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二次丧全文在线阅读 陈无忌陈三顾王远胜小说全本无弹窗

第6章定棺灯灭

虽然棺材板在不断起伏,但爷爷的身子单膝跪在上边,却有一种稳如泰山的感觉,我看到爷爷将手中的公鸡脖子一把扭断。

我的眼皮子一跳,说实话,要是一把将公鸡捏死,那还不难,但直接把鸡脑袋拔断,可以说需要不小的力道,甚至爷爷动作奇快,那大公鸡连一点儿叫声都没有传出。

断掉的脑袋对着土碗,鸡血不断的低落,眼看着鸡血有半碗那么多,爷爷将公鸡丢开,回手将那香炉中的三炷香一把抓过去。

将那土碗放在棺材盖子上,爷爷的手指甲掐着三炷香一拉,那上面的香灰顿时落进土碗中,和鸡血混合在一起。

我看到爷爷的手指放进土碗之中搅和两下,便开始放在棺材盖上面不断的晃动,一个暗红色的符文开始在棺材盖子上浮现出来。

鸡血本来是红色的,或许是因为有香灰的原因在里面,随着符文逐步完成之后,我放在看到本来震动的棺材板也开始逐渐平静下来。

看到这一幕的我微微松了一口气,今天的事情虽然是我跟着爷爷有史以来最为诡异的,但是爷爷还是游刃有余的解决了。

而且让我更加深一步的认识到,爷爷的本事,恐怕不止表面上的这么简单。

看到棺材没事,我连忙上前去问爷爷:“爷爷,没事儿了吗?”

面对我的问题,爷爷却盯着面前的这口棺材,面色并没有怎么缓和,而是摇了摇头,看到这一幕,我的心中咯噔一声,爷爷这话是什么意思?

难不成这事儿并没有解决?

“三、三爷,辛苦了!”

王远胜这个时候站的远远的,额头上全是冷汗,朝着爷爷这边苦涩的出声。

爷爷瞪了王远胜一眼,并没有说什么,但我明显看到王远胜的眼神里面闪过一阵心虚,这家伙好像一直就怪怪的。

“看这情况,想要二次葬恐怕已经没有办法了。”

爷爷叹了一口气,因为刚刚出手的原因,我看到爷爷的额头上也有着一阵细密的汗珠,爷爷终究还是上了年纪,他走向王远胜。

听到这话的王远胜眉头一挑,连忙抓住爷爷的手:“三爷,别啊,怎么你得让这东西入土啊,总不能就这样不管了吧?”

“钱不够的话您说一声儿,二十万,事成之后给您二十万,我也不要什么二次葬,只要您找个地方,把这玩意儿葬下去,别让它出来作乱就行。”

听到爷爷的话,王远胜明显是以为爷爷不想管这件事情,他看着爷爷的眼神里面带着哀求。

不过只有我知道,爷爷从小就告诉我,只要是接了活儿,就算是搭上性命,也得把活儿给做完,因为这种事情,牵扯到因果。

要是我们这一行的人半途而废,导致什么严重的后果,会让我们的亲人甚至后辈牵扯上因果,到时候会发生什么事情,没有谁能够知道。

“放心吧,钱不会多要你的,我是跟你说,二次葬没办法,因为这东西成了气候,必须尽快入土,而且之前找的地方不行,压不住,我得重新去找个地方。”

爷爷把手从王远胜的手中抽出来,给自己点上旱烟。

看到爷爷并不是不管这事儿,王远胜也大松了一口气,他脸上露出一阵悻悻的笑容,擦了擦额头的汗水。

“我就知道三爷您不是那样的人。”

爷爷也不回王远胜的话,他在凳子上歇了一会儿,站起身来。

“行了,我出去重新找块地,你们在家看着等我回来。”

听到爷爷要走,王远胜眼睛一瞪:“啊,三爷,这东西不会有事儿吧?”

看了一眼身后的棺材,爷爷的眼神中有着一丝凝重,道:“之前出土的时候被我伤了,现在又用这镇尸符镇着,暂时不会有事儿,等我回来吧。”

说完,爷爷看向我,让我好好儿看着棺材下的定棺灯,等他回来。

我重重的点头,看着爷爷离开王远胜的家。

爷爷离开之后,我注意到,在场的王远胜,还有那几个帮忙抬棺材的人一个个都是变得有些害怕起来,说实话,这一个个大男人的,怎么感觉还顶不上我一个刚20的小伙子?

我也没多说什么,找来一根凳子,坐在棺材旁边,然后注意看着棺材下面的那定棺灯。

以前都没出现这么复杂的事情,因为棺材挖出来之后又会立马下葬,定棺灯也不用看这么长的时间。

看了看时间,爷爷出去差不多半个小时了,应该也快回来了,我蹲下身子,准备给定棺灯挑一下灯芯。

滴答……

就在我刚蹲下身子的时候,突然传来一声水滴的声音,我连忙朝着面前看去。

下一瞬间,我整个人眼睛睁大,因为在棺材的一角,那缝隙里面竟然有着鲜血渗透出来,正一滴一滴的朝着地面之上滴落。

不,准确的说这好像并不是鲜血,因为看起来有些乌黑。

滴答……

突然,棺材底部一滴鲜血滴落下来,正好落在那定棺灯上面。

定棺灯本就弱小的火苗噗一下灭掉,我心中暗道一声不好,整个人连忙从棺材下面站起身来。

嘭!

一声闷响从我的头顶传来,我定睛一看,棺材盖子又被一股大力拍出一丝缝隙。

“完了!”

我的脸色一片惨白,我没想到,这东西竟然会在这个时候又一次闹腾起来,说实话,要是没有爷爷在,我根本就不知道该怎么办?

嘭!

又是一声闷响,我看到棺材盖子的缝隙更大,而通过缝隙,我能够清晰的看到,棺材里面两只惨白无比的手臂正在不断的拍打着棺材盖子。

“无忌,你、你快想想办法,这怎么办?”

一边隔得老远的王远胜连忙看着我低喝道,听到这家伙的话,我心中一阵心烦,我要是知道怎么办,不早就动手了吗?

啊……

棺材里面陡然传出一声尖叫,这是充满愤怒的嘶吼,可以感觉到里面那东西的怨气,极为深重,爷爷的镇尸符失效,这东西恐怕马上就要出来。

抬棺材的那些家伙转身就跑,根本就不理会身后的这玩意儿。

但是王远胜却没跑,看得出来这家伙很害怕,但我也不知道为什么,这个时候的他,竟然没有跑,哪怕他的双腿都在打颤。

这时,我突然看向眼前的堂屋大门。

“快,进堂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