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圣手狂婿萧霆叶灵全文免费试读

叶灵闻言,乌黑的眼中涌现惊喜。

“真的吗?王少!”

“您真的愿意借我三十万的话,我愿意为你做牛做马!”

叶灵激动说道。

她真的已经不惜一切!

林月不由得瞪了王琛一眼,她才不希望王琛借钱给这个低贱的丑女人。

王琛会朝着林月露出一个意味深长的笑容,示意林月尽管放心。

只听王琛接着说道:

“愿意做牛做马?愿意做狗不?”

“你要是现在爬在地上学狗叫,我可以考虑借你钱哦。”

叶灵一怔。

让人学狗?

这简直就是对人格尊严的践踏和侮辱!

若是平时,叶灵早就厉声斥责这种**要求了!

但是现在……

父亲垂危,她真的太需要这笔钱了!

为了救父亲的命,她什么都愿意做!

两行清泪从叶灵的眼中流淌下来,她瘦弱的身躯在过于愤怒和委屈之中微微颤抖。

她紧咬牙齿,终于点头。

“王少,还请您信守诺言。”

说着,叶灵跪在地上,双手双脚像动物一样趴着。

她抬起头来,那张被严重烧伤的脸上尽是悲愤和悲凉。

“汪!汪!汪!”

她发出了狗一样的叫声。

伴随着这叫声一出,叶灵只觉得自己被一只大脚狠狠践踏!蹂躏!痛扁!

这只大脚,巴不得将她踩入污泥秽水之中!

让她清白和尊严尽失!

让她不得超生!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刺耳的笑声,从王琛和林月的口中爆发而出。

他们冲着跪在地上学狗的叶灵指指点点,大声嘲笑不停。

林月更是冲着周围的人大脚起来:

“快来看啊!大家都快来看啊!”

“有人竟然这样不知廉耻,在学狗吠啊!”

“这人****,连一点脸都不要了!”

伴随着林月的起哄,医院中不少病人、医生和护士都不由得伸过头来张望。

甚至一些人掏出手机,竟然在朝着这边拍照。

众人的视线犹如一支支利箭,穿透了叶灵那原本就已经脆弱的心,将它刺得千疮百孔!

叶灵默默咬着牙,她说奥:

“王少,我已经满足了你的要求。”

“请你兑现诺言,借我钱吧。”

王琛却嘻嘻笑道:

“我只是说考虑借你钱,没说必须要借你钱啊!”

“现在我还没有考虑好,你要是再多学狗叫几声,或许我就能考虑好了。”

叶灵闻言一愣。

随后她只觉得一股怒火从心头涌起。

“你在骗我!”

“为什么要这样戏弄我?侮辱我?”

在这一刻,她终于明白王琛根本不会借钱给她,而是完全在借此戏耍她!

王琛的脸也拉了下来:

“骗你又怎样?侮辱你又怎样?”

“你不过是一个**的丑侍女,你还能翻天不成?”

叶灵低声抽泣起来。

因为自己丑陋!

因为自己身份卑微!

因为对手是富家子弟!

所以她就可以被对手这样欺辱?

叶灵默默站起身来。

她擦了擦眼泪,转身朝着父亲病房走去。

叶灵已经不再希冀别人的施舍。

“丑**,装什么?”

林月看到叶灵的这份姿态,只觉得一阵火冒。

她猛地伸出手,从背后一把揪住叶灵的长发。

林月用出吃奶的力气狠狠一拽。

叶灵整个人被拽倒在了地上。

“痛!”

“小姐,快放手啊!”

叶灵不由得惨叫着哭喊起来。

她只觉得自己的头皮都差点被林月给撕扯下来了。

林月却得意洋洋:

“对付**,就该用这种手段!”

“你不是缺钱吗?三十万我有啊!”

“你想要钱的话,就乖乖的让我好好折磨你!”

“这样等我折磨爽了,我也可以考虑借你三十万啊!”

