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麻衣断命》赵玄李尚敏章节列表在线试读

第6章路遇女同学

赵玄有些尴尬,不知道该如何应付这种场面。

他今年二十三,高中毕业后,也曾有媒婆去他家说媒,不过对方一听说他没有母亲,再加上他的职业是风水先生,基本上连面都没见,对方就直接拒绝了。

单亲不是被拒的主要理由,而是人们会下意识会将风水先生与那些和尚道士那类人归为一类,心里有些芥蒂。

因此,赵玄从小到大,还真没经历过这种场面。

不过,他看这些人大多是报以玩笑的成分在说这事儿,尴尬了一下,也就没在意了,正要招呼众人离开这里,李兆金骑着电动车,风尘仆仆的赶了过来。

“跑这块地来了啊,让我这一顿好找啊……”

李兆金将电动车停好,走上前来,恭谨问赵玄:“赵师傅,这边儿忙完了吗?”

“刚忙完,其他的要等到明天才可以弄。”

赵玄问他:“你和你爸商量的咋样了?”

李兆金说:“我和我爸说过之后,我爸同意迁坟了,不过我爸让我问问您,点个上等风水穴具体会花多少钱?”

“嚯!金子,你家这几年赚大钱了啊?竟然想点个上等风水学,那可不是小数目……”

旁边的几个村民咋舌,虽然他们并不清楚上等风水学的价码,但之前赵玄提过一嘴,上等风水穴不是一般人能承受的起的。

可想而知,价码肯定极高!

赵玄也愣了一下,他从事风水这一行也有四五年的时间了,但在这几年里,还真没人问过上等风水穴的事儿。

不过,身为风水先生的他,深知道在北方平原地带寻到上等风水穴的难度,直接摇了摇头。

“我跟你说实话,中等风水穴在咱们平原这边还好找一些,运气好的话,还有可能找到中上级别的风水穴位,但真正的上等风水穴,那可就难找了……”

“如果我给你个意见,点个中等风水穴就足以了,你们村西邻省道,东有河流玉带环腰,有个比较大的煞位还被东边的河堰给挡住了,总体而言,你们村儿的风水不错,只要厂子办的好,不愁赚不到钱,何必非要折腾上等风水穴呢……”

虽然赵玄是风水先生,也期望能接到更大的单子,但上等风水穴在平原地带实在太难找了,也许十天半个月都搞不定,甚至会白寻一趟,那这浪费的时间咋说?

有这时间,多接几个单子就把钱挣了,何必浪费这力气?

所以,他不太想帮人寻上等风水穴位。

然而,尽管赵玄说的已经很实在了,但李兆金仍为难道:“赵师傅,您就具体说说呗,我也好和我爹交代啊。”

“这……”

赵玄想了想,说道:“这么说吧,普通上等风水穴,至少要花费五十万,更好一些的上等风水穴,至少要百万起步,至于那种诸侯将相类的高等风水穴位,三百万的红包不能再少了。不过这种风水穴我弄不来,这种风水穴讲究的东西太多,我暂时还没有学过那方面的知识……”

“嘶——”

旁听的村民门倒吸一口凉气,震惊不已。

这还是他们第一次听到高等风水穴道的具体价码,多的他们眼珠子都快要瞪出来了。

“一个高等风水穴的价钱这么高呢,我一辈子都挣不了这么多啊……”

“难怪那种高等风水穴只有大企业家才会弄,搞了半天,这种风水穴的价格如此之高……”

“唉,就从这方面看,这世道也是富人越来越富,穷人也只会越来越穷,没办法,好的风水穴位太高了,哪是穷人可以搞到起的……”

李兆金也惊的不行,他家虽然有点钱,但要花几百万去弄一座坟墓,还真舍不得。

连忙给他父亲打了个电话,将赵玄的话学了一遍。

对面老李一阵沉默,随即问道:“刚刚赵师傅不是说……如果顺利的话,咱这边能找到中上等的风水穴吗,你问问他,中上等的风水穴大概啥价位?”

“赵师傅,我爹问您,中上等风水穴大概多少钱?”

“十五万,都是乡里乡亲,这是我能做到的最低价了。”

“喔。”

李兆金立马给老李回了过去。

老李痛快的做出了决定,搞个中上等风水穴位。

李兆金学舌后,赵玄想了想,说道:“中上等风水穴位在咱北方平原地带倒是有,但也要碰运气,所以,我不敢保证一定能找到,但我会努力去给你家找。

不过,有个事儿我觉得有必要提前和你说清楚,中上等风水穴位可不是一两天就能找到的,所以,不论这个风水穴位最终能不能找到,这个寻穴费用你家都要给我,一天两千块,如果答应,你家这活儿我就应下来了。”

李兆金问过老李后,一口答应道:“没问题。”

不过,他之前到底是不信风水这玩意的,一个中上等风水穴位,竟然要花他家十五万,这可不是小数目,因此,心里有点忐忑,怕白花了这钱,但又怕得罪了赵玄,欲言又止。

“咋了?”见他神色不正常,赵玄问。

李兆金犹豫了一阵,说道:“赵师傅,我有个问题想请教你,先说好,这个问题不是针对你,而是我之前确实不信风水,直到碰到你,我才不得不相信了,但心里始终有个疑问一直想不明白。”

赵玄问:“啥疑问?”

