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临君张翠玉《第一主宰》全文及大结局精彩试读

第五章变故

“唉,你们别动手,有话好好说!”

张翠玉见这些小混混围上了自己儿子,连忙跑上去阻拦。不过她刚迈了两步,便听到砰砰声响起,只见叶临君抬手一拳一个,这些小混混仿佛自己跑上来撞到了他的拳头,被他全部打飞,倒在地上哀嚎起来。

“这。。。”张翠玉顿时愣住了,自己儿子从来没学过散打拳击什么的啊,怎么瞬间就把这么多人放倒了?莫非是失踪的这一年碰上高人了?

“你。。你到底是谁?”

墨镜男坐在地上往后挪动了两下,惊恐的看着眼前这个不起眼的年轻人。一个人打他们七个人,这小子一定练过几年!

“你们还没回答我的问题呢,你们是谁?”

叶临君盯着墨镜男淡淡的问道。

“好小子,欠钱不还还打人,你给我。。。”

他话音未落,又被叶临君一脚踹在了胸口,后者蹲下身子拍了拍他的脸,说道:

“打架骂人不要带上亲人,现在的混混这么不上道的吗?”

眼镜男胸口被揣的生疼,不过他再也不敢还嘴了,捂着胸口龇牙咧嘴。

今天算是碰上硬茬了,算老子倒霉,好好不吃眼前亏,等叫够了兄弟再来收拾你!

墨镜男暗自琢磨,这小子身手明显不错,不是他们几个能对付的,他坐在地上向后挪了挪,然后从地上爬起来,跟其他人使了个眼色,就要逃走。

“等一下!”他刚迈了一步便听到身后叶临君的声音。

“我让你们走了吗?刚才我妈的话你们没听见?”

“大,大哥,刚才阿。。阿姨说。。说什么了?”

墨镜男转过身,哭丧着脸问道。他现在已经完全没有了刚开始的气焰,连称呼都变成了大哥。

“你们几个这么年轻,记性这么差?”叶临君皱眉道。

“阿姨让我们。。。有话好好说?”旁边一个胖胖的小弟小声说道。

“聪明。”叶临君冲那个小弟竖了竖大拇指,又对墨镜男说道:“说吧,你们是来干嘛的?”

“这。。”眼镜男为难了,他们此次来实际上是来要账的,不过是高利贷,叶大伟借了他们十万,本来已经还清了,不过他们以利息没还清为由,时常来叶家闹事,榨取油水。

看着叶临君摄人的眼睛,墨镜男一咬牙,说道:“叶家欠了我们钱没还清,我们哥几个是来要账的!”

“胡说!钱和利息都给了你们,你们还来闹事,如果还来我就要报警了!”

张翠玉生气的说道。

“是是是,我回去再和我大哥算算账,那就不打扰你们了,再。。。再见。。”

墨镜男哪里还敢反驳,连忙应承道。说完一瘸一拐的和几个小混混跑了。

叶临君回过头,见母亲眼睛还是红红的,差点就哭出来了。连忙上去安慰:

“妈,您别生气了,几个小混混而已,有我在呢,您别怕。”

“小君啊,我听说他们可是有不小的背景,你把他们打了,万一他们再找上门来怎么办?要不我们把房子卖了,给他们点钱算了!”

张翠玉一脸焦急的说道。

“妈,这事您就别管了,包在我身上吧!”叶临君拍了拍母亲的肩膀,笑着说道。

两人进屋吃早餐,叶临君像是想起了什么,问道:

“对哦,你们为什么要借他们的高利贷?一年之前我不是给了你们一百万的存款吗?”

“哎。。”张翠玉叹了口气,说道:“那一百万被收回去了。”

“收回去?”叶临君一愣,那可是自己赚的钱,能被谁收回去?

“你失踪以后,刘耀找上门来,说那一百万是公司的公款,我和你爸也不懂,就被他收回去了。他还说你挪用公款,不过看在是老同学的面子上就不追究了。”

居然是刘耀!

叶临君脸色一寒,他当年和刘耀合伙创业,他负责技术,刘耀负责市场,短短三四年时间便将天丰公司办的有声有色。当时他确实通过公司账户转了一百万给父母,不过那是他自己的钱,根本不是公司的!这个刘耀后来不但害了自己,连自己父母也不放过!

不过现在自己回来了,这笔账定会慢慢算清!

“那你们借钱又是为了?”叶临君继续问道,就算没有一百万,父母工作和身体都还不错,怎么会突然去借高利贷?

“哎!”听叶临君问起,张翠玉眼中又有了泪花,缓了缓才说道:

“你大哥的儿子叶小小查出了白血病,为了给小小治病,家里的积蓄都用光了。不但如此,你爸因为这个事在上班的时候分心,出了大错,给工厂造成了不小的损失,被辞掉了!他现在打了三份零工,才勉强支撑起这个家!”

“这。。。”叶临君听完闭上了眼睛,自责,内疚的情绪涌上了心头。自己不在的日子竟然发生了这么多事!

“对了,我刚才煲了一些汤,等下给小小送去,你也跟我一起去吧,小小很久没见过你了,见到你一定很高兴!”

叶临君和母亲吃完饭,坐公交来到了海州市第一医院。张翠玉因为每天早上都会来,这里的很多护士都认识她,纷纷向她打招呼,有些年轻的女护士看到叶临君的时候,还会偷偷的多看几眼,然后嬉笑的跑开。

没办法,虽然叶临君样貌没变,而且已经尽力压制了气势,不过长久以来久居万界之主的那种气质仍然难以掩饰。

来到小小的病房,这时大哥叶临天和嫂子黄菲菲已经在这里。

“妈,你来了,你。。。你是小君?”

叶临天坐在病床前,他的眼睛突然瞪了老大,他看到了张翠玉身后的叶临君。

“大哥,是我。”

叶临君看到大哥也很激动,小时候他生的瘦弱,每当有小孩欺负他的时候,总是自己大哥出头,家里有什么好东西也总是让着自己,两人关系非常亲密。

“你个小子,这一年以来你都跑哪去了!”

叶临天猛地站起身,狠狠的锤了一下叶临君的肩膀。

“哎呦,大哥,你手劲还是这么大。”

叶临君挤挤眼睛,做出了一副很痛的样子。

和大嫂也打了声招呼之后,叶临君看了眼病床上熟睡的小小,然后正色对叶临天说道:

“大哥,小小的病我来给她治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