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念念不相忘》沈如画顾承锋精彩内容在线阅读

沈如画转过头,匪夷所思的看着她。

“如画姐,昨天晚上你玩就玩,为什么要给顾总打电话呢?”秦笙雪柔柔的笑:“我还以为你出了什么事情,让顾总尽快赶过去,差点吓到了我肚子里的孩子。”

秦笙雪抬手摸了摸肚子,一脸母爱。

沈如画怔住,视线下意识的下移,落在秦笙雪的肚皮上,她有些难以置信的问:“你又怀孕了?”

怎么可能?

“上次和顾总去普吉岛……”秦笙雪羞怯道:“我也没想到一次就中了。”

沈如画呼吸有些困难,随即,她就想到了顾承锋为什么来的那么迟。

原来,他是因为在美人怀里,起不了身啊。

她原本还为出酒店时对他冷言冷语而愧疚,现在想来,完全是她多情。

他压根就不缺她的愧疚,他只是因为感觉被戴了绿帽子,而愤慨撒火。

见沈如画久久不说话,秦笙雪笑道:“如画姐这一身的伤,是昨天晚上导致的吧?你看,你玩的这么厉害,别人会怎么想顾总呢?”

“用不着你多管闲事。”她抬眸,死死的盯着秦笙雪:“还没嫁过来,就开始插手我们夫妻之间的事了吗?秦笙雪,颠颠你几斤几两,你配不配!”

秦笙雪捂着嘴巴笑:“不管我配不配,我只知道,我现在肚子里怀着顾家唯一的孩子。而这个孩子,足以将你拉下马。”

沈如画面色难看,但又不得不承认,她说的是实在话。

顾承锋对她没有感情,娶她就是想要孩子。而结婚这么久,不知道是性生活少的关系,还是因为她常年加班,身体受了耗损,她的肚子迟迟没有动静。

秦笙雪看着她不善的脸色,自觉打了胜仗,班师回朝。

她刚走,沈如画就强迫自己从病床上起了床,找医生拿了药,回公司。

既然抓不住男人的心,她就只能发展事业。

她拼劲儿十足,一连谈下了好几个合作。

“明月上”一时热火朝天,在某宝某巴,都在首页上了推荐。

她筋疲力尽,给伤口上了药,点了外卖,瘫在老板椅上看评论。

底下一水儿的好评,但在翻一个新出款式的评论区时,却看到:

“我怎么觉得这个款式有点像沐风设计的?”

“姐妹我也是,我以为就我一个人这么认为。”

“沐风是谁?”

沐风?

沈如画知道这个款式的设计者是灵韵,灵韵自去年起就在微博上火的一塌糊涂,她是个人服装设计师。

能和她本人进行合作,沈氏废了好大的功夫。

有时底下会冒出抄袭的字眼,但没粉丝往心里去。

但凡优秀的东西,总会被人被曝抄袭。

沈如画也这么认为。

但她没想到,第二天,灵韵的微博上了热搜。

先是一个作者冒出来,指着灵韵的一个古风服装说抄袭自己给爱豆设计的,并曝出自己创作日期,比灵韵早了三天。

然后又是一个与上面的差别只在爱豆不同上的设计师,也愤而出席,指责灵韵抄袭自己手下的设计稿。

“明月上”作为和灵韵合作的首席合作方,很快微博遭到了围攻。

“怎么办啊沈总。”成雪忧心仲仲:“灵韵是不是真抄袭啊?怎么那么多人都拿出证据来了?”

“先把和灵韵合作的品牌下架。”沈如画道:“给一些粉丝发点福利,比如大额优惠券,然后去查灵韵是不是真的抄袭。”

“恩,好的。”成雪迅速去办。

沈如画回家路上,看到一位穿着“明月上灵韵合作系列”的女生,被众人排挤,孤单的站在一边。

女孩脸上有尴尬,也有惶恐。

沈如画默默的攥紧了方向盘。

回到家,一上网,她看到事态越演越烈。

一个网友曝出,她有一个设计师朋友,因为长期被灵韵侵占设计稿,而无处伸冤,和维护灵韵的粉丝产生了激烈争吵,当晚,她的微博彻底沦陷,家门也被泼了油漆秽物。

因为愤怒,设计师当晚再次上线和粉丝们对骂,因为心情激动,不慎触碰到撒了水的电器,触电身亡。

这本跟“明月上”无关,但因为“明月上”和灵韵合作,被牵连进去,店铺下面全是差评和人血馒头的辱骂。

沈如画心底越来越凉。

“砰砰。”门口忽然传来敲门声。

沈如画满心都想着如何解决这件事,毫无防备的去开了门,迎面是一盆冰凉的臭鸡蛋。

“害死了人,让你吃这个够好的了!”那人扔完,落下嚣张的一句话,脚步声渐渐远去。

她脸上满是臭鸡蛋裂开的碎片,几乎要晕厥过去。她强撑着冲进浴室,用了五遍沐浴露,才将那个恶心的味道洗去。

她心头冰凉,知道这件事就算是解决了,沈氏恐怕也得往下狠狠摔一摔。

“咔哒……”

她心里有闷火无处发,只能低头不断冲洗头发,头发上已经不见一丝蛋屑,但她还是认为自己浑身都是臭鸡蛋味。

视线内忽然出现一双皮鞋。

“啊!”沈如画惊叫一声,仓皇抱着胸往后退。

但她全身什么都没穿,遮了上面遮不住下面。长长的头发遮掩住她的视线,她慌忙撩开,看到顾承锋面色轮廓锋利,沉冷的双眸盯着她。

她的脸登时红了起来,小声道:“顾承锋,你怎么来了……”

顾承锋看到家门没关,以为进贼。进门却听到浴室里传来淅淅沥沥的水声,他以为小偷在这里,没想到进来却看到这样的景色……

这个女人知不知道羞耻?

门都没关,她在屋里洗澡!

就算再急,也要关上门,万一被人看到怎么办!

见他一直不说话,沈如画心头更是尴尬难言,她嘀咕了几句,扯下架子上的浴巾,勉强盖住了身体。

“你能不能出去……我刚被人泼了脏东西……”

“什么东西?”他问,同时踏前一步,靠近她的身体,闻到了她发间散发出的淡淡茉莉香。

水龙头一直开着,他的一身高定西装很快被浇湿。

她动了动唇:“臭鸡蛋……明月上在网上的传言你应该也看到了,我没想到有人竟然找上门来,她泼了我一身……我没防备。”

“我会让人去查的。”他将她逼近角落,屈起膝盖,挤入她的双腿间,低头俯视着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