林月一边肆意笑着,一边拖着叶灵的头发在地上拖行。

叶灵疼得尖叫求饶。

但是林月岂会放手?

她极度厌恶这个丑侍女!

长得丑不算还身份低贱。

就这种丑**,有什么资格和林月比?

有什么资格去抢林月不要的东西?

周围的医生和病人们见状看不下去了。

他们纷纷走上来想要阻止。

王琛却叉着腰指着众人喝道:

“知道我是谁吗?王家少爷王琛!”

“谁他妈的想要多管闲事的,先自己掂量掂量够不够格!”

这话一出,想要来劝解的众人不由得迟疑起来。

江城王家,无人不知!

王家乃是江城的顶级豪门之一!

旗下产业涉及医疗、交通、房地产等和老百姓生活息息相关的行业。

谁要是得罪了王家,那么谁在江城将会寸步难行!

王琛继续冷笑:

“这个丑八怪,是林小姐家的女佣。”

“这主人家在教训犯了错的女佣,这是林小姐的家务事。”

“谁要是不长眼来瞎掺和别人家的家务事,那么挨打了也别怨人!”

听到是人家的家务事,众人便也只能纷纷散去。

毕竟人家有权有势,又还占理。

这还真的让人无可奈何。

叶灵看到众人都不管她了,这让她的眼中越发绝望。

林月则已经抬起脚来,踩在了叶灵的头上。

她肆意笑着:

“丑**!现在爽不爽啊?”

“敢和老娘作对,还真不知死活!”

林月的高跟鞋根戳在叶灵的头上。

那尖锐的鞋跟快要刺进叶灵的肉里,疼得叶灵眼泪直掉。

叶灵凄苦求饶,而林月的脸上只有充满恶毒的笑容。

病床上。

叶灵的父亲叶华天正带着氧气面罩维持生命。

当叶华天看到自己的女儿在病床边被这样欺负,急得叶华天胸膛剧烈起伏。

他恨不得自己现在就能下床保护女儿。

但是可惜病重让他动惮不得。

“求求……求求林小姐……放过……放过我女儿吧!”

“看在……我们叶家……多年服侍林家的份上……求求您了!”

叶华天虚弱求饶。

短短两句话,他说得格外废力。

叶灵听到病重的父亲为了自己而低声下四向人乞求,她只觉得心都快疼碎了。

林月擦着叶灵,依然保持着冷笑。

她戏谑道:

“喲!当真父女情深啊!”

“我真是喜欢看你们两个愤怒却又无可奈何的样子,看你们这副窝囊的可怜相!”

“我今天就是要出这一口恶气!”

说着,林月抓过了床头柜上的一个花瓶。

她用脚踩着叶灵的头,同时将花瓶高高扬起对准了叶灵。

叶灵吓得大叫:

“小姐,放过我吧!”

林月却得意笑道:

“怕什么?打伤你了我会赔钱的!”

“老娘有的是钱,你别怕我赔不起!”

“要是让老娘打得开心了,说不定赔偿你三十万,你不就可以救你爹了吗?”

“好了,别动!让老娘的好瞄准!”

林月残忍地说着。

她踩住叶灵的脚猛地一缩,同时手中的花瓶狠狠地朝着叶灵的头上砸下!

叶灵一声尖叫。

她绝望地看着花瓶飞快朝着自己的脸砸落。

林月已经露出残忍笑容。

她等着看血腥的一幕。

在这间不容发之际!

突然!

一点寒芒猛地飞射过来,击中划破!

“呯!”

花瓶居然被一根裹挟巨大力道的银针击碎!

碎片散落一地。

叶灵终于安全。

与此同时,一个人影猛地冲入病房。

正是萧霆!

萧霆目眦欲裂,满面狰狞!

他亲眼目睹了叶灵竟然被人如此欺辱。

这让他愤怒得浑身都在颤抖。

“你们找死!”

他毫不犹豫一巴掌抽了过去。

“啪!!!”

响亮的巴掌声响起。

林月整个人被抽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