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个唐朝有点浪》小说章节免费阅读 魏为魏婷小说阅读

另一边魏为一口气跑出了芦苇荡,才放慢了脚步,同时看看芦苇荡里的情况。

看到两名杀手仍然在跟野狼缠斗,他才稍稍放心。

就在此时,他突然感受到一丝危险的气息,下意识的停顿了一下,然后就惊讶的发现一头野狼从自己面前飞了过去。

原来有四头野狼,还有一头一直藏在暗处,就等着发起这一次致命偷袭。

如果不是魏为提前感受到了危险,那可真是危险了。

一击失败后,野狼立刻发动了二次攻击,朝着魏为扑过来。

看着危险不断逼近,魏为的肾上腺素不断飙升,气血翻涌,猛地挥出一拳,重重的打在野狼的头骨上,发出一声沉闷的响声。

野狼惨叫一声,随后再次冲上来,一口咬住了魏为手肘处。

这个时候,魏为也没有感觉疼痛,只顾得抡起拳头“砰砰”的砸在野狼的头上、身上。

一连砸了十多拳之后,野狼吃痛之下松开了魏为,跳到远处恶狠狠的盯着魏为。

“来呀!”魏为怒吼着逼近了一步。

野狼低吼着后退了一步。

魏为又逼近一步,野狼又后退了一步。

魏为突然加速朝野狼冲过去,野狼终于心有不甘的逃走了。

直到野狼逃走之后,魏为才感到手肘处的疼痛。

不过他也来不及包扎,捂着伤口处,赶紧朝长安城跑去,要是再遇到一头或几头野狼,那可就麻烦了。

在奔跑时,他也疑惑的看看自己的双手,“没什么变化呀,怎么能打得过一头野狼呢?”

若是以前的魏为,别说野狼了,就是一条野狗,他也干不过呀,现在竟然把一头野狼打跑了,自己什么时候变得这么强了?

魏为一口气跑回了长安城,又重新包扎了一下伤口,就准备去衙门报官。

长安城包括皇城和宫城,以及长安县和万年县两个县。

以朱雀大街为界,西边是长安县,东边是万年县。

魏为所在的保宁坊就在万年县,所以他要报官的县衙也是万年县的县衙。

正走着的时候,他看到不远处的主街道上站满了人,还时不时的有哭声传来。

好奇心的驱使下,魏为奔主道而去,结果却看到一幅令人震惊的场面。

只见一条丧葬队伍正缓缓而来。

七十多米宽的主街道被送葬队伍塞满了,而且一眼望不到尽头,保守估计至少也得有几千人了。

而且站在两边的百姓还在不停的加入其中,队伍正迅速扩大。

看到如此壮阔的场面,魏为不由的问了一句,“这是谁死了?”

旁边一个老头满脸怒气的瞪了他一眼,“怎么能说死呢?应该叫薨,梁国公薨了。”

老人说到最后有点哽咽了,看来是真伤心了。

但是魏为又说了一句话,差点把老头气死,“梁国公是谁?”

老头气得吹胡子瞪眼,扒开人群走远了一些,好像跟他离得近了,都是对梁国公的一种大不敬。

另一个中年人好心说道:“小孩子不关心朝事,不知道也正常,梁国公就是房相啊。”

魏为如遭雷击,下意识的喊道:“房玄龄?”

他竟然直呼房玄龄的名讳,这可是大不敬啊。

这时,不仅中年人离他远了一些,所有人都刻意跟他保持一点距离。

在这个拥挤的街道上,他竟然一个人占据方圆两米的空间,也算是一大奇观了。

但他无心在意这个,他在意的是死者竟然是房玄龄。

魏为震惊不已。

现在只是贞观十年,房玄龄竟然死了,那这个唐朝还是历史上的那个唐朝吗?

难道房玄龄的死,是因为自己的穿越导致的?

那他的罪过可就太大了。

自己这只小蝴蝶还没煽动翅膀呢,怎么就出现了这样的意外?

房玄龄虽然不如程咬金、秦琼等名将有名气,但是他对唐朝的作用却远在这些名将之上。

仅说一点就能证明房玄龄的作用。

贞观十九年,李世民亲征高丽,太子李治监国,但是当时李治年仅十七岁,真正处理政事是房玄龄。

也就是说,当李世民出征时,全国的各种大事要事全都是由房玄龄做决断。

由此可见房玄龄对唐朝的重要性。

可是,贞观十年,房玄龄就已经与世长辞了,这对唐朝而言无疑是巨大的损失。

贞观十年就失去房玄龄的唐朝,还是历史上的那个唐朝吗?

这个唐朝也太浪了,怎么能房玄龄死呢?

魏为震惊不已!

这时候送葬队伍已经来到了他们面前。

有几个身着孝衣的青年扶棺痛哭,这几个应该就是房玄龄的儿子了。

魏为立刻想到了那个千古第一绿帽男房遗爱,“哪个是房家二公子?”

可是根本没人回应他。

魏为仔细观察了一下,最前面的应该是房遗直,跟着房遗直后面的那个应该就是房遗爱了。

魏为端详了一会儿,随后也就索然无味了。

现在房玄龄已经逝世,那么房遗爱应该没有机会迎娶高阳公主了,这对他而言应该是个好事,毕竟可以甩掉千古第一绿帽男的称号。

一直等到送葬的队伍走远,魏为心中依旧有些沉重,五味杂陈,不知道自己将要面对的是一个怎样的唐朝。

就在他黯然神伤的时候,恰好看到一群捕快从远处走来。

魏为摇摇头,把暂时不去想房玄龄的事情,还是先处理眼前的事情吧。

“差爷,差爷,我们要报案!”

几个捕快走过来之后,不由分说就把魏为拷了起来。

魏为一脑袋的问号,突然发生的变故把魏为彻底搞懵逼了,“差爷,我是来报案的,为什么抓我呀?”

一个捕快不屑的说道:“报什么案呀?你这种人我见多了,自己杀了人,还假装来报案。”

“我没杀人啊,我是看到别人杀人了,所以来报案的。”魏为焦急的为自己辩解。

“没杀人?那你胳膊上的伤口是怎么回事?”

“我这伤口是被狼咬的。”

一个捕快冷笑一声,“哼哼,的确是被狼咬的。”

从捕快的语气中,魏为明显感觉到他们好像提前知道这伤口是被狼咬的,这是怎么回事呢?“差爷,我到底犯了什么事啊?你们倒是给我解释一下啊。”

“到了衙门,你自然就知道了。走吧,别墨迹了。”

捕快们也懒得跟他废话,押着他朝衙门而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