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国:摊牌了,我是曹操》易小天曹操完结版精彩试读

月上眉梢。

酒肆打烊了,盘点了下进项,也就是刚刚够维持酒肆的营运。

距离易小天想要成为一个富家翁的梦想,还是有不少的距离。

唉,有钱男子汉,没钱汉子难呀!

易小天发出一声感慨。

穿越到乱世,他没有太多的想法,打打杀杀多没意思呀,费心费脑,一个不小心,脑袋随时都有可能搬家了

做个富家翁多好,有些产业,娶上几房灿如春华,皎如秋月的女子,人生赢家呀。

当然了,最好能帮一个靠谱点的老板,赶快结束了这乱世和平、发展才是大时代的主流呀!

见易小天在感慨。

一旁的蔡昭姬抚了抚头上青丝。先生又在多愁善感了?

问出这么一句,反倒是她眼眸流转,似有心事。

多愁善感的是你吧?易小天反问。

先生。蔡昭姬语气变得郑重了一分。今日有几个从洛阳来的行商,我好奇打听了下

打听出什么了?易小天抬起头,好奇的问道。

董卓一把大火把洛阳烧成灰烬,南匈奴左贤王趁势去洛阳劫掠了一番。

蔡昭姬缓缓讲道,听闻,左贤王将好多洛阳城的女子都掳到了匈奴的地界,那是塞外,胡琴琵琶?怕是这些女子一生都无法回到中土了吧?

讲到这里,蔡昭姬的眼眸饱含泪花,是有些惋惜,更多的却是一种后怕

她在想,如果当初,她不是追随先生来到这兖州,来到这酒肆,怕是也会如同这些女子一般,被匈奴劫走,一生浪迹塞外吧?

易小天自然能体会她的心情

历史上的蔡昭姬,可不就是被匈奴人劫掠,胡琴琵琶,受尽屈辱,凄凄异乡客,冷冷度余生的境况么?

好在提前把她拐到了这里。

每每想到此处,易小天都觉得自己做了一件好人好事儿,境界又升华了!

唉蔡昭姬又是一声感叹。

别想这些了!易小天摇了摇头。先生以前就告诉过你,一切都是天意,一切都是命运,终究已注定。这世道能活下来就不容易了,可没功夫去帮别人感伤。

不是这个。蔡昭姬用袖子抿了把眼泪。我是想到了父亲,董卓火烧洛阳,足见他心思如何的恶毒?父亲在他的身边,我只是担心担心他有不测!

蔡邕啊?易小天念出了蔡昭姬父亲的名字,微微细想。满朝文武,像你父亲这样的名士不多,何况他又效忠董卓,董卓是不会动他的,反倒是

前半句传出,蔡昭姬宽慰了一分,可后半句又让她的眉头紧紧的皱起。

反倒是什么?

若是董卓被杀?怕是你父亲蔡邕会受到牵连会处于危险之中呀。易小天讲道。这终究是他躲不过去的劫难呀!

其实,他内心中已经回忆起蔡邕的结局。

因为董卓的牵连,被王允无情的杀害,甚至背上了投董逆贼这般肮脏的骂名,还是几十年后的曹操帮他洗刷的。

那蔡昭姬急忙走到易小天的面前。先生不是说董卓即将惨死?那我父亲岂不是岂不是

讲到最后,蔡昭姬已然花容失色,盈盈泪珠已然止不住的往下流。

呜呜呜

嘤嘤嘤

易小天最见不得女人哭了。

一下子,倒是把他的心情揪了起来像是被蜜蜂给扎了一般。

算了算时日,易小天想到了什么,连忙提醒道。昭姬你先别哭,现在还是有一线转机的!

啊转机?蔡昭姬急忙擦拭了一把眼泪,无比渴望的望向易小天。

你现在就书信一封寄给你父亲,就说

易小天略微思索了下。就说董卓即将被他义子给杀了,让他见势不对,千万不要迟疑,拔腿就跑,找到个人迹罕至的地方隐居起来,先渡过此难!

讲到这里,易小天似乎又想起了什么。对了,你千万叮嘱他让他别惦记那些古籍命远远比书要重要的多!更要提醒他,跑不了的话,不光他,整个蔡家都要背上逆贼的污名!

文人嘛,都是有骨气的。

可是,也好面子,注重名声。不给他点明了这些利害,怕是蔡邕这老头一根筋拗不过来,要追随董相国而去了,到时候,蔡昭姬又得嘤嘤嘤了,受不了呀!

好,先生,我这就去写,这就去写

蔡昭姬不敢迟疑,急忙退回书房快速的在锦缎上书写出一封密密麻麻的篆体小字。

易小天则是隔着窗子看看天。

所谓尽人事,听天命,蔡邕老头能不能躲过这一劫他自己个儿心里也没底。

但愿,送信的马匹跑的快一些吧!

足足一月。

兖州的信方才经快马,运送至长安

正午时分,蔡邕接到了女儿蔡昭姬的来信,回忆起女儿的总总,不免有一些感伤。

都怪那个江湖骗子把,把我女儿给骗走!气煞我也!

说什么有才华?依我看,就是一个骗子,十足的骗子。

什么料事如神?这世界上?哪有什么料事如神,不过是通篇的鬼话罢了!

蔡邕想起易小天来,就觉得生气,气愤填膺。

好端端的一个女儿,好端端的许了一门婚事,眼看着女儿昭姬就要过上幸福的一生了。

偏偏,女儿也不知道被灌了什么迷魂药,愣是被易小天这个江湖骗子给唬住还还拐到了兖州!

若不是黄巾余孽遍布各地,各州郡都不太平,蔡邕早就提起一把西瓜刀杀到易小天的面前了!

现在,长安,兖州,相聚千余里此生,怕是都见不到女儿了!

一想到这儿,蔡邕的胡子都要气歪了!

快速的展开锦缎棉帛

是女儿的字迹,篆体小字,颇有他飞白书的意境,蔡邕一阵慰藉

可仅仅慰藉了一下,蔡邕的眼睛一下子瞪的浑圆,眉头也整个竖起。

胡言乱语!

握着锦缎的手都在不住的颤抖半天方才言出胡言乱语四个字。

一派胡言,董国相是吕将军的义父?吕将军怎么会因为一个女人去杀掉董国相,这分明就是一派胡言!

还让为父拔腿就跑?找个地方隐居?这一看,就是那个江湖骗子易小天的鬼话

气煞我也,气煞我也!

蔡邕捂着胸口,只感觉到一股,女儿大了,不听话了的心情,怎么易小天什么胡言乱语都往这边寄送?简直简直失望透顶!

长长的一声叹息,蔡邕的心情很复杂,昭姬怪我呀,怪我没有教好你,否则,你怎会信了这江湖骗子的连篇鬼话!

吟出此句,蔡邕眼眸眯起,眼角竟有泪光涌现。

却在这时。

蔡大人,蔡大人

一名心腹快步的闯入了蔡邕的府邸。不好了,不好了他的语气急促,表情也是无比的惊慌,定然出了大事儿!

怎么回事?你慢慢讲!蔡邕收起锦缎,详细的问道。

心腹哪敢停歇,急忙开口。

董相国董相国被吕将军给给杀了!就在刚刚,就在停雨台。听说,听说是因为一个女子,叫叫什么貂蝉

此言一出。

蔡邕整个人懵住了,他裂开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