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妃的婚后指南》小说主角云悠君夜离全文章节免费在线阅读

第8章

男人波澜不惊的脸上,充满了冷酷。他靠在石壁上,他的暗卫立即脱了衣服塞在他身后,让他躺的舒服点。

“姑娘,我家主子的伤势如何?”暗卫头子赵温立即上前询问。其实心里头对云悠这个突然出现的陌生大夫,是有些不放心的。

“我需要详细检查一下才知道。”云悠解开男人的衣服,看见他身上大大小小的旧伤疤。

“救了本王重重有赏。”男人平静的开口。

云悠闻言手上的动作一顿,微妙的看了眼前的男人一眼。

她所在的这个百里天元国只有两个王爷,一个是当今皇上的儿子赵王殿下。

另一个是当今皇上的弟弟,明王殿下,也就是她相公。

明王常年在外征战,她是明王妃,收到过通报,明王要距今三日后才会抵达。

那这男人是赵王?

云悠脸上什么都没有表现出来。

这些都是伤痕刀伤、箭伤,从一些伤口愈合的样子就可看出,此人至少十几次危及性命的伤势。

赵王,养在京中的金贵王爷,不可能受这么多伤。

看来他是明王了。

夫君,初次见面,没想到是在这样的情况下……

“什么样的重赏?王爷要以身相许吗?”云悠唇瓣珉起一抹轻微的弧度,似笑非笑。

赵温:“……”

这……这……这个女子居然戏弄他们家主子!

天啊,不要命了吗?

他们主子最厌烦的就是恬不知耻送上门的女人了!

包括赵温在内所有的暗卫大气都不敢出,一时间山洞的气氛像是凝固了一样。

而云悠,仿佛不知道自己语出惊人,也好似感觉不到男人落在她身上危险的目光,说完之后便自顾自的给男人检查伤势,旁若无人,非常敬业。

“只要你消受得起。”

云悠抬眸,正对上男人的视线,一双如星辰般好看的眸子,但是却如深渊一般深不见底,对视一眼仿佛就要坠下去摔得粉身碎骨。

“王爷没娶妻?”

身为正牌妻子,这交谈也是够诡异的。

君夜离眯了眯眼:“看来你知道本王已有妻室。”

额……这话给云悠的感觉,怎么像是她处心积虑勾搭有妇之夫似的。

云悠讪讪笑了笑没再开口,检查了他的伤势,没有伤到要害,可是血却一直在留。

她从容的拿出止血药处理伤口,开始处理之后才发现了不对劲。

赵温等人狠狠松了口气,天知道刚才这个女子把他们给吓得啊,生怕主子一言不合把眼下唯一能救人的大夫捏的粉碎……

“奇怪。”云悠忽然开口,疑惑的看着男人的伤势。

伤口明明不深,她也做了清创,上了药,怎么血还是在流?

男人的伤势没有伤到动脉,血液留的不汹涌,和抽血的流失速度是差不多的。

为了防止突**况,她当然有带着药在身上,可是给男主做了止血处理,却不见效果出来。

这个时代的药物不行,云悠只好求助系统:我需要血液凝结剂,或者血小板强化药物!

就在云悠这么喊的同时,脑中立即跳出系统页面:系统提示,血液凝结剂需要7积分,血小板强化药物需要12积分。宿主余额不足,无法兑换。

云悠:“……”

系统你大爷!说什么救活了就是我的,可你什么都不给我,我怎么救?!

“怎么?不行?”

男人见云悠的表情,顿时对她的能力产生了质疑,语气冷到了极点。

云悠抬眸,她从男人的语气中感受到了求生欲。

他想活着,非常的想。

“为了王爷的以身相许,再难也得上。”云悠好像撩自家相公撩上瘾了……

赵温等人:“……”

姑娘求你了,别在戏弄主子了!

身为姑娘能矜持点吗,矜持点!

白衣公子淡淡朝他们的方向看过来,嘴角抽搐。

这女子……他第一次看见明王被女子戏弄,特别是明王那阴骘的表情,看着怎么那么好笑呢……

云悠对旁人的视线置若罔闻:“血流不止只可能是两种情况,一是你体内血小板严重缺少。二是有外来因素导致血小板无法发挥效果。”

云悠一边说着,脑中开始运转,目光盯着男人看了片刻:”以你的情况,肯定是第二种。”

男人赤的上半身线条分明,每一寸肌理都紧实,在这充满男性诱惑力的身体上纵横交错着无数的伤疤。

若男人的身体情况是前者,根本不可能活到现在,以往那些伤势就足够让他失血过多而死。

古代的毒素,通常都是从植物或者动物身上提炼出来的,

君夜离蹙眉:”血小板……”是什么?

瞧着他一脸迷茫的表情,云悠看都没有多看一眼,凑上前在男人胸膛的伤口上嗅了嗅。

君夜离不由得身体紧绷,下一瞬间就用危险的目光看着眼前的女人。

他发誓,这辈子从未有人如此靠近他。

但不等他出口威胁,云悠接下来就指腹轻触他的伤口,沾了些血液下来放入口中尝了尝。

君夜离不明所以的看着她的一举一动,本来疑心这女人在吃他的豆腐,可是看着她严肃专业的模样,又不像。

“血液很甜,但有水腥味。难道是……明白了。”云悠豁然开朗,抬眸,眼中好似散发光辉,有那么一瞬间,君夜离感觉自己的内心都被照亮了。

“是水蛭,水蛭可以提炼出抗血液凝结剂。按照你的流血速度,这抗血液凝结剂的效果很一般。我能救你。”虽然没法依靠现代的药物,但对她而言也不是无解之毒。

云悠的笑容皎洁,在医疗包里头找出一把匕首,这是她带着防身用的:“怕疼吗?”

君夜离不语,云悠解释道:”你的伤口被严重感染,我必须把你伤口的皮肤每一寸都剔除掉。我没有麻药,会很疼的。”

君夜离警惕的看着她,还是不语。

看来他是不相信她,云悠无奈的一摊手:”不把剔除受到感染的细胞组织,你的伤口根本无法止血,你只能等着让身体的血液一点一点的流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