上他二舅这条大腿,为什么呢?就算是在九十年代初,工商管理虽还不怎么严格的小城镇乡村,可耐不住总有些会眼红你的关系户吧,只要他不想让你赚钱,那他就有很多种手段来搞你。

张建国看着还在慢慢吃饭的于楠说“昨天在生死关头经历过一遭,我突然想明白了,这么一辈子混下去不是办法。也不想这么一直让人瞧不起,所以要慢慢上进了,信与不信呢,都在你,日子还长,慢慢看着吧!我出去走一圈,消消食。”

从家里出来后,他脑海里面已经有了初步计划,虽说在当地有不少可以等他来实践的大生意,但想要把生意做起来却太难了。

九十年代初,适者生存的时代,说的好听叫遍地黄金,可能挖金子的又有多少人呢?说什么只要有学历就能进个好企业找个好工作,实际呢?如果没有关系没有名额,即使能从大学出来,也不代表你能分到好岗位。更别说什么商人赚钱了,能赚钱的商人,大部分不是靠脑子,而是靠关系。当然,也不排除一小部分走大运的。

张建国走到他二舅开的南杂店时,他二舅还在吃饭:“二舅,才吃饭呢。”

林国勇见是张建国来了,当即就没有胃口了,心想这小子该不是又想来打秋风了吧?

“有话就说,有屁就放,别耽误老子吃饭。”一见这倒插门,林国勇就气不打一处来,再想到这家伙还赊着自己几条烟,他就更不会给对方什么好脸色看了。

见对方并没什么心情搭理自己,张建国也不废话,直接同林国勇说道:“二舅,我给你写的欠条呢?”

“钱都没还问什么欠条。”

张建国从兜里直接摸出准备好的七块钱摆在柜台上:“二舅,我欠条呢?”

就在林国勇要伸手去拿钱的时候,张建国一把掌盖在了钱上:“二舅,欠条你都不拿出来,就想收我的钱?”

“我是你二舅,难不成,我还会耍赖?”林国勇有些急了。事实上,他的想法就是,张建国能在这么短时间就把烟给卖了,那他肯定赚了不少,自己就让他这么把钱给挣了,多少有点不甘心,想要取回欠条,怎么着也得再吐出一些才行。

张建国在他眼前摇晃着手指头,“有借有还再借不难,这道理我都懂,怎么你这个借钱的人会不懂呢?何况像我这身份的,你把钱一收,欠条不还我,然后再跑去我妈那里坑一次,到时我说我是好人,指不定上了天台都没人会相信我。”

林国勇愣了下,没想到眼前这小子这么快脑子里就想到这么多。

“给你。”林国勇很不情愿的从衣兜里摸出张建国的欠条递了过去,张建国接过欠条看了眼确认无误,这才把手缩了回来,当着林国勇的面,就用打火机将那张欠条给烧了。

林国勇收了钱,就见张建国转身要走,“建国,你先别走,我有事跟你商量。”

“什么事啊?二舅。”

“你这烟是怎么出手的?”林国勇一边问话,一边开了包红梅递了支过去,张建国一看,这是铁公鸡身上拔毛了啊?

张建国接过烟也不隐瞒什么,简单道:“就是找了几个哥们帮忙买回去了些,不过他们能给的价钱太低了,我也就赚的他们顿酒喝。”

这话林国勇听着相信,就他对张建国的了解,除了能赚的顿酒喝,还能赚的啥?再说了,这种事情是不是真的,到时他去外面打听打听不就知道了。

“你有没有兴趣找个活干?”

“二舅是要帮我搞到什么国企单位去工作?”张建国顿时来了精神。

“介绍你去?美得你。”林国勇心想,就你这德行还想去国企上班,老子有那能耐,还不想着自家的孩子?

张建国笑了笑,“那二舅这话问的是什么意思?”

“我那边还有十几条烟,一块钱一条批给你怎样?”

张建国听完这话,翻了个白眼转身就要离开,林国勇赶忙将他又拉了回来,“那你说多少钱?”

“二舅,这可不是钱不钱的问题了,我昨天替你卖烟的时候,我哥们已经提醒我了,说我偶尔帮忙卖个一包两包什么的没人看到也就算了,我帮你把这么多烟往低了去出,像我这种既没烟草证,有没经营许可证的,要是有人眼红我想要弄我怎么办?”

张建国这话倒是给林国勇提了个醒,毕竟眼下穿鞋的可不害怕那些**鞋的,整不好给你抓个什么现行,你要是解释不清楚就得进去了。

但是,林国勇是谁呢?他可是从国企走出来的创业者,别说现在的南杂店生意不怎么好,但要跟自己那铁饭碗的工资相比,这可真的是太舒服了。

八九十年代的教育工作者,可并不像如今工薪这么高,就不说在学校里吃的两顿要不要自己给钱了,什么奖金福利休假组织旅游根本就别多想,时常补课家访完后十一二点到家那都是家常便饭。

“你就说是在我店里打杂的,你那些哥们有时会来帮我卸个货什么的,你觉得不好意思让人做白工,就想着送条烟表示感谢。当然了,他们又不好意思白拿你的,硬是非要给你个进货钱,免得做小本生意的亏钱。”

林国勇脸不红心不跳的把这种借口说完,张建国是在旁听的相当佩服,难怪这样的人才活在九十年代初敢于自己创业,不稀罕铁饭碗,这脑子转的是真不慢。

张建国点了点头,“说是可以这样说,但他们没事买这么多烟干嘛?”

张建国的那群哥们什么货色,林国勇会不知道?都是一群不见兔子不撒鹰的家伙,他才不相信这些家伙是真买烟去抽的,搞不好就是想在张建国这里便宜拿货,然后再市价卖给别人。

当然了,张建国也是估摸着林国勇会是这么想的,毕竟这个年代的人,虽说都想赚钱,但大多数都嫌麻烦。何况有些看似好走的路,实际并非是什么人都能走的,说不定一个不留神,就进沟里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