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4564684魏琉璃陆靖庭全本资源 魏琉璃陆靖庭完整未删减版

妙安寺。

魏琉璃第一次踏入那个她不被允许进入的房间。多年没见的母亲闭着眼睛,安详的躺在床上。好像她们不曾冷眼相对,不曾争执。

曾经慈眉目善的母亲,会笑着摸她的头说:“乖璃儿,不哭,娘等会给你蒸枣糕。”

但终究,一切只是幻影。魏母是服毒而死的,毒从何处来,寺中无人知晓。魏琉璃蹲跪在床榻边,轻颤着握住母亲冰凉的手。

好似只要这般握着,母亲的手就能暖过来。

“娘,璃儿想吃枣糕了。”

她哽着声,泪水无声淌落。幼时每次伤心难过,母亲总是给她蒸枣糕,说吃了甜甜的枣糕就不会掉苦涩的眼泪了。

魏琉璃忘了自己已有多少年没吃过母亲亲手蒸的枣糕,但儿时的味道始终萦绕在她心头。

这时,妙安寺的僧人走了过来,手中端着枣糕。

“这是女施主生前准备好的枣糕,说给等会掉眼泪的姑娘。”

魏琉璃听闻,眼泪更为滂沱。大颗大颗的泪水从她苍白脸颊淌下,落在她与母亲相握的手中。

“娘,璃儿知错了,璃儿真的知错了……”曾经的她,不顾母亲反对执意嫁给陆靖庭。

“你父亲死于锦衣卫之手,你还要嫁那陆家小子?!”

“我要嫁的是阿庭这个人,而不是他锦衣卫的身份。”

年轻气盛的魏琉璃,一次次和母亲争执,坐上了花轿入陆府。可这些年,换来的又是什么呢?

不过是飞蛾扑火,一场空。

房间的窗户中透进呼啸的风,天色变暗,要下大雨了。魏琉璃孤零零的站在寺庙内,神色悲戚。她想起僧人曾说,魏母清晨时分与陆靖庭见过面。

母亲所服之毒,是他给的吗?魏琉璃决心找陆靖庭问清楚,母亲最后同他说了什么。亦或者,他又对母亲说过什么。

魏琉璃着手准备母亲的后事,差人送了信件给陆靖庭。可直至魏母遗躯入棺,那个男人始终没有出现。人大抵愤怒到了极点,就会产生疲乏无力之感。

亦如此刻的魏琉璃,一身孝衣端坐在正厅,直愣愣的望着府门。她在等陆靖庭回来,也在等他给自己一个交代。

看着一室的冷清,魏琉璃不由得自嘲。从前陆靖庭满心满眼都是她,她从未有过任何质疑和彷徨。意气风发的少年,总是变着法子出现在她眼前,神情中满是深情和爱意。

“阿庭发誓,这辈子只疼璃儿一人……”

魏琉璃想得有些出神,恍惚着看到陆靖庭从府门走了进来。她有些晃神。

远看是记忆里笑得露齿的少年郎君,可他步步走近,她却觉得愈发陌生。如今的陆靖庭更加成熟,常年征战厮杀将他打磨得更加冷冽。

当然,还有风中暗涌的芙蓉香。陆靖庭看着魏琉璃发红的双眼,有些愣怔:“怎么了?”“我母亲,去了。”她盯着陆靖庭的眼睛说道。陆靖庭皱了皱眉,正要开口,魏琉璃的声音再次响起。

“不知大人今早去找我母亲做甚?”

闻言,陆靖庭眉头更皱:“你这话是何意?”魏琉璃看着他,干涩的眼眶透着细密的疼意。

“你可知……在你走后她便服毒自尽了……”她的语气带着莫大的悲恸。陆靖庭微怔,眸色涌动。

“她的死,与我无关。”他转过身不愿再多提。

听着他这般漫不经心的语调,魏琉璃只觉莫大的无力感让她心力交瘁。

看着陆靖庭熟悉而又陌生的背影,她眸底的光骤然黯淡。终有些旧时光,再也回不去了。

魏琉璃拿起桌上的剪刀,有些迟缓地散下头顶的发簪。她看着跟前的男人,空洞而又决绝地剪下了鬓边的青丝。

“陆靖庭,我们和离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