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在1986当倒爷]李二和秦雨小说全文章节目录在线阅读

嘴里头干涩的厉害。

宿醉过后的残余酒精让李二和的脑袋变成了即将爆开的定时炸弹炸弹,头痛欲裂的感觉让他忍不住呻吟了一声。

他伸了伸手想摸一瓶矿泉水来浸润干涩的嘴唇,只可惜摸了半晌却什么也没摸到。

该死,早知道就不喝那么多酒了。

李二和忍不住骂了一句,揉着快要跳出去的太阳穴,勉强从床上撑坐起来,顿时露出一丝无可奈何的笑容来。

眼瞅着就快四十了的李二和事业有成,开着自己的公司,身家几千万,在酒场上早就习惯了逢场作戏,酒桌上的那一套把戏李二和早就玩的驾轻就熟。

酒桌上,一般都是浅尝即止,很久没有喝的这么酩酊大醉了。

但架不住昨天的酒局是年少时的发小攒的局。

十几年没见的发小们难得聚在一起,任他们已经各个横向发展成了大腹便便的胖子,就连小时候那个自称彭州郭富城的小六儿发际线都长到了脑瓜顶上。

但哥儿几个天南海北的各据一方,如今难得的聚一回,着实不容易。

李二和自然也不会去玩那些酒桌上虚头巴脑的玩意,他彻底敞开了怀抱,如同年轻时候张牙舞爪的脚踩着板凳,一瓶接着一瓶的痛饮,几乎来者不拒。

“这群王八蛋,等一会看我怎么收拾你们。”

李二和摇了摇头,忍不住骂了一句。

就算是喝的迷迷瞪瞪,他也知道昨天来者不拒的下场就是自己丢了大丑。

那几个好几年没见的混小子光着膀子约好了是的要灌翻自己,兴许还留了什么视频和照片当做取笑自己的证据。都说输人不输阵,李二和盘算着一会吃饭的时候要好好找回场子,好让那几个混蛋知道知道当年号称的彭州酒神不是浪得虚名的。

只是刚站起来,还没站稳,李二和就蒙了。

身前的镜子里映照出的是一个二十多岁的年轻面容,胡子拉渣,面容干瘦,眼底有浓重的黑眼圈。

他上半身穿着八十年代末期颇具代表性的花衬衫,腿上蹬着宽的令人发指的喇叭裤,手腕上还带着一块不伦不类的电子表,完全一副吊儿郎当的二流子模样。

这他妈是谁?

李二和忍不住骂了一句,他伸手下意识的摸了一下脸,可碰到的是下巴上冷硬的胡茬子。

再看镜子里,里头的青年做出了同样的动作。

李二和明显呆了一下,只觉得手掌都开始不自觉的颤抖了起来,他只感觉一股刺痛涌向大脑,一些无比杂乱的记忆突兀的出现在了脑海中。

李二和,二十一岁,无业游民。

从小就不务正业,打架斗殴,酗酒成性就是家常便饭。都说先成家后立业,家里人为了他能早点懂事儿,费了老鼻子劲给他说了一门亲事。

娶了一个老婆叫秦雨,两人还有一个孩子叫桐桐。

可没成想,原以为结了个婚成了家李二和就能好好定定性,李二和却是个压根闲不住的主儿,游手好闲的毛病没改掉不说,酗酒成性还学起了别人打老婆。

记忆很杂乱,也没有头绪。

李二和只觉得脑袋里乱糟糟的,他喘着粗气,恶狠狠的盯着镜子里的自己几次眨了眨眼,希望在睁开的时候就重新变成了熟悉的自己。

只可惜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镜子里呈现出来的依旧是那个二十来岁的年轻面容。再扫一眼桌子上的挂历,上头的日期清清楚楚的写着4月12日,周六的字样。

狗日的1986年的4月12号。

李二和有点恍惚,心中更烦躁。神特么也想不到,自己只是和朋友喝了一顿大酒就莫名其妙的回到了80年代,还莫名其妙的多了老婆孩子。

该怎么回到原来的年代?

