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启零零年代》小说完结版精彩阅读 周华简落小说阅读

整整一天,周华都处在一种恍惚的状态。

熟悉又陌生的老师,同学,课本……

再次回到家中后,周华抹了把脸看向镜中的自己,彻底接受了重生的现实。

“这不是梦!”

周华大脑飞速运转,回忆过往种种,

上辈子,周华有太多的遗憾。

既然老天让他重生一次,周华绝不会放过这次机会!

上辈子没上过大学,周华一直深以为憾。

现在离高考只有不到一年时间,

周华回到床上静思,准备拼一把!

但步入社会后见过了人生百态,周华更清楚,除了圆上学梦外,挣钱才是王道。

吃惯了被逼债的苦,

尤其是上一世,不论犯事是被学校劝退,还是后来被网恋欺骗最后背井离乡,

每一桩每一件,都跟钱有关。

如果有钱,周华就不会被学校劝退,

如果有钱,哪怕被骗,周华也不至于去借网贷,最后彻底身败名裂。

更不会辛辛苦苦十年还债不敢回家,连父亲最后一面都没见上。

对钱,周华现在有一种变态的执念。

但现在,他还只是个学生,要怎么挣钱?

整个晚上,周华都在思索赚钱的门道。

拥有先知,就是周华的依仗。

凌晨时分,周华把当下能回忆起来的点点滴滴,全都写进了一个小本子中。

除了一些有影响力的事件,

还包括周华工作后一些道听途说,以及他上一世所掌握的一丁点人脉关系。

保险起见,周华没有写的太清晰,只写了一些关键的,自己能看懂的东西。

珍重地本子藏在床头柜里后,周华确定了自己当下的方向。

现在是2001年9月4日,而在10月初的时候,华夏足球国家队从亚洲的预选赛出线,杀入2002世界杯资格赛。

体彩!

虽然上一世在2001年的时候周华没有买过彩票,但依旧记得当年华夏足球出线时,国人的情绪有多疯狂!

不过,想买彩票事需要钱的,

本金越多,收获才会越多。

周华母亲早逝,只有一个大自己十岁的姐姐在北京工作,

家里的生活开支全靠父亲的退休金,

给周华的零花钱并不多,加上周华是跑校,一周只有10块钱的晚饭钱。

今天刚好周二,满打满算,周华手里只有11块钱,多的2块,是以前存下来的。

“虽然是2001年,但11块远远不够……至少得有一千块钱。”

来到学校,周华心中已经有了一个大概的计划。

课间操时,周华拉着石建云到了小卖铺。

花两块钱买了一盒价值不菲的蝴蝶泉,周华给石建云点上了。

“周华,有钱了啊,一盒一盒买?”

石建云有点惊讶。

平时,他和周华都是在小卖铺买一毛钱四根的小贝熊散烟。

偶尔奢侈一次,才会买一毛一根的蝴蝶泉。

“这不想跟你商量个事吗?你过年那压岁钱还在不在?”周华笑着问道。

“靠,就知道你小子没这么大方,让我想想,简落是这个月底过生日,你是不是想跟我借钱买礼物?”

石建云一阵贼笑,拍胸脯道,“看你前天晚上神勇表白,也算是替我说出了心声的份上,说吧,想借多少?”

周华笑笑没有解释,说了个数:“十块!”

“我靠,你一个月也攒不下十块,这么拼?”

说归说,石建云没有犹豫,“什么时候用?”

“越快越好。”

作为从小学和自己就是同学,初中同校,高中又和自己分到一个班的死党,

周华很清楚石建云的“财力。”

虽然石建云家也不富裕,但石建云的父母年轻一些,比较惯着石建云,过年的压岁钱,不会全部没收。

手上长期有个一百左右的小金库。

晚自习时,周华又请石建云抽了两根烟,石建云答应明天给周华把钱带上来。

周三,一收到钱,周华把剩下的烟全给了石建云:“下个月还你钱!”

“没事,不着急,不过,就一个生日礼物,你想追简落有点难啊……”石建云接过起烟只取了一根又给周华递了回去,热心地给周华出谋划策。

翻个白眼,周华无言默认,

上晚自习之前,周华来到老班的办公室。

“张老师,我想跟您请个长假。”

周华拿着请假条放在了班主任张瑞铭桌上。

“你怎么了?病了?”

张瑞铭微微疑惑。

“张老师,我没事,就是我这成绩,肯定考不上学校,最近一个叔叔给我看了个工作,想让我去试试。”

周华半真半假地说道。

“你要出去工作?”

张瑞铭沉思起来。

对周华,张瑞铭总体还是满意的。

虽然周华总体成绩差,算是中下,但他代的历史,周华成绩不错,还拿过年纪前十。

而且,周华算不上捣蛋的学生,最多也就是课堂上睡个觉看个武侠小说。

但能考上高中不容易。

“周华啊,要不你看你爸啥时候有空,叫过来老师跟你爸谈谈?你的成绩,上个职业学校还是有希望的。”

01年,高中能考上的大学的人少得可怜。

平均一个普通班,也只有三四个,甚至一两个。

尖子班也只有五分之一的人能考上。

一中虽然是名校,但升学率,全靠补习班撑场面,

部分人毕业后去了职高和技校,更多的人直接步入社会。

但毕竟高三才刚开始,张瑞铭有心劝一劝周华。

“张老师,你就让我去试试吧,我爸说了,这次就是让我见识一下,想让我吃点苦,要是我坚持不住,就会再回来好好读书……就半个月,半个月后,我给老师一个准信儿。”

“这……行吧。”

张瑞铭点头了。

也没有搞什么确认,一来张瑞铭没有买手机,二来,办公室里虽然有学校的公用电话,但当下无论是接电话还是打电话,都是要钱的,资费贵得很。

周华很清楚,不是什么特别重要着急的事,张瑞铭都不会打电话。

这也是周华敢直接来请假的原因。

“石建云,我家里有点事,最近这几天不来学校了。”

周华找到石建云说了一声,晚自习都没有上。

算上石建云的10块,周华现在手里有19块钱。

出门,直接步行到县里的八一烟酒行买了盒6块的绿盒国宾,揣着好烟,周华来到了县里新修起的商贸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