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离婚后我千亿资产曝光了》完结版精彩阅读 书宛路廷风小说阅读

路廷风会来夜场确实是偶然。

苏瑶突然回国举办了一场聚会,邀请了他们,他正好在附近谈完一桩生意,就跟好友向左提前来了夜场。

万万没想到,撞上这么劲爆的一幕。

眼前的书宛因为刚刚一场打斗,**浪散了一脸,衬着她明媚的五官,更是妩媚动人,为了踹人上滑的短腿,显得一双长腿笔直匀称,连外套都从左肩滑下,要穿**地挂在身上,平添风情。

尤其她眼眸凌厉,瞧人的时候一双凤眼微微上挑,娇贵地宛如一朵盛放的蔷薇。

哪里还有平日里作到极致又狗腿卖惨的样子?

他的眼神从书宛身上,又看向身后的宁心,滑过沙发上一众鲜肉,沉着脸冷笑:“还真是一刻都离不开男人!”

宁心一眼便认出路廷风,不敢说话。

书宛看向路廷风,他仍是那副矜贵自如的模样,与人对话永远都是高高在上的疏离感。

我呸!

狗东西在她面前装什么十三,离婚协议都签了字,她想做什么做什么,轮得到这个男人管天管地,管人吃喝拉撒!

“我给你的钱,都拿去养男人了?”

路廷风微微挑眉,眼里含着一层薄怒,他等着面前这个口口声声说最爱自己,离不开自己的女人来解释,他倒是要看看,她这次还能有什么借口!

“那又怎样?”

书宛几步坐回卡座,双腿交叠,饮了一口红酒,“路先生这么在意前妻的幸福生活吗?”

路廷风怎么也没想到书宛这样直白地呛声,登时只觉一股怒意直冲心口,要不是书老爷子他才懒得管这个女人。

他冷哼一声:“你怎样我都不管!但是答应我的事我劝你最好记住,不要在外面到处宣扬……”

“否则你不会让我好过?”书宛翻了个白眼,脸上满是无语,“不是吧不是吧,这年头有人在外面钓凯子,还会大声嚷嚷自己是二婚吗?”

“你!”

路廷风被她堵得气结,正要开口,身后却传来一阵动静。

酒吧经理气喘吁吁地跑上来,正看到路廷风与书宛针锋相对的一幕,作为夜场经理,多年在众多富家子弟,总裁老板之间打磨的老油条,心下立刻便有了揣测。

他忙上前跟书宛打招呼,躬身解释:“Lisa卖我一个面子,大客户在这……明儿个你来,酒水免单,算我账上,你看行不?”

书宛一手抚弄着高脚杯,抬手挑了挑经理的下巴:“这话说的中听,就是我今儿个心情再不爽,也得卖你面子!”

两人那点小动作和窃窃私语,一错不错地全部落在路廷风眼中,他心里不觉有些烦躁,不由皱紧了长眉。

她经常来这里么?为什么经理和她这么熟悉?

书宛余光瞥见路廷风阴沉着脸,倒是愈发起了逗弄的心思,她往扶手上一歪,一手拉着身边最近男模的手,啧啧赞叹:“到底是年轻!瞧着手细腻的,要我说,男人上了年纪就要保养,省的才临近三十,就啤酒肚,老年斑秃!”

男模早被路廷风的气场唬的瑟瑟发抖,缩着身子半句话也不敢接。

书宛玩够了,也懒得在这里和路廷风纠缠,一手招呼着宁心便往外走。

刚到楼梯口,她突然扭头,冲着路廷风笑的眼睛弯成两弯月牙,因着酒精作用,有些慵懒的妩媚。

“路先生,今天我给经理面子,不跟你计较,不过还望你记得,咱们已经没有任何关系了,我的事,你少管!”

说完,看也不看路廷风脸色,径自下楼。

经理根本不敢看路廷风的脸色,男人沉着脸,几乎已经黑成锅底,想到刚才书宛对自己的内涵,他眼睛往男模身边一横,吓得几个人立刻离开。

他顿了顿,看向经理,冷声道:“今天惹事的那个男人我以后不想看见他。”

“是是是,一定。”

才到门口,书宛才知道什么叫做冤家路窄。

书宛看着一身大家闺秀气质的苏瑶站在门口,那周身的气质与夜场格格不入,妥妥的清纯小白花啊。

苏瑶也没料到会在这里碰见书宛,她眉头皱了皱,又立即恢复了端庄大方的面容,无视书宛,跟着几个男男女女,一起进了店。

擦肩而过时,酒吧门口的长风带起了一股浓郁的香甜气味,划过书宛鼻尖。

“记住你之前跟我谈的条件,拿了钱就不要出现在廷风面前。”

书宛看着手机上刚刚到来的新短信,想到了之前收到的一条打款信息,苏瑶不放心给的封口费,冷笑一声,“真有意思!难怪是夫妻档,开口闭口就是让我长长记性,拿钱办事。”

她长指划着手机屏幕,操作着后台点了几下,很快今天下午刚刚到手的两千万,便被书宛打到了慈善基金的款项上。

“两千万?也就是你老娘我动动手的功夫而已,真当老娘稀罕?”

也就只有她把路廷风当成宝一样,两千万买个男人,钱多烧的慌。

更何况要不是她自己迫切的想要离婚,查到她跟路廷风的另外一层关系,主动抛橄榄枝,暂时性的达成合作,现在轮得到你在我头上蹦跶?

“你今天这么得罪路廷风,真不怕他报复你?”

宁心在一旁担忧地猜测,“我刚看他脸都黑成碳了。”

“为什么要报复?”

有那清纯的小白花在,这事儿还能落到自己的头上?

乱糟糟的酒吧,路廷风目光沉沉的看着书宛离去的背影沉默不语,周身的低气压几乎横扫整个场子,向左动了动唇,眸光瞥见大门的走廊上那抹熟悉的身影,顿时一亮。

“这,苏瑶!”

一众人等的后面,一身温婉气质的苏瑶格外引人注目,苏瑶寻声望去,一眼就瞧见了那个她多年难以忘记的男人。

“哟哟哟!千里姻缘一线牵,床头打架床尾和!”

一旁围着的朋友立时吹着口哨,起哄打闹了起来。

苏瑶被闹得害羞,又忍不住羞涩地偷偷看向路廷风,她理了理情绪,面上扬起一抹笑走过去,素白的小手拽住男人的衣袖,带着女人独有的羞涩,“廷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