还回去个屁啊,李二和别说不是科学家,恐怕就算是爱因斯坦再世恐怕也找不到回到2020年的路。

就在李二和愁眉紧锁的时候,吱呀一声,外间的房门被推开。随后一个蹦蹦跳跳的孩子闯了进来,那是一个粉雕玉啄的小女孩儿,两三岁的年纪,十分活泼可爱。

只是她冲进来见到正在对着镜子扭曲着脸的李二和,小女孩儿脸上的欣喜表情顿时变成了哭丧,就好像是见到了什么无比恐惧的事情一般。

“妈妈,妈妈,他……他醒了。”

小女孩惊恐的叫了一声,扭头钻出了房间,等到李二和再见到她的时候。小女孩正躲在一双有着修长美腿的女人身后,怯生生的盯着自己看。

这是一个十分漂亮的女人。

最多也就二十来岁的模样,尽管穿着一身脏兮兮的工作服,但她身材高挑,五官精致,那张清纯的脸蛋儿妥妥的秒杀那些后世里美颜相机下的美女网红。

只是她嘴角淤青,眼中含着恐惧,把这些美感破坏的一干二净。

“你……”李二和愣了一下,半天没反应过来,他开口问了一句。可谁知道话音儿还没落下,却见到秦雨像是看到了瘟神一般连忙退回了门外。

“你醒了啊,舒服了一点没有?我刚是领着桐桐出去买菜去了,不是故意躲着你。你别发火,我这就去给你做饭,马上就去。桐桐,别热你爸爸生气,快去那写作业。”

秦雨强笑了一下,随后抿着嘴,连忙解释道,生怕迟疑了半分就要引起李二和的不满。

这叫什么事儿?

李二和愣住了,哪怕不用想他也知道自己平日里的做派让这一对母女简直是怕到了骨子里,换做这样的人渣,往后过十年,别说给你做饭了,恐怕撒丫子就把你告上法庭,离婚走起。

李二和暗骂了一句人渣,眼看着秦雨进了厨房。

秦雨年纪不大,手脚却很麻利,似乎很擅长这个。李二和正琢磨着自己的处境呢,便闻到屋里传来一阵诱人的饭香。先前还没觉着,闻着味李二和就觉得受不了了。

肚子里空空的,他恨不得立刻大垛快剁一番。

饭菜其实很简单,一盘素炒芹菜,一盘花生米,再加上三碗白米饭。其中一碗上盖着一个厚厚的肥肉片子,上头油脂满满,让人一看就口水直流。

李二和坐在桌子上等着,看着秦雨麻利的放好了饭菜,那个盖着肥肉片子的饭碗摆在了李二和的桌前。这是老一辈的惯例,很多人家都还保留着这样的习惯。

男人是家里的一家之主,有肉都要紧着二和先吃。

李二和看着一旁等着自己先动筷的秦雨,又看了看身旁正努力危襟正坐,时不时的斜眼盯着自己饭碗里肥肉片子流口水的桐桐,李二和迟迟没有动筷子。

唰的一下,秦雨的小脸就是一白。

她似乎以为李二和在对着简单的家常菜感到不满。

秦雨咬了咬银牙从床底下翻出一瓶啤酒来打开倒进杯子里。“二和,你别嫌弃,咱就紧巴这两天就好了,等我发了工资到时候我再好好给你做顿好的。这酒……”

秦雨俏脸煞白,话还没说完,一旁的桐桐却是哇的一声就哭了出来。

“妈妈,妈妈,他又喝酒,喝酒了就打你。桐桐不要妈妈挨打,你不让他喝酒了好不好?妈妈,咱们不让他喝酒了好不好?”

桐桐哭的梨花带雨,稚嫩的哭音儿让秦雨的脸色顿时就变了。

她连忙起身捂住了桐桐的嘴,生怕蹦出什么不好的说辞来,又是一通劈头盖脸的暴打,她怕吓着孩子。“二和,你别生气,你别生气。桐桐年纪小,她不懂,你别怪她。”

说完,秦雨连忙端着酒瓶子倒了个满杯,紧张的看着李二和。

李二和的脸色腾的一下就变得铁青,他左手端着饭碗,右手端着酒瓶站起来,直接站在了桐桐的身前。

小女孩本就害怕,见着李二和站起来哭的更厉害了。

“二和,别,你有火冲我来,别打孩子。”

见状,秦雨慌了,连忙挡在女儿的面前,紧闭着眼。

她知道接下来李二和可能会暴跳如雷,又是一通暴打,这种事儿在这家里头发生的也不是一次两次了。酗酒如命的李二和就是个酒篓子,拳打脚踢更是少不了。

可谁知,秦雨等了好半天,如雨点一般的拳头并没落下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