李兆金道:“按说,那种好的风水穴位可以让人家福泽延绵,人丁兴旺,财源斗进。有不少高官,大企业家,都花了大价钱打造了自家的祖坟。

可为什么还有那么多高官、大企业家,最后还是栽了?要么被抓了,要么破产了……这祖坟的风水为啥没起作用呢?”

“咦!对啊!他们明明花了那么大的价钱打造了祖坟,按说只会越来越好,但为什么他们最终没有落得好下场呢?”

这个问题是所有相信风水的人心中的疑问,那些不信风水的人也经常用这种例子来打击风水学,说风水就是迷信,根本就不顶用,是骗人的。

李兆金突然提出这个问题后,其他村民也反应了过来,齐刷刷的看向赵玄。

赵玄笑道:“这个问题解释起来很简单:德不配位!”

李兆金问:“嘛意思?”

赵玄解释道:“阴宅风水说白了,其实就是阴德庇护。然而,再好的风水地,阴德也是有限的,如果一个人所造成的恶果超过了阴德庇护的范围,那他同样得不到好的结果。

所以,我们风水界常说,好的德行配上好的阴德,才能让子孙后代福泽延绵,不然,到头来照样枉然。”

“原来如此。”

众人点头,算是明白了。

李建树看了眼时间,发现已经十一点多了,忙道:“赵师傅,快中午了,咱回吃饭吧,等吃完,我让王哥开车把你送回去。”

在农村,有白事儿的人家,但凡看风水的,必须要管风水先生一顿饭吃,且必须是十二个菜,六荤六素。

十二个菜,代表十二地支。

六荤代表六合,六素代表六冲。

风水先生在人家吃了这顿风水饭,就代表着将人家改变风水所造成的天地因果给承担了起来。

这是古时候就流传下来的规矩,哪怕在以前条件最艰苦的时候,也没人敢破坏这条规矩。

作为一个风水先生,赵玄自然知道这一点,没有拒绝,坐着车朝李建树家行去。

结果车刚开到公路上,便见两个年轻人,手上拉着行李箱,缓缓朝下河村走着。

一男一女。

男的一身西装,留着寸头,从后方看去,身材不错,不胖不瘦,蛮高的,个头估计能有一八五。

而另一个女孩穿的就显得随意的多,下半身穿着一条紧身的牛仔裤,脚上蹬着一双棕色长筒靴,上半身穿一件长款的白色羊毛衫,看上去,身材很是窈窕。

两人的行李箱中估计装着不少东西,女孩拉着行李箱,看起来很是费力的样子。

“咦!前面那个女的是不是李根东家的大丫头啊?”

开车的王哥问。

坐在副驾驶位置的李建树狐疑说道:“看背影有点像。”

而赵玄看到这个女孩的背影,突然一愣,感觉这个背影有点熟悉,他想了想,问道:“王哥,你们说的是不是李尚敏啊?”

“咦!你认识李尚敏?”王哥好奇道。

赵玄点头:“我俩是高中同学,当时在一个班,不过后来她考上大学后就断了联系,听说她留在省城那边了。”

其实他还有些话没说,李尚敏曾是他的暗恋对象,不过当时他胆子小,没敢和李尚敏接触,只知道她也来自农村,但不知道具体是哪个村子的。

当时,他本打算高考完坦白心迹的,但后面得知李尚敏成绩过了省内一本线,而他当时只堪堪够了大专线,便将这一丝情愫掐灭在了心中。

几何时,赵玄偶尔做梦的时候,还梦到过李尚敏几次,梦中的她,依然那样美丽,但两人之间却好似总隔着一层纱,相互触及不到,中间始终隔着一段不可跨越的距离。

几次之后,赵玄终于释怀,放下了这段单相思。

因为他是风水先生。

他信命。

这是老天在告诉他,他们之间永远不可能!

“哟!赵师傅,您还是市一中上的学呢?”

王哥惊讶道:“那所高中可不好考,初中成绩不拔尖根本就进不去。您当时咋没考虑考个大学呢?”

赵玄笑笑:“后面没心学了。”

“那也太可惜了,市一中啊,教学条件那么好,稍稍一努力就能考一所好大学。”王哥一脸可惜道。

李建树却报以不同的看法,摇头道:“可惜啥?大学毕业后不照样得找工作?

现在这社会,大学生多了,有几个混的好的?

赵师傅现在哪点比那些大学生差?就凭赵师傅这风水水平,到哪都不愁没钱挣,比那些大学生可强多了!”

王哥想想赵玄这点穴的价码,很是认同的点了点头,“还真是,就赵师傅现在的这种情况,还真比那些大学生强多了。”

说着话,车从前面二人身旁路过。

车上的三人同时朝那女孩看去,结果发现,那女孩还真是李尚敏。

嗤的一声!

车停在了一旁,王哥将车玻璃放下来:“敏丫头,这是回来探家啊。”

与此同时,赵玄也将车玻璃放了下去,笑着朝李尚敏挥了挥手:“嗨!李尚敏童鞋,好久不